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云网 11-11
出生2年夭折!为网络安全而生的Chronicle,被谷歌亲手扼杀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猎云网(微信号 :)】11 月 11 日报道(编译:张晓敏)

2018 年初,谷歌母公司 Alphabet 宣布一家独立的初创企业—— Chronicle 正式成立,这家新型创企有望彻底改变网络安全行业。据《福布斯》报道,Chronicle 在今年发布了第一款产品,名为 " 谷歌商务网络安全相册 ",该产品旨在帮助企业系统化的、结构化的了解自身的数据安全。

这款产品的背后是巨大的工作量:首先,Chronicle 需要利用好机器学习和大量的数据,这些数据由 Alphabet 提供,包含已知的恶意软件和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安全遥测数据;Chronicle 要基于上述基础帮助企业的安全团队检测公司网络安全的潜在威胁。Chronicle 首席执行官 Stephen Gillett 表示,公司将独立于谷歌运行。

他在博文中说:" 之前捕获和分析安全信号的难度很大,成本也很高,我们希望降低工作难度和成本,将安全团队的工作效率提高十倍。尽管这项任务的实现会花费好几年的时间,但我们会努力坚持下去。"

那个时候,Chronicle 的未来将走向哪里尚不明确,但行业观察家们却感到很兴奋,他们认为行业内充满了老旧的杀毒软件和防火墙等技术,这些产品只能提供一些解决方案甚至会欺骗消费者,而 Chronicle 则可能破坏这样的行业环境。

然而,好景不长,仅仅一年半之后,Chronicle 就被并入谷歌云部门中,一些员工感到谷歌对 Chronicle 的管理背离了其初衷。据悉,Chronicle 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安全官已经离职,首席技术官将于月底离职,而其他人也随时准备走人。

一位现任员工表示:"Stephen Gillett 和谷歌联手杀死了 Chronicle。"

外媒采访了 Chronicle 的 5 位员工,他们中间有离职的,也有在职的,他们任职于 Chronicle 不同的成长阶段。这 5 位员工表示,Chronicle 背离了最初的愿景,而员工们也无法触及到首席执行官,公司的未来不明确再加上被谷歌合并的失望等综合因素导致了员工的离职。

一位在职的员工说:" 不断的有员工辞职,没有产品路线图,销售们手足无措,工程师们也处于低迷状态。所以员工们选择跳槽到其他初创企业或者转岗到谷歌的其他部门。"

一些员工谈到,随着这家初创企业的倒闭,大家都好奇员工薪酬和股票会发生怎样的震荡。一位离职的员工补充道:" 很多人感觉自己被戏弄了,而 Chronicle 主导了这场表演。"

Gillett 离开 Chronicle 后担任了谷歌其他职务,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安全官 Mike Wiacek 则彻底离开了公司。据两名现任职员和两名离职员工称,首席技术官 Will Robison 在公司内部宣布即将离职,但外界并未得到这条消息。

在 Wiacek 的离职博文中,他说在 Alphabet 工作了 13 年之后,他终于离开了,他在博文中暗示了 Chronicle 面临的很多问题,但并未说明自己离开的原因。

Wiacek 在博文中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他写道:" 我坚信 Chronicle 有着最健康、最有活力的企业文化,虽然事情不尽如人意,但企业文化真的很重要!在充满信任的工作环境中,多样性和紧张感是创新的动力。"

Chronicle 已死

一位在职员工说:" 这样的文化适合用过去时态描述,如今的 Chronicle 还有什么文化,不过是一个僵尸而已,一群人随时准备撤退。"

Gillett 并未就此事做出回应,在被要求发表评论时,谷歌发言人仅仅提供了一条博客的链接,该博客的内容是 Chronicle 已被合并。

上个月,Gillett 接受了外媒的采访,他试图进行折中的表达,Gillett 承认一些员工对加入谷歌很失望,但他认为合并未必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他说:" 我们的员工没有任何问题。"

Chronicle 的三名高管出走,大量员工离职,这表明谷歌在合并这家最受关注和期待的网络安全公司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像谷歌在数字版权和互联网自由部门 Jigsaw 上演过的戏码一样,谷歌曾大肆鼓吹 Chronicle 这个分支,最终却没能兑现诺言。

发源于 Google X

Chronicle 曾是谷歌研发部门 Google X 的一个秘密存在,Gillett 在 2018 年初公开宣布了它的诞生,并表示公司的使命是帮助公司在遭受危害之前发现并制止网路攻击。公司最初的想法是打造一个帮助其他企业跟踪和分析安全数据的新平台,整合谷歌搜索引擎和恶意软件存储库 VirusTotal,进而帮助企业追踪黑客,避免企业安全数据被破坏或爬取。

这刺激到了行业观察者们, Risky Business 播客颇具影响力的 " 的主持人 Patrick Gray 当时在 Twitter 上表示,Chronicle 可能是 " 瞄准了威胁地球的英特尔的流星 ",该公司使用网络安全行业内部的一些技术来帮助公司应对黑客。《福布斯》在三月份的报道中称,Chronicle 的一些领导者曾长时间入研究网络犯罪和政府黑客组织,该公司还可以利用 Virus Total 和 Alphabet 的其它数据库,有着良好的发展基础。

