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客足球 11-08
“桑切斯,你遇到了心中的英雄吗?”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本故事内容有虚构

" 下一个问题," 奥斯皮纳看着手里的小卡片," 你遇到过你心中的英雄吗?是谁?"

坐在对面的阿莱克西斯 · 桑切斯眼神恍惚了一瞬间,但还是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我母亲。"

" 那你遇到过她吗?" 奥斯皮纳开了个玩笑。

" 我遇到过她吗?我想是的吧。" 桑切斯哈哈大笑起来。

南美大陆的海岸天气炎热,脏兮兮的沙滩上散布着无数脚印。

一群孩子们跑来,身上的衣服好几天没有洗过,光着的脚板也黑乎乎的,沾满了沙土,踢着一个看起来是东拼西凑才缝成的皮球。然而这并不妨碍他们的小脸上展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这让他们像坠入凡尘的小天使,落魄又快乐。

他们踢着踢着,看见太阳西移到了树顶上,其中一个小个子、棕色脸膛的男孩便停了下来,有些尴尬地说了声:" 那个,大伙儿,我该去镇上了,你们接着玩吧。"

其他几个孩子闻声看过来,还有人失落地说:" 啊?你才刚踢了一个小时,又要去工作了吗?"

小个子男孩咬着下唇,点点头,眼睛因为炫目的太阳光而眯了起来。

" 那好吧……明天继续一起玩啊,阿莱克西斯!" 孩子们纷纷挥挥手,目送他转身跑远。

名为阿莱克西斯的孩子飞快地跑着,他记得自己下午还有一项任务:去街头表演,赚点小钱以补贴家用。

或许这一点收入在某些人眼里完全是微不足道的零花钱,可在阿莱克西斯看来,这已经是非常重要的经济来源了——他还有弟弟妹妹需要养活,虽然还不需要年纪尚小的他承担什么责任,但他是有追求的人,至少不能让所有的生活重担压在母亲一个人身上——他是这么认为的。

阿莱克西斯跑得很快,两条腿异常矫健,可以想象海滩的孩子们多么喜欢和他一起踢足球。

下午时分,镇上的集市开张了,人们从各个村庄和港口涌向集市,摩肩接踵,挤上原本就不宽的道路,踏起许多尘土。阿莱克西斯凭借小巧灵活的身型,在人群的缝隙中迅速穿梭,最后跑到街心的小广场上。

广场中央有一个杂技班子在表演。脸上涂了白色颜料的表演者往自己嘴里灌了口烈酒,然后对着火把猛喷一口气,火把上突然蹿出红色的火焰,引得围观的人阵阵惊叹。在他身旁,另一位表演者则倒立起来,用脚轮流举起十只叠在一起的碗,一系列复杂的高难度动作之后,惊叹声中又加入了乒铃乓啷打赏硬币的声音。

紧接着,阿莱克西斯的表演也将开始了。

他手脚麻利地爬上独轮车,开始抛接几个彩色小球。随着周围人的不断叫好,搭档们看准时机往他的手里增加小球,等增加到七个的时候,阿莱克西斯就缓慢骑着车向前行,同时有规律地抛着小球,小小一个孩子的动作竟快到让人眼花缭乱。最后他把小球统统接住,留下最后一个在头顶上一弹,落进不远处的搭档手里。观众们登时爆发出掌声和口哨,硬币也像小雨一样哗啦啦洒下来。

随后阿莱克西斯又表演了其他的一些小杂技,汗水从身上不断淌下,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半点不乐意。

渐渐的,太阳沉到了地平线附近,集市上的人开始散去,杂技班子的演出也结束了。今天收成不错!阿莱克西斯非常快活地向观众道完谢,开始收拾属于自己的赏钱。

正当他用手抹抹汗,揣着硬币往回走的时候,两个青年叫住了他。

" 嘿,松鼠(桑切斯的外号)!"

阿莱克西斯抬头,努力从暮色中辨认他们,发现是隔壁村整天游手好闲的一对兄弟:" 怎么了?"

