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IGHT CHINA 10-23
专访章莹颖案代理律师王志东:“我诅咒那个一辈子在牢里的罪犯!”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以下文章来源于瞰法 ,作者瞰法

采访|徐晶

文 | 晓山

视觉|方敏华

From 瞰法

瞰法视频,记录时代的脚步

讲述|王志东     

美国芝加哥·王志东律师事务所创始人

章莹颖案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

王志东的名字因"章莹颖绑架致死案"见诸国内外各报端、网站。这位61岁的华人律师在芝加哥服务华人已有25年。他亲眼见过太多人间悲剧,两年前那起惨案,是他投入时间和精力最多,付出情感最深的无偿援助案例。

  

9月30日下午3点,王志东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接受了瞰法的专访,交谈全程他都十分严谨克制,但讲到痛心处仍难掩情绪,作为除章莹颖亲人外离本案最近的人,他对案件本身、受害者家属、控辩双方及法官,都有很多自己的观察和感怀。  

对这整个过程的还原,也许能让我们更深地窥见:为什么那个穷凶极恶的凶手,在被定罪之后在美国司法体系下却没有被判死刑。

失踪

  

2017年6月13日早上,王志东在芝加哥代理的一个案子即将开庭,突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国侨办领导告诉他,27岁的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4天前失踪了,她的家人很快会到美国,希望王志东在当地为这家人提供一些法律上的援助。

  

"没问题!"王志东一口答应下来。他的律所常年为中国驻芝加哥的总领事馆提供法律服务,与侨务部门打过不少交道。

  

类似的失踪案例王志东听说过很多,一般都是手机故障或者和家人赌气导致失联,也有可能被谋杀。但不管怎样FBI都能很快破案,

  

四天后,在奥黑尔机场他第一次见到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小姨和男友侯霄霖。FBI专员陪他们从机舱出来,经特别通道到达大厅。十几名记者马上围了过来,为了回避媒体,王志东简短介绍后把章荣高等人引到停车场的一部车里。

  

"孩子失踪一个星期了,我们现在需要督促美国警方,特别是FBI开展侦查,同时也要配合他们工作,比如DNA采集工作,等找到章莹颖后好做验证比对。"王志东告诉章家人。

  

  

章荣高认真听着,这个身形单薄的福建男人脸上像蒙了一层灰,自从女儿失踪,他每天最多睡一两个小时,眼神暗淡而焦虑。文化程度不高,不懂英语甚至连普通话都说不流利的他,在异国能依靠的人寥寥无几。

  

章家在国外的日常生活都是仰仗侯霄霖,包括买机票、接待记者采访、出行、去芝加哥参加活动等,几乎全是他在安排。

  

分别时王志东告诉章荣高:"你们在这里跟法律有关的事情,有任何问题随时找我,我会一直帮你们把这个事情完成。"

  

王志东怎么也没想到,这句宽慰之辞将在未来两年,把他和这个家庭紧密联结在一起。

FBI

案情推进的难度超出了王志东的预判。

  

监控录像显示,案发当日下午14点02分,章莹颖在公交站旁的树荫处等车,一辆黑色土星牌阿斯特拉轿车在她身前停下,司机透过车窗与其交谈了大约一分钟,章莹颖便上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驶离,此后再无音信。

  

这种车型在案发的伊利诺伊州香槟地区并不常见,登记的一共就12台,锁定车主是很容易的。但在王志东与FBI接触的过程中,对方始终不肯透露任何信息,十天过去了,章莹颖仍然下落不明。

  

"以FBI的能力,这么长时间找不到车也找不到罪犯是不合理的,他们到底投入了多少警力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也不清楚,所以当时是有很多怨尤的。"王志东说。

  

气愤之下,王志东向FBI当地的负责人提出,"你们这么长时间没有结果,我们有可能考虑聘用私家侦探,自己花钱请私家侦探进行侦查。"

  

负责人听完,强硬地回了三句话。第一,"你请的私家侦探,我们不可能把已经调查和侦查的结果或现有成果和他分享。"第二,"你的私家侦探不能干扰我们作业。" 第三,"如果有任何地方干扰了我们作业,我们会把你的私家侦探抓起来。"

  

王志东最终没有聘请私家侦探,他在后期的交涉中才逐渐了解到,警方早已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那辆土星牌轿车的车主——克里斯滕森,之所以三缄其口是防止外界因素影响办案,很多侦查行动必须保密进行。

