网贷之家 09-20
福建华通银行上半年净赚370万 首次实现盈利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又一家民营银行公布 2019 年上半年业绩。

近日,永辉超市发布了 2019 年半年度报告,其中,福建华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 福建华通银行 ")为其贡献了 101.86 万元收益。

按照永辉超市持股 27.50% 计算,2019 年上半年,福建华通银行净利润为 370.40 万元,首次实现扭亏为盈。财报显示,该行实现营业收入 8926.06 万元。

在此之前,福建华通银行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高管频频发生变动。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民营银行高管频繁变动,可能存在 " 水土不服 " 情形。不少民营银行高管拥有传统银行从业经历。

苏筱芮还表示,当下民营银行发展层次分明,以微众银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已牢牢把持第一梯队优势,借助集团优质互联网渠道进行展业并取得不俗表现,但也有部分民营银行尚未明确战略方向、形成自身的特色业务。

福建华通银行扭亏为盈

2017 年 1 月 13 日,福建华通银行在福建平潭注册成立,注册资本 24 亿元,法定代表人李超,于 2017 年 1 月 16 日正式开业,是福建首家民营银行。

福建华通银行由永辉超市联合 7 家闽籍民营企业共同参与设立,永辉超市是大股东,持股 27.50%,另外 7 家分别是阳光控股有限公司、福建兴衡投资有限公司、福建省信通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三棵树涂料股份有限公司、福建盼盼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福建三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福建圣农食品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依次为 26.25%、9.9%、8.85%、7%、7%、7%、6.5%。

其股东囊括了零售业、制造业、消费品、教育、地产等诸多领域。福建华通银行可以结合股东单位经营特点及其在供应链、农业、物业、大数据等方面的资源,为小微企业、" 三农 "、社区居民和消费者提供金融服务。

财报数据显示,上半年,福建华通银行实现净利润超过 370 万元,首次扭亏为盈。官网年度报告显示,2018 年,福建华通银行净亏损 5038.88 万元,营业收入为 1.74 亿元,不良贷款率为 3.16%,而 2017 年亏损了 1.67 亿元,亏损金额开始逐渐收窄。

截至 2019 年 6 月 30 日末,福建华通银行总资产为 71.84 亿元,较年初 42.36 亿增长 69.59%;总负债为 49.98 亿元,较年初 20.53 亿元增长 143.45%。相比于其他拥有数百万总资产规模的民营银行,福建华通银行明显落后。

在业务方面,截至 2018 年,福建华通银行累计向全口径小微企业发放贷款 1.69 亿元,贷款余额 1.47 亿元,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 1.04 亿元,贷款余额 1.01 亿元。2018 年末,该行的贷款拨备率为 4.77%,资本充足率为 60.10%。

与其他民营银行不同,多个已获批的银行都侧重于服务区域的中小微企业,福建华通银行则定位为一家 " 科技金融企业 "。

成立两年多以来,福建华通银行采取 " 以金融为本,互联网为用 " 的经营模式,围绕 " 供应链金融、普惠金融、消费金融 " 构建核心业务框架,致力于打造一家线上线下相融合的互联网银行。

此前上线的供应链金融平台是福建华通银行专注于 " 科技金融 · 助微惠民 ",旨在利用互联网技术,引进分布式、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为产业链及中小微企业提供的线上供应链融资服务平台。企业可注册登录平台实现申请、额度、资产管理、提款、还款在线操作,并可使用查询、提醒、权限工具辅助内部分析及管控。也可以多方在线协同,采用系统对接方式实现各方信息共享、业务衔接。

截至 2018 年末,福建华通银行共有员工 196 人,其中,信息科技部共有员工 74 人,占总人数的 39.78%。

第三家互联网银行 高管频换帅

成立之初,福建华通银行组建了顶尖的高管团队,不少人来自于兴业银行、招商银行、微众银行等。

但没过多久,福建华通银行的高管层频频发生变动。据天眼查显示,该行的高管包括监事、董事、法定代表人等共计发生 5 次变更。

值得一提的是,短短两年多时间,福建华通银行历任了两位行长。2017 年 11 月,福建华通银行行长郑新林离职,任职不到一年时间,彼时该职位由华通银行副行长陈文胜暂时接管。郑新林曾担任微众银行副行长、兴业银行同业业务部原总经理。

行长职位空缺半年后,即 2018 年 6 月 19 日,福建华通银行迎来了第二任行长,经福建华通银行第一届董事会第四次临时会议审议通过并获中国银监会福建监管局核准任职资格,聘任李超为福建华通银行行长,李超此前曾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党委书记、行长。

之后,福建华通银行董事长一职也生变。今年 3 月 15 日,曾任中国工商银行福建分行营业部总经理、副行长的刘丹担任福建华通银行董事长,首任董事长为原兴业银行副行长陈德康。

在 2019 年以前,华通银行连续两年亏损,高频换帅可能是原因之一。

苏筱芮对本报记者表示,民营银行高管频繁变动,可能存在 " 水土不服 " 情形。不少民营银行高管拥有传统银行从业经历。

并从两个方面具体说明,一是民营银行相较传统银行,在其定位、服务领域等更加细致和明确,一些原本习惯于大行资源的高管,到了民营银行以后可能会觉得 " 束手束脚 ",例如民营银行着力开展存、贷、汇等基本业务,而传统银行则不局限于此,拥有更加广阔的业务空间。

二是业绩原因。虽然民营银行都拥有自身明确的定位,但仅凭这些 " 本源业务 " 并不足以支撑民营银行存活。2018 年年初的强监管以来,一些违规民营银行频频收到罚单,或成为高管变动的导火索。

而福建华通银行是继深圳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之后的第三家完整采用分布式互联网技术的民营银行。一直以来,福建华通银行充分运用互联网,并借助大数据分析等科技手段,为小微企业、" 三农 "、社区居民和消费者提供服务。

通过已经发布半年报的民营银行来看,多数已经实现盈利," 制度、人员方面更为灵活,拥有天生的互联网基因 " 苏筱芮当被问及民营银行的机遇时对记者如是说。

不过苏筱芮也坦言,民营银行还面临一些挑战,从资产端来看,下沉客群需平衡其风险;从负债端来看,由于缺乏营业网点压力较大,同业业务遭强势监管,面向散户发行的智能存款亦面临合规考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