然而,Gillett 却告知《福布斯》:" 显然,我们并不是谷歌本身 ",他当时是想强调公司的独立性。而且,Chronicle 内部充满了热情,,一位前雇员称:" 这显得很疯狂。"

Chronicle 本应该和其它网络安全公司有所不同,公司的计划是有足够的独立空间去探索网络安全行业的新领域,这样的愿景来源于 X,这里的创始人常常被鼓励去创造新技术来解决世界上最棘手的问题。

另一位 Chronicle 的前员工说:" 这个想法从很早之前就产生了,我们希望创建一家可以做伟大的事情、实现伟大的目标的初创企业,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就要脱离谷歌的框架。"

X 不仅为 Chronicle 提供了很多自由,还提供了很多资金。

一位前雇员补充说:"Chronicle 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拥有不限量的资金。"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位离职的员工称 Chronicle 在 X 的位置具有两面性,在另一位员工加入仅仅几个星期后,这种发展的势头便减弱了。

这位员工说:" 蜜月期实际上只有两周左右,之后谷歌生态系统无法灵活运行、无法快速成型、创新力不足等问题便开始凸显。"

Chronicle 的许多成员都是谷歌的长期员工,他们将自己的文化带入了这个创业公司,而 Chronicle 仅被允许使用谷歌自己的工具工作,哪怕是项目受阻也不能例外。

谈及 Chronicle 的项目运行速度,员工们说道:"Chronicle 是海洋上的大型货机,而不是一辆跑车。"

另一位发言人表示:" 无论如何,大公司都在一定程度上开始接近政府。"

一些员工对公司的不满主要来自于 Gilllett,四位员工表示 Gilllett 很不接地气。

其中一位说:"Gilllett 是一个有头脑的人,但他缺不在乎公司在做什么以及有没有钱。"

另一位表示:" 我们都已经疲于了解领导的想法,当我们需要被告知自己应该做什么时,他总是缺席,Stephen 并不知道该如何发展。"

被背叛的感觉

今年年初,Chronicle 在 RSA 安全会议上公布了新的安全平台—— Backstory。人们认为 Backstory 是一个云平台,公司可以在平台上存储不限量的网络智能数据,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谷歌的智能搜索来梳理日志并发觉新的数字安全威胁。除此之外,Chronicle 还宣布已经与病毒预防公司 Avast 和 Proofpoint 合作共享数据,并且会将 Backstory 嵌入 Carbon Black 提供的端点安全产品中。

可惜的是,Chronicle 面临的现实与它的愿景截然相反,它并未在谷歌的架构之外实现自由运营,而是在 6 月份被并入谷歌云中,成为谷歌安全产品的一部分。一些员工称,很多人都是在全体员工会议上才得知这一消息。

一位前任雇员说:" 很多人在那一刻感受到了背叛。"

由于 Chronicle 是一家初创企业,因此其员工薪水和股票待遇都比谷歌的员工低,但是在合并后,他们的薪水和股票等福利并没有任何调整,这让他们产生了失落感。

股票问题让员工备受打击,但合并似乎并非问题的关键所在,真正的问题是员工们担忧的事情都发生了。有人说:" 事情很巧妙,我们不得不出售自己,尽管建立一个销售团队很困难,但谷歌已经有一个了。"

在谷歌云的命运

Chronicle 没了,但它的生命仍在延续,一名还在工作的员工称,Backstory 的发展空间更大了,他们还是很高兴能够在 Chronicle 工作。这个月,BlackBerry Cylance 宣布将自己的产品与 Backstory 集成。

这位员工觉得现在的 Chronicle 承担了更多的任务,面向的市场也比最初预定的更大,那种被背叛的感觉逐渐消失。

8 月上旬,也就是 Chronicle 被合并一个月之后,员工们在利福尼亚帕洛阿尔托的谷歌大楼里参加聚会。

这是一个欢迎新员工并庆祝这个初创企业新生的聚会,对某些人来说,这是一个快乐的时刻,但也是一个葬礼,Chronicle 真正终结了。

巨大的会议厅里,当创始人发表演讲时,员工们哭了,一些人在白板上写下了留言和模因。

一个模因将 Gilllett 与灭霸进行比较,这个恶棍让半个宇宙迅速消失。Chronicle 联合创始人 Mike Wiacek 的办公室绰号是 " 电锯 ",有人写道:" 电锯先生,我的感觉不是很好," 这些字母暗指《复仇者联盟:无限战争》中蜘蛛侠被从存在中抹去的场景。

一位在职员工说:" 我有很多的想法,但是成为 Alphabet 的员工后,我什么都做不了,每天都在工位上坐着,我并不想这样,我承诺去创造一些东西,但在这里是无法实现的。"

相关标签

谷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