  

米兰达警告

章家人到达的前一天,也就是6月15号,在得到美国伊利诺伊州中部地区联邦法院批准的搜查令后,FBI的两位探员曾对克里斯滕森进行了一次问询。当被问及案发那天在做什么时,这个27岁的伊利诺伊大学物理系硕士毕业生坚称,整个下午他都在家里打游戏。

  

"我们知道那不是事实,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叫你过来?我们知道她上了你的车,我们想知道原因。"两名探员盯着克里斯滕森的眼睛,后者身体前倾,目光游移,手臂交叉拄在桌上,支吾着把手一摊摇摇头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抱歉。"

  

2017年6月15日,克里斯滕森第一次被FBI问询

  

美国法律规定,嫌疑人接受侦讯时,有权回避不想回答的问题,问询者不得强迫。虽然FBI调取了大量监控视频,基本锁定驾车带走章莹颖的人就是他,但由于没有他的口供,加上他已用化学试剂对那辆车,特别是副驾驶的位置做了彻底清洗,警方没有找到证明章莹颖的毛发或DNA证据,无法实施抓捕,只能无奈放人并进行严密监控。

  

就在这次问询不久后的一个深夜,六七名FBI探员把克里斯滕森从家中请走,要求对他做第二次问询。询问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嫌疑人最后讲到,"我想我可能需要找一个律师。"

  

按照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的内容,如果嫌疑人提出需要律师介入,警方的讯问必须终止,这就是影视作品中常见的"米兰达警告"——"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陈堂证供"。

  

警方只能另寻突破口,他们了解到,嫌疑人已婚且与妻子感情不睦,两人实际处于开放式婚姻关系。在经过漫长的说服工作后,妻子同意为警方收集证据,在她的许可下,FBI搜查了两人的居所,带走了两部电脑和一部属于克里斯滕森的手机。

  

正是在这部手机里,警方发现克里斯滕森曾访问过一个叫"绑架初步教程"的论坛,还浏览过"完美的绑架幻想"和"计划一起绑架"的帖子。

  

线人

克里斯滕森曾担任大学助教,同事眼中他是个有些内向的普通人,每次在健身房遇见从不与人交谈,也避免眼神接触,他总是戴一顶毛线帽,一边举重,一边面无表情地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私下里,克里斯滕森有着另一副面孔。他热衷重金属音乐和格斗游戏,尤其痴迷一个叫"BABYMETAL"的日本少女组合,经常在youtube上观看该组合的表演视频,有迹象表明他可能对亚裔女性有特殊情结。在社交主页"读过的书籍"一栏,他注明为《美国杀人魔》(《American Psycho》)。

  

在那些十恶不赦的凶杀犯中,克里斯滕森对泰德·邦迪(Ted Bundy)情有独钟,痴迷于后者的作案手法和个人魅力,他也曾在社交日记中明确表示视泰德为偶像。

  

泰德是美国70年代最臭名昭著的连环凶杀犯,擅长伪装成警察诱骗女性到家中,用木棍、铁锤猛击受害人全身,直到打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并用锯子割下头颅,再把头骨丢进壁炉里焚烧。他供认在1973到1978年间曾残害过30名女性,警方估算真实数字应该在35到100之间。

  

2017年6月29日,章莹颖失踪满20天。伊利诺伊大学的学生和当地社区民众为她举行了一场祈祷音乐晚会。克里斯滕森和他的女友Terra Bullis也混在人群之中,不过没有人察觉。

  

  

克里斯滕森在手机笔记簿里写下四行字,女友看着他写一行涂一行。

  

"是我干的"

  

"第13个"

  

"她没了"

  

"永远"

  

他炫耀称上一个能犯下如此罪行的是泰德·邦迪。在和女友的对话中,克里斯滕森讲述了绑架和杀害章莹颖的细节。

  

那天下午,他假扮成卧底警官,以热心搭载为由哄骗章莹颖上车,女孩因急于赶赴房东处签合同便同意了,但那辆车却驶向了克里斯滕森的公寓。

  

  

在那里,罪犯撕下了章莹颖的衣服,性侵后掐住她的颈部长约10分钟,随后克里斯滕森把章莹颖拖进了浴室,操起棒球棒猛击她的头部,将她的头部劈裂,并割下了她的头。直到咽气的一刻章莹颖都在奋力挣扎。

