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之家 09-21
两任CEO陷贪腐风波 日产走到十字路口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 汽车之家 行业 ]   自 1999 年从破产危机中复苏,日产汽车再次走到一个历史性时刻。20 年时间交错,卡洛斯 . 戈恩,这位曾经将日产汽车 " 挽狂澜于既倒 " 的企业英雄,如今面临的是即将到来的法庭审判。在身陷泥潭的戈恩、引咎辞职的西川广人后,谁会成为日产汽车新任掌舵者?内部拉开反腐大幕的同时,日产与雷诺的关系也走到下一个十字路口,新任 CEO 将带领日产走向何方?日产和雷诺的未来在哪?

60 秒阅读全文:

    1、曾带领日产汽车扭亏为盈、被奉为英雄的卡洛斯 . 戈恩因涉嫌渎职、贪腐,先后四次被日本政府逮捕。但其本人坚持称自己是清白的,并表示,因主张雷诺、日产合并而遭 " 陷害 "。目前,戈恩已被保释,他将在明年春季接受日本法院审判。

    2、戈恩的事尚没定论,他的继任者西川广人也倒在了涉嫌薪资违规的事上。西川广人已于 9 月 16 日引咎辞职,日产汽车预计 10 月底选出下一任 CEO。

    3、日产董事会已经拟定了一份包括 10 多名 CEO 候选人的名单。新任 CEO 将面临两大挑战,其一,在全球汽车市场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下,日产汽车如何能够进一步提高效率、控制成本?其二,如何解决好日产与雷诺之间的关系。

从神坛到炼狱,车界传奇卡洛斯 . 戈恩

    身陷泥潭的卡洛斯 . 戈恩,带着他欲讲未讲出来的 " 真相 ",成为了日产汽车新一轮改革大剧的观众。这位曾被日产奉为英雄的企业领导者,有着成本杀手、全球汽车界传奇人物、21 世纪最伟大的汽车经理人诸多光环。而谁都没想到的是,他竟是以被捕的形式谢幕职业生涯。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下,这位传奇人物跌落神坛的始末。

    戈恩的传奇故事要从上个世纪 90 年代讲起。伴随日本经济泡沫破裂,日产汽车自 1991 年 -1999 年销量连年下跌,连续 7 年亏损,累计负债高达 2100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1380 亿元)。这家成立于 1933 年的老牌日系汽车巨头,走到了破产边缘。

    就在这一年,化身白衣骑士的法国雷诺汽车向日产伸出援助之手。1999 年 3 月 27 日,雷诺以 54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383 亿元)购入日产 36.8% 股份,雷诺 - 日产联盟正式成立。当时,雷诺派遣 17 名高管进入日产高层,戈恩就是其中一位。

[ 日产汽车前董事长卡洛斯 . 戈恩 ]

    到达日产汽车后,戈恩履任 COO 职务。在这个位置上,戈恩充分展现了他的才能,他提出了大幅削减成本和跨职能团队管理的建议;把原有的 1300 家供应商减少到 600 家;3 年内裁员 21000 人;关闭 5 家工厂以及卖掉所有与汽车无关的产业,短时间内就使成本缩减了 40% 以上,并大大提高了产能利用率。仅仅两年,他就帮助日产实现了扭亏为盈,2001 财年,日产的净利润达到 29.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210.5 亿元),工厂利用率由 51% 提高到 75%。

    戈恩也得到了他应得的奖励,2001 年,戈恩正式担任日产 CEO,成为日产第一位非日籍的企业掌舵人。

    担任 CEO 后,戈恩更加大刀阔斧地实施起他为日产设计的振兴计划。2002 年,日产宣布 " 日产 180 计划 " 三年增长计划,目标是到 2005 年 9 月前将全球销量增加 100 万辆,到 2005 年春季前实现 8% 的营运利润率,以及将净负债降至零。

    2005 年 9 月,戈恩宣布 "180 计划 " 全面完成。他的企业管理才能再一次得到验证,而这一次他获得的奖励是,在日产汽车 CEO 的基础上,同时担任雷诺汽车 CEO。而这并不是戈恩的极致高光时刻。

    2016 年,三菱汽车被曝光油耗作假,这让本就经营不善的三菱遭遇沉重一击、摇摇欲坠。戈恩瞄准了这个机会,带领日产以 22.9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62.3 亿元)收购三菱 34% 股权,成为其最大股东,至此,汽车圈天团级组合雷诺 - 日产 - 三菱联盟正式成立。戈恩又再次出任三菱 CEO,集三大帅印于一身。