" 你在这里表演啊?对了你是不是港口那个卖鱼阿姨的儿子啊?叫……什么来着?" 其中一个青年和他搭话。

" 就是那个卖鱼的桑切斯!对不对?她是你妈妈吧?" 另一个青年接过话头。

阿莱克西斯点点头:" 是。怎么了?"

两个青年对视了一眼,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 没啥……只是我们哥俩最近手头不是很宽裕,想着跟你借点,今晚喝完酒就还,真的。"

想到他们两个平日里的作风,阿莱克西斯条件反射一般捂紧了自己刚收获的财产:" 不了吧,你们知道我家也没钱,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罢捂住口袋撒腿狂奔,任那两个青年怎么喊也不回头。

阿莱克西斯一直跑进村头富豪家的后院。这是他今天的第二份 " 工作 ",帮富豪洗车。

亮堂的豪宅里传出交杯推盏的声音,叮叮当当仿佛什么乐器在演奏。他不太敢往里看,因为他知道那是一个离他十分遥远的世界。

管家看见满身狼狈的阿莱克西斯,嫌弃地皱起了鼻子,挥挥手让他赶快去停车的地方。小个子男孩从仓库里拽出水管,捡起毛巾,开始洗车,同时也洗洗在尘土中打滚了一天的自己。这份工作和表演杂技不同,如果说杂技是为了减轻家庭开支负担,那洗车的收入就是完全属于他自己的 " 私房钱 ",用来构筑自己的梦想。

好不容易把两辆豪车擦干净,管家踮着脚过来付了工钱,他看着这个穷小子在衣服上擦擦手接过钱,数了数,小心翼翼地揣进衣服里放好,一双眼睛却闪着满意的神色。

傍晚的沿海村庄相当惬意,带着咸味的海风温暖柔和,蓝紫色的晚霞随着日落渐渐变暗,主妇喊孩子回家的声音和饭菜的香气弥漫了整个村庄,工人们和渔民拖着疲惫的步伐向家走去,在看见自家灯光的那一刻,他们忘了自己的贫穷和苦闷,嘴角提起一抹笑容。

回家路上,阿莱克西斯依然不停地跑着,中途绕到小商店用卖艺赚来的钱买了两块面包和一小袋糖果,又来到一家体育用品店门前,那是他的梦想城堡。

体育用品店就快打烊了,他借着橱窗前还没熄的灯,认认真真端详着里面的球鞋。那些球鞋不是什么名牌,可就连最便宜的一双都是他无法想象的价格,因此他若要拥有一双自己的球鞋,就必须每天放学后再打两份工。

见状,店主从门口探出头来:" 松鼠,今天怎么样?" 阿莱克西斯猛地收回目光,不好意思地说:" 还好,很快就可以凑齐了。"

" 那你可要加油哦!" 店主对他慈祥一笑。他咬咬嘴唇,再用力地看了一眼那双球鞋,转而向家跑去。

到家的时候,母亲差不多准备好了晚饭。" 你怎么今天又回来得这么晚?去哪了?" 听见脚步声,她头也不回地大声问,声音穿透屋里的水蒸气和油烟。

阿莱克西斯嘟囔一句,径直将衣服里包裹的面包放在灶台边,拿出糖果来递给弟弟妹妹。他们高兴地咯咯笑,坐在他腿上手舞足蹈。

小小的房子有些简陋,灯光摇摇晃晃,母亲把晚饭端上桌,一家六口就满满当当地挤在了桌边。" 那是什么?" 她敏锐地注意到阿莱克西斯放在灶台上的两块面包," 你买的?"

阿莱克西斯一边给弟妹分吃的,一边应道:" 对。"

听见这个回答,母亲叹了口气:" 你又去集市上表演了啊?叫你有时间好好上学又不去!"