  

"没想到那么弱小的女孩,会有那么大力气反抗。"回忆行凶片段时,克里斯滕森语气平静,在他和女友前方几十米远的地方,侯霄霖正点燃一根蜡烛,为章莹颖祈福,盼她早点回家。

  

章莹颖生前照片

  

克里斯滕森不知道,他说的话已被女友身上的窃听器录了下来,13天前,FBI已说服她担任警方线人。

 晚会后的第二天,掌握录音内容的警方立刻逮捕了克里斯滕森,因为直到这个时候, 警方和检方才有了可以起诉并将其定罪的证据。

依靠

当天,王志东收到FBI和美国当地检察官办公室发来消息,称嫌疑人已抓捕归案,准备当晚发布新闻,他当即放下手上的工作,从芝加哥开车直奔香槟市。

  

FBI告诉公布的信息中说,他们认为章莹颖已经不在人世了,但当时并没有透露任何录音内容,只是说遗体还没找到。噩耗传来,章家人完全无法接受,章荣高不相信女儿死了,因为FBI没有拿出确实的证据,他想说不定女儿还活着,也许什么时候就能找到。

  

王志东与章荣高(右)出席新闻发布

  

章荣高当时的住所离女儿原来的租房不远,他走过去望着那幢房子发呆,烟一支接一支地抽,经常一站就是一天。

王志东看在眼里心都碎了,时年59岁的他也是一个父亲,三十年前他携妻带子从北京到美国讨生活,从送报纸、送外卖到进入律所打杂,再到进入法学院考取博士学位,他知道这条求学之路有多么艰辛,培养一个人才是多么不易,也知道沉默寡言的章荣高内心承受着多大的痛苦,除了抽烟他没有别的发泄渠道。

  

在一无尸体二无口供的情况下,给罪犯定罪是非常不容易的。王志东意识到,警方要做大量工作,才能把证据链拼凑完整,也只有这样才能给克里斯滕森定罪,这需要时间。

原定回国的章家人继续留在美国一段时间等待结果,王志东把很多律所的工作转交给同事们分担,自己把这个案件作为头等大事亲自办理。

  

  

让王志东感动的是,虽然案情变得愈发焦灼,但章家人一直对他非常信任。大到官司该怎么打,小到媒体发言稿该怎么写,章荣高等人都全盘采纳,没有任何异议。大家的目标只有一个,带莹颖回家,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对手现身

克里斯滕森被捕后不久,执法人员进一步在其公寓内发现了一些血迹、血清、DNA、手印等证据,其中部分血迹和DNA的检测结果显示属于章莹颖。一只警犬还在其公寓卫生间里嗅到了人体的气味。

  

检测结果让章荣高心如刀绞,他对记者说,"我知道以后的日子是没法过下去的。"

  

同年10月3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正式决定以"绑架致死罪"起诉嫌犯克里斯滕森。如果定罪,最低可判终身监禁,最高则是死刑。 

  

由于尸体尚未找到,即便拿到嫌犯录音的口供,也还不能补齐完整的证据链。同时,克里斯滕森新更换的律师也在为定罪设置障碍。

  

王志东介绍,一开始克里斯滕森聘请了当地私人律师,在案子最后追加起诉为"绑架致死"之后,该律师团队宣布撤出,实际真正的原因是嫌犯没有钱支付律师费。

  

美国宪法给予被以死刑罪起诉的嫌疑人极大的法律保障,如果没钱请律师,政府会公派律师来为他做辩护,而且律师团队至少要有一位有死刑罪辩护的经验。

  

王志东回忆,伊利诺伊当地的公派律师都没有死刑罪辩护经验,所以专门从外地空降过来一位有相关经验的律师,以他为"带头人"组建了一个四人律师团队,这些人的实力都远高于之前的私人律师。

  

克里斯腾森私人律师团就被死刑罪起诉受访

  

"带头人"Robert Tucker在这之前做过四起死刑罪辩护,经验和能力非常优秀,其他律师也是从各地征调的精英。检方也不敢怠慢,他们从华盛顿司法总部派来一名律师,同样在死刑罪起诉方面经验丰富。

  

检辩双方列阵对战,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

  

一批邮件

在美国,以死刑罪起诉需要司法部长核准,这个周期比较漫长,一直到2018年1月19日,克里斯滕森的死刑起诉才被正式批准。

  

被起诉死刑的罪犯有很多权利,辩护律师团队以准备证据为由要求延期审判。申请将审判时间从原定的2018年2月27日,延期至2019年6月18日,而检方要求在2018年10月16日开始审判,最终布鲁斯法官把日期定在2019年4月9日。

  

一向沉默寡言的章荣高绷不住了,"这么长时间,花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怎么就对这个人没办法,美国的法律到底在保护谁?"