    雷诺 - 日产 - 三菱联盟在 2016 年的销量达到 996 万辆,名列全球第四。次年,雷诺 - 日产 - 三菱的销量就突破 1060 万辆,仅次于大众集团位列全球销量第二。2018 年,雷诺 - 日产 - 三菱联盟销量再次增长至 1076 万辆,继续保持了仅次于大众集团的销量第二位置。

    就在戈恩的权力和威望到达顶峰之时,剧情迎来了大反转。

    其实,在 2016 年完成对三菱的股权收购后,戈恩就已有意淡化自己在企业中的管理身份。2016 年 11 月,戈恩正式任命副董事长西川广人为日产联席 CEO。他还表示:自己或将在 2020 年任期结束前,辞去雷诺 CEO 职务,并愿意 " 让一个日本人来掌管日产汽车 "。

    2017 年 2 月,日产宣布戈恩卸任公司总裁及 CEO 职务,由西川广人继任职务,但仍保留其日产、三菱董事长以及雷诺 CEO 的职务。

    遗憾的是,历史没有给戈恩一个善始善终的机会。一道猝不及防的逮捕令,将戈恩彻底推下神坛。2018 年 11 月 19 日傍晚,戈恩因涉嫌过少申报个人收入,在东京羽田机场正式被捕。和他同时被捕的,还有日产汽车代表董事格雷格 . 凯利。

[ 日产汽车代表董事格雷格 . 凯利 ]

    日本检方认为,戈恩和凯利合谋少报了戈恩的薪酬。2010 年 -2015 年,戈恩少申报了 5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3.3 亿元)收入,同时还存在其他多项违规行为。

    2018 年 11 月 22 日,日产汽车公告称,经过审查内部的详细调查报告后,董事会表决同意罢免戈恩作为日产董事会主席的职务,同时罢免其作为代表董事的职务。四天后,三菱汽车在董事会上也达成一致解除戈恩的相关职务。

    1 月 24 日,雷诺集团召开董事会称,已收到戈恩辞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申请,集团董事会决定为雷诺确立新的组织架构,将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的职能分开,任命让 . 多米尼克 . 盛纳德为新任董事长,蒂埃里 . 波洛雷为首席执行官。

    至此,三家车企均确认与戈恩解除关系。从 2018 年 11 月在日本羽田机场被捕到如今,戈恩已经先后四次被捕,多项违法违规行为不断被曝光出来。我们来梳理一下他先后四次被捕经历:

    2018 年 11 月 19 日,戈恩首次在东京被捕,涉嫌少申报 2010 年 -2015 年间 5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3.3 亿元)收入。

    2018 年 12 月 4 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决定再次逮捕戈恩,理由是怀疑他在 2015 年 -2018 年间,少申报总计约 4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2.6 亿元)的收入。

    同年 12 月 21 日,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以涉嫌在 2008 年将私人投资产生的损失转嫁给日产汽车,触犯《公司法》的 " 特别渎职 " 罪,第三次逮捕了戈恩。包括在 2008 年 10 月前后让日产方面承担了其私人金融衍生品交易产生的约 18.5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1.2 亿元)损失;以投资为名在荷兰成立子公司,并通过子公司在国外购入高级住宅供自己享用等。

    东京检方几乎每次都在戈恩的拘留期限快到时对他进行 " 再逮捕 ",这导致戈恩的拘留期限被重新设定或延长。2019 年 3 月 6 日下午,戈恩在缴纳了 10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6500 万元)保证金后终于得到保释,结束了长达 108 天的拘押期。

    而刚刚获得保释不足 1 个月,2019 年 4 月 4 日,戈恩再次被日本检方带走,理由是涉嫌挪用日产支付给阿曼经销商的资金。

    就在被捕前一天,戈恩曾对外称将召开新闻发布会 " 讲出事实真相 "。当地时间 4 月 3 日,戈恩在 Twitter 上发帖称,他准备在 4 月 11 日的新闻发布会上 " 讲出正在发生的事情的真相 "。

    同时,戈恩通过其在美国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称," 我今天上午被逮捕是粗暴和武断的。这是日产的一些人在通过误导检察官试图让我闭嘴。"" 我决不会被打倒。我有信心,如果公平地审判,我会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4 月 26 日,戈恩再次缴纳 5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3300 万元)保证金,于当晚结束 22 天的拘押离开东京拘留所。在此之后,戈恩事件陷入沉寂。

    沉寂两个月后,6 月 28 日,戈恩再次回到公众视线中,他宣布召集紧急新闻发布,表示将会说出真相。但仅两个半小时后,发布会又被突然取消,日本外国记者协会发布一份声明称,戈恩的家人和媒体顾问在最后一刻进行干预,劝说他取消新闻发布会。