她的儿子撇撇嘴,没有抬眼:" 上学也没用,反正读不起大学。"

" 傻瓜,这样你就能养得起家了?你哥哥都打算直接去工地干活了,你有书读还不乐意。" 母亲瞪他一眼,擦擦孩子们嘴边的汤汁。

" 没关系,我会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的,到时候就有钱养家啦,我们可以住大大的房子,像村头富豪家那么大,弟弟妹妹也能去读好的学校,你也不用每天早起晚归卖鱼了。" 阿莱克西斯咽下一口食物,挺直脊背严肃地说。

工厂里上班的哥哥嗤笑了一声,在他眼中,弟弟的梦想未免过于虚幻,可他没有说出来。

母亲愣了一下,随即仔细打量起自己的儿子,尽管看起来只是一个被晒得小脸发红、身上沾着沙子和泥土的普通孩子,与这个贫穷地区的所有孩子一样落魄,但他仿佛在她没看见的地方已经长成了一位拥有并捍卫自己梦想的男子汉。她没说话,只是欣慰地摸了摸阿莱克西斯的头。

夜里,阿莱克西斯躺在兄弟姐妹们中间,一只手漫不经心地轻轻拍着弟弟的背,另一只手垫在后脑勺下面。就在快要入睡的那一刻,他听见窸窸窣窣的响动,于是立即转头看去——是母亲。为了不惊动孩子们,她在屋里有月光的一角缝着衣服。

阿莱克西斯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日复一日的操劳使这位母亲的脸上有着她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皱纹,皮肤黢黑,像被海风和岁月不留情面地打磨过;捏着缝衣针的手指粗糙宽厚,青筋突出,一点也不像女人的手,却是阿莱克西斯记忆中最最温柔的手。

南美海滨的夜里,母亲坐在窗前,在深蓝色的夜空衬托下,被月光镀成明亮的剪影,坚毅,宁静,仿佛什么都打不倒她,她就是英雄。

一股酸楚涌上阿莱克西斯心头,直到鼻尖。

他缓慢地将身体从床铺上挪出来,绕过其他孩子,来到英雄身边抱住了她。卖鱼为生的她身上带着洗不掉的咸味和鱼腥味,他却从来不觉得难闻。

我一定要成为智利最优秀的足球运动员,甚至是全世界最优秀的球星之一,然后改变我们现在的生活。他心里这样默默承诺道,轻声地问:" 妈妈,我每天去打杂工,你会觉得我丢脸吗?"

" 说啥呢,你是我的骄傲啊。" 母亲吻了他的脸一下,尽管神情里充满了倦意," 去睡吧。"

翌日清早,天还没亮母亲就出门了。待天色渐渐明朗,海平面上像是洒满了金箔,亮闪闪地一路通向天际。

阿莱克西斯坐在乡镇小学的教室里,心思早已飞向足球场。好不容易等到下课,他匆匆收拾好东西冲出门,结果迎面撞上了校长。校长忽然认出了他就是昨天集市上表演杂技的孩子,拉住问道:" 你是这个班的?叫什么名字?"

有一双无辜下垂眼的男孩点点头,老实地说:" 阿莱克西斯 · 桑切斯桑切斯。"

" 你再说一遍你姓什么?" 校长怀疑自己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透过老花镜牢牢盯着他。

" 桑切斯桑切斯。" 不料阿莱克西斯依然这样回答。(注:智利人的姓氏格式为 " 父姓 + 母姓 ")

" 你爸妈都姓桑切斯吗?" 听得出校长声音里的困惑,他没有看对方,低下目光解释道:" 我妈妈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对我来讲,她既是母亲又是父亲。"

这样的家庭在这里并不罕见,可这样的孩子却是难得。这回老校长没再说什么,只是用力拍拍他的肩,眼眶温热地望着他一溜烟向海滩奔去。

" 大伙儿快看谁来了!" 孩子们一齐转过去,阿莱克西斯站在那里,还是穿着破破旧旧的衣服,棕色的小脸上挂着单纯羞涩的笑容,一步一步走向他们的 " 天然球场 " ——他们没有想到,许多年后他们会在电视上看见这一幕——智利队长阿莱克西斯 · 桑切斯,身披国家队战袍,目光坚定地带领全队走上绿茵场,走向领奖台。

他们以为他是英雄,只有他知道,自己心中永远都有一位超级英雄,在背后温暖地支持与付出,叮嘱他永不放弃。

而现在,他们的小伙伴阿莱克西斯,只是迈开步伐,带着母亲的爱,带着足球梦想,快乐地奔向他们。

作者后记

谨以此文,献给伟大的母亲们。

文:夜莺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