  

克里斯滕森像他的"偶像"泰德一样,拒不认罪。基于美国法律"无罪推定"的原则,嫌疑人仍假定为无罪。

  

章荣高的妻子叶丽凤因身体虚弱输液,比丈夫晚到美国两个月,失女之痛让她形容枯槁,眼里有流不完的泪,情绪波动时需要有人搀扶才能勉强站立。王志东和亲人都不忍心告诉叶丽凤女儿遇害的真实信息,她不识字,只能靠旁人的表情和反应猜测结果。

  

徒劳了五个月后,章家人未能将女儿"带回家"。章荣高只好带着瘦了二十多斤的叶丽凤回国等待案件开审。

  

2018年8月17日,一批邮件再次扰动了审判进程。

  

这封邮件发自布鲁斯法官,内容显示,他曾向检察官办公室的秘书批评检察官在本次审判当中的技巧。在美国的法律当中,法官是不能单独跟原告或者被告的任何一方单独联系,这个行为是违反法官职业操守的。

  

首席法官詹姆斯·沙迪德对布鲁斯做了停职处理,由他亲自接手继续审理这个案子。 

  

辩方律师提出,"法官都换了,我们现在要申请延期,因为过去很多的裁决,我们都需要重新裁定。"

  

为了审判能够进行下去,沙迪德把案子推迟到了6月3号。 

  

期间辩方律师又提出,在案发的香槟市,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章莹颖失踪的新闻,都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概念,在这里很难挑出合适的陪审团成员。故而申请把这个案子挪到离案发地一个多小时车程的皮奥利亚审判。

  

法官批准了这一请求。在王志东看来,皮奥利亚的居民组成和香槟有很大不同,比如亚裔人口的数量和人均收入水平,虽然不能直接说明它会对最后的结果产生怎样的影响,但对于检方来讲肯定是不利的。 

  

证据链

更换审判地点的事王志东用微信通知了章荣高,憔悴的男人失望至极,又点起了一根烟,不知从何时起他每天都要抽三包。

  

2018年10月,FBI和美国检察官团队带着翻译人员专程来中国取证,王志东也陪同他们回到中国。

  

美方办案人员在公安部国际合作局的配合下,先后在章莹颖学习和生活过的北京、上海、福建、广州四个地方取证。通过采访章莹颖的同学及朋友、老师和家人,证明"章莹颖是个什么样的人",以此作为量刑阶段的参考资料。

  

调查显示,章莹颖是个成绩优异,热情友爱,孝顺父母,关心弟弟,热心公益,憧憬生活的人,她曾希望通过求学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福建老家,章荣高夫妇收到美方来人的消息心绪更加杂乱,身为驾驶员的章荣高上班居然忘了带驾照,赶回家去取,不慎从楼梯上滑下来摔断了4根肋骨,叶丽凤赶忙去扶,结果崴伤了脚。

在福建老家的阁楼上,章荣高拿着章莹颖的奖状

  

案发地伊利诺伊州早在2011年已废除死刑,但在联邦法院的系统里仍有死刑。美国的联邦法院和州法院是两个互相独立的系统,都有各自的法规以及要求。州法院大多是按本州法律处理一些本州内发生的民事及刑事案件,联邦法院主要处理涉及不同国籍或不同州民之间的案件。章莹颖不是伊利诺伊州人,这起案件交给联邦法院来审理没有任何问题。

联邦检察官在联邦法院对嫌疑人以死刑起诉。

  

截至开庭前,辩方律师对检方证据链又提出数十次动议,几番交涉下来,王志东用"无所不用其极"来形容公派律师团的手段。

  

不管是血液检测结果,DNA检测结果,录音,包括嫌疑人女友的证词、FBI探员和当地警察的作证,他们均提出了排除证据的动议,拖延时间。"对于他们来讲,不管什么地方有一根稻草都要捞一下,检方可能使用的任何的证据,他们都提出各式各样的理由要求排除。" 

