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维基 09-20
戈恩继任者再陷戈恩式贪腐困局,日产“宫斗戏”竟然如此好看!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日产贪污这出戏,已经连载过半年,剧情也已经从第一部的戈恩来到了第二部的西川广人。但这出戏就此结束了吗?

9 月 16 日,日产汽车公司社长兼 CEO 西川广人正式辞职,结束了其在日产 42 年的职业生涯。这也是日产在一年内第二次更换领导人。

值得注意的是,西川广人于 2017 年 4 月 1 日成为日产 CEO。在业界眼中,西川广人一直被视为戈恩的心腹,但戈恩被捕后,西川广人却旗帜鲜明地站在了戈恩的对立面。

去年 11 月,在戈恩被批捕仅几小时后,西川广人向媒体强烈谴责戈恩的行为并以 " 三大罪行 " 试图划清与戈恩的关系。因此,西川广人也被外界冠以 " 反贪大将 " 的美名。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 " 反贪大将 " 却在半年之后,跌入了同样的深渊。

西川广人黯然离场

今年 6 月,西川广人被指控在 2013 年通过故意推迟与个人薪酬挂钩的股票出售日期,谋取了 4700 万日元(约 44 万美元)的额外收入。而举报人就是去年与戈恩一起 " 受罚 " 的日产前董事格雷格 · 凯利。

在事件曝光之后,西川广人承认确实通过日产的股价波动获取了过高的薪酬,并表示会将这笔额外的 " 灰色收入 " 退还给公司。但在承认获取不正当收入之后,西川广人并不认为自己需要引咎辞职。

就在 9 月 8 日,西川广人辞职前一日,这位稳坐日产帝国王座的 CEO 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态度颇为强硬地表示,他会配合公司寻找合适的候选人,在带领这家企业重回正轨后交出手中的权柄,但不会立即辞职。

在他看来,所谓获取不当收入的指控只不过是日产此前 " 戈恩模式 " 导致的弊病,自己不应该因此受到惩罚。甚至于对这笔 " 不义之财 ",西川广人还表示 " 以为当时的操作是符合公司程序,并误以为其秘书处已经妥善处理了该问题 "。

尽管西川广人对自己信心百倍,但他不知道的是,在董事会召开之前,董事们已经就 " 西川广人离职 " 达成一致。

在西川广人管理公司期间,公司业绩出现大幅滑坡,董事会把业绩下滑的原因归结于,西川广人管理决策和执行能力的不足。

另外,虽然西川广人曾多次在公开场合与戈恩划清界限,但不可否认,作为由戈恩一手扶持的管理人,西川广人的存在就是对日产丑闻的印证。如果要彻底让日产走出阴霾,就要把关于戈恩的一切清零,其中包括西川广人。

在没有继任者的情况下,西川广人仓促离职,可以说不是很光彩。但对于西川广人而言," 反贪大将 " 栽在贪污上,也不知道是 " 大意失荆州 " 还是 " 咎由自取 "。

日产能否 " 重新起航 "?

不可否认,随着西川广人 9 月 18 日正式离职,日产的 " 戈恩时代 " 也划上了句号。但 " 戈恩时代 " 告终,日产真的可以重归平静吗?答案是未知的,但可以肯定的是,接下来的继任者,将会负担更大的压力和任务。

排在第一位的自然是对内部制度的重塑。自戈恩丑闻被曝光,日产就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根据日产内部调查结果显示,戈恩在公司有价证券报告中未公开的情况下曾试图领取的报酬逾 200 亿日元,其中部分报酬已发放。此外,戈恩还涉嫌违规挪用资金等多项违规,总计逾 350 亿日元。

而对日产内部的调查在一定程度上也打乱了日产的商业布局。如今,丰田、本田已经在汽车新四化浪潮中抢先一步,无论是智能驾驶还是新能源,迟到的日产如何赶超,这都是摆在日产面前的难题。

最令人担心的可能还是日产的经营状况,尽管中国市场的表现还算坚挺,但日产全球的盈利状况已经跌落了低谷。2018 年,日产营业利润创下了十年来最低水平。财报显示,2018 财年日产营收为 11.57 万亿日元,同比下滑 3.2%;营业利润共计 3182 亿日元,同比下滑 44.6%。

而到 2019 年第一季度,日产销售额同比减少 12.7%,净利润同比暴跌 94.5%,仅为 64 亿日元。

内有外患,日产兼而有之。而在西川广人离职时,日产曾表明新的接任者会在 10 月末前确认,并且这位领导人不会与戈恩有任何牵扯。可以看出,日产急于摆脱戈恩的阴影。

但这位新的继任者能否带领日产结束这场 " 宫心戏 ",走向康庄大道,而不重蹈覆辙,或许也仍然是个未知数。

相关标签

日产 西川广人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