    戈恩欲讲的真相至今还是一个 " 谜团 ",不过,对戈恩的审判预计将在明年春天开始。日本检方表示,如果所有罪名成立,他将面临 15 年监禁和最高 1.5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 985 万元)的罚款。

谁是继任者?两任 CEO 陷贪腐风波

    反转和冲突历来都是文学创作的极高手法,日产汽车的反贪大剧的精彩程度也堪比文学作品。戈恩的事尚没定论,他的继任者西川广人也倒在了涉嫌薪资违规的事上。

[ 日产汽车前 CEO 西川广人 ]

    日产汽车称,西川广人在 2013 年结算股票提成时多领了数千万日元薪资,给日产造成了经济损失,破坏了公司管理层薪金管理制度。

    根据日产汽车薪金规则,为激励管理层努力提升公司效益,高级管理人员的薪酬有一部分以股票结算方式支付,在上任之时就将公司持有股票中的一定份额计入各高管名下,并约定一定期限后的结算时间。届时,股价高于上任时的价格溢价部分将作为业绩薪酬全部支付给本人。

    规定结算时间一经约定不得更改,但 2013 年在西川广人股票结算日到期时,正值日产股价上涨,西川广人名下的股票推迟了结算时间,从而使其多领取了数千万日元薪金。有报道称,西川广人指示财务部门推迟了结算操作,因此多领取的金额超过 4700 万日元(约合人民币 308.6 万元),西川广人否认个人参与结算操作,并在辞职记者招待会上承诺将会把多领的这部分薪金返还给日产。

[ 西川广人黯然离场 ]

    戏剧的地方是,西川广人曾在举报戈恩贪腐事件中扮演着反腐斗士的角色。2018 年,西川广人领导的调查小组对戈恩瞒报收入、挪用资金、在公司财务报销个人消费项目等开展秘密调查并向检方举报,导致戈恩被逮捕。

    当时,西川广人义正言辞的表示,对戈恩的调查为期数月:" 以内部举报为发端,经过监事指出问题,在公司内部调查中得到了确认。已超越遗憾一词,感到强烈的愤怒和沮丧。"

    西川广人已于 9 月 16 日引咎辞职,日产汽车预计 10 月底选出下一任 CEO,过渡期间该公司现任首席运营官山内康裕将暂时代理社长职务。

    谁会是日产汽车的下一任 CEO 呢?外媒援引消息人士称,目前,日产董事会已经拟定了一份包括 10 多名候选人的名单,其中有三位声望最高,包括山内康裕、雷诺 - 日产 - 三菱汽车联盟高级副总裁关润以及日产汽车执行委员会成员内田诚。

    不管谁当选,可以肯定的是,他都将面临十分艰巨的挑战。总结来看,日产汽车新任 CEO 面前亟需解决的问题有两大方面:

    其一,在全球汽车市场压力越来越大的背景下,日产汽车如何能够进一步提高效率、控制成本?从日产汽车近五年的营收情况来看,其营收存在小幅波动但基本保持稳定,但与之相对应的营业利润却大幅下跌,2018 年的同比降幅达到 44.6%。这就意味着,日产面临的情况是车卖的越来越多,但钱挣得的却越来越少。

    西川广人时期曾宣布日产汽车削减全球工厂过剩产能的计划,包括全球裁员 1.25 万人,关闭未充分利用的工厂。新任 CEO 是否还会执行这一计划?我们可以保持关注。

    其二,就是解决好与雷诺之间的关系。戈恩在被捕的初期,他曾反复表示,自己是因为主张雷诺和日产的合并,遭到异见者 " 陷害 ",公司内部对其进行举报就是一场企业政治哗变。至于戈恩所说的是真是假我们尚不能判断,但随着日产在联盟中的贡献越来越大,日产和雷诺的关系也正在变得有些微妙。如何平衡好双方的关系,对日产新任 CEO 来讲,绝非一道简单的题目。

全文总结:

    汽车产业可能正在经历着有史以来最深刻的一次变革,兼并重组、协同合作将是一段时期内的主题,不论是大众、福特,还是奔驰、宝马都在寻求抱团取暖,基于这样的背景,戈恩希望主导雷诺和日产合并,以求进一步优化双方资源、提升效率和竞争力,本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事情,但考虑到雷诺和日产背后是两个国家对其本土汽车产业的期待,尤其是在法国政府还持有着雷诺汽车 15% 股权的情况下,双方的合并就变得更加复杂。但可以预见的是,日产和雷诺之间的 " 故事 " 还远没有结束。(文 / 汽车之家 肖莹)

相关标签

日产 ceo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