  

为了坐实证据链,FBI几乎把克里斯滕森的公寓整个拆空了,包括墙壁、地板、棒球棒尤其是睡房和卫生间,几乎整个平挪到了他们在弗吉尼亚州的实验室来做DNA和血液检验,来证明章莹颖的确去过他的公寓,而且受到了伤害。加上失踪前后的监控视频、目击者的指认、嫌犯女友的监听录音,整个证据链条才拼凑完整。

  

  

这些动议也均被沙迪德法官一一驳回,最终裁定证据可以在法定审判中使用。

  

采访中,当被问及如果互换立场,是否也会像辩方律师那样"无所不用其极"时,王志东坦率回应道:"一定的。说老实话,我对辩方律师所用的很多伎俩,非常憎恶甚至是愤怒,但律师的责任就在于为自己的客人服务。辩方的律师团所谓的无所不用其极,并没有违法,并没有违反职业道德,相反他们这样做是职业操守的要求。" 

  

定罪

2019年6月24号,正好是午饭时间,在所有关于证据的十几次听证完成后沙迪德法官把案子交给陪审团。大概不到一个半小时,陪审团连吃饭带讨论很快就达成了一致——克里斯滕森有罪。只要被定罪,罪犯最轻的刑法也是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那天庭审后,61岁的王志东辞别章莹颖的家人,躲进自己的车里大哭了一场,宣泄着郁积了两年的压力和焦灼。"我这两年多时间一直帮助莹颖家人,现在总算对他们有了一个交代。"

  

在美国,担任陪审员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就本案来说,早在2018年12月,法院就发出了几千份调查问卷,挑选合适的陪审员。如果候选人有很明确的有罪或无罪倾向,会被直接排除掉,最后通过"海选"的候选人大约有470人。

  

这470多人从2019年6月3号上午开始,逐一接受法院面试,目的是保证留下来的人对本案完全不知情,或者虽然知情,但并没有什么先入为主的观点,能公正裁量证据,最后作出判决的人。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个多星期,最终留下来的12个正式陪审员和6个预备陪审员,将决定嫌犯的定罪和量刑。

  

到了这个关头,章家人和王志东都希望罪犯被处以极刑,为他那些令人发指的罪行付出代价。"在中国文化里,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希望克里斯滕森能够被判死刑。"王志东说。

  

最后的审判

在美国被判死刑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统计资料表明,在美国联邦法院以死刑罪起诉的罪犯,在定罪之后,真正被判了死刑的大概占1/3,而这1/3中绝大多数是背负多条人命的,或者有杀人前科的。

  

在联邦法院,陪审团必须遵循全体一致原则,即所有的陪审员对裁决都要达成一致。通常情况下,量刑由法官决定,但如涉及死刑,则必须由陪审团决定是否适用于死刑,亦须保持全体意见一致。

  

所以这次只要陪审团中有一人反对死刑,克里斯滕森就不能判死刑。 

  

量刑的第一阶段,在视频作证环节,叶丽凤说她多么希望看到女儿结婚,穿上婚纱,她也很想做外婆,但这些愿望都不能再实现了。视频播放时,一位同样作为母亲的女性陪审员突然情绪失控,起身离开了法庭,引来辩方律师抗议,认为其不适合继续担任陪审员,但最终法庭认为,陪审员经过休息后,依然能做出公正的判断。

  

而在这一阶段,辩护律师则展示了克里斯滕森小时候的照片,谈到了他以前优秀的一面,声称他在绑架章莹颖前,曾向学校心理咨询师透露过杀人的想法,却没有得到恰当的治疗,另外,罪犯的父母也谈到家里有心理健康类疾病的家族病史。

  

辩方律师一共列出了49项理由,希望陪审团不要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这些理由包括他被处决会给家人带来的影响,他没有犯罪前科,而且他将在监狱度过一生,不会再对社会构成威胁等等。

  

2017年7月17日,陪审团就是否判克里斯滕森死刑展开讨论,这次的讨论持续了一天也没有结果。期间陪审团的态度不停变换,提出的问题有时让王志东觉得死刑无疑,有时又觉得他们怎么态度又摇摆了?

  

  

直到18号下午,陪审团最后作出了结论,由于两名陪审员不同意判克里斯滕森死刑,罪犯最终被判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家人感觉非常失望,检察官和我们作为家人的律师也都感觉非常的失望。但是我们又必须要接受这个现实,我们既然在美国打官司,按照它的刑事司法程序,我们要接受它的结果。"王志东的语气中仍有遗憾。

  

后期王志东了解到,那两个反对死刑的陪审员中,有一个女人私下里做了一些"功课",了解到美国最后被判死刑的人中,绝大多数是有前科,或在一次犯罪当中造成了不止一人死亡的。显然,这对她的判断构成了影响,但她之前在面对陪审团成员筛选时并没有提及这点。另一个男陪审员,他对判一个人死刑一直是持保留态度的。严格来说,这两人都不符合陪审员资格。 

  

"如果能及时发现那两个人的情况,从6个备选陪审员中替补两人,结果也许会有所不同,但这都是马后炮了。"王志东用"无可指摘"来形容检察官在整个案件中的表现,只是对最后在挑选陪审员上"有很多遗憾"。

尾声

在章莹颖失踪的地点,伊利诺伊校方开辟了一小块纪念花园,墓碑般的方形石头横卧在草丛中,上面刻着女孩的中文名字,下方是一行英文:A Chinese visiting scholar who went missing on june 9th.2017.

  

据警方判断,克里斯滕森曾向其律师透露章莹颖遗体的去向。他将尸块分装入三个垃圾袋,然后丢入其位于伊利诺伊州香槟地区他公寓外的垃圾箱里。

  

在填埋之前,垃圾被压缩了至少两次,莹颖身体残骸的体积可能比一部手机还小,被填埋在大约半个足球场面积30英尺(约9米)的垃圾之下,至今搜索无果。

  

  

对克里斯滕森来讲,等待他的只有两个结果,或者老死在牢里,或者在牢里被别的罪犯打死、整死。在美国的监狱里边,囚徒们最痛恨的就是他这种强奸杀人犯。

  

"如果他在牢里被别人打死了也不奇怪,我倒希望有一天会听到这样的消息。"王志东说,"我诅咒那个终将死在牢里的罪犯!"

  

两年多的陪伴早已把王志东和章家人紧紧联结在一起。案子虽已完结,但王志东仍随时和章荣高他们保持联系。现在,他正着手帮助章家起诉曾给克里斯滕森做过心理咨询的医生,以及相关校方,期望帮章莹颖的家人再争取来一些民事赔偿,为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添一点活下去的保障。

  

侯霄霖(左)和章新阳的陪伴是叶丽凤仅存的一丝安慰

  

章荣高在老家的电力公司打工,每月也就2000元的收入,叶丽凤如今的身心状况基本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章家的血脉只剩下章莹颖的弟弟章新阳,王志东叫他阳阳。阳阳比姐姐小三岁,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现在一家餐馆做厨师,不久前王志东去福建探望他们时,特意去尝了尝小伙子的手艺,味道还挺不错。

  

男友侯霄霖无法再给爱人披上婚纱,他的痛苦无法言表,此刻他正在广东和福建交接的山区支教,那是他早就申请的志愿。

  

两年来王志东对章家人有了非常多的了解,双方的关系早已升华。"他们都是非常淳朴善良的人,在我心里已经把章家人当成亲密的朋友,甚至是家人的感觉,这两年当中随着他们的痛苦,我自己也感觉了很多很多的痛苦。"

  

作为法律援助律师,王志东在这件案子上付出了大约1000多个小时,未收取分文报酬。

  

这次回国王志东是以华侨身份受邀参加国庆70周年阅兵,海外闯荡30年,他骨子里的中国血脉无法抹去,他还在华人海外法律维权的路上走着,还要为更多遭受不幸的同胞发声。

  

他最近接手的案件,是为埃塞俄比亚空难中丧生的数个华人家属争取赔偿。这次他面临的对手更加强大——波音公司。他知道,这又是一场以年为计的拉锯战。

本文系授权发布,采访 徐晶,By 晓山,视觉 方敏华,From 瞰法,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

本期推荐阅读:

微信公号后台回复关键词【安全】,获取《出国后才知道的残酷真相:真正的安全是用钱和知识换来的》

微信公众号又双叒叕改版了…

为了让大家第一时间看到优质的海外内容

千万!千万!千万!

记得【星标】或【置顶】INSIGHT视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