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 11-20
张颐武:更多中产者站出来有助香港走出乱局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随着社会对于这场修例风波全面反击的展开,香港的社会氛围正在发生转变。其中,爱国爱港力量始终坚持立场,在混乱局面中尽到责任,受到肯定。同时,很多人也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一部分香港中产者在这次修例风波中对激进示威者给予了或明或暗的支持。一些和极端 " 勇武派 "" 不割席 " 的所谓 " 和理非 " 也来自这一中产群体。

这种现象也引起一些人的困惑:修例风波给香港社会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整个社会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一些中产居然还能给予理解和支持,反对派居然还能在舆论和民调等方面占据一定优势,这引起我们的思考。

这里面有一些原因值得注意。

首先,香港的社会氛围、舆论氛围和内地的很不一样。西方舆论和相当一部分香港本地舆论长期以来对内地持有的负面看法,往往让一些香港中产人士形成关于内地的刻板印象和扭曲观念,他们对内地发展的现实并不完全了解。

同时,经过一些别有用心的内外势力的有意营造,一些港人形成对内地的不接受和不认同心理。还有一些人过去由于香港经济比内地的发达,形成一定的优越感,然而,随着内地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他们产生失落、焦虑,甚至对立的情绪。此外,在教育和文化领域,一些港人存在对内地的认识偏差。

中产群体接触社会现实的路径往往高度依赖于当地的媒体和社会氛围。我们所知道的许多常识,对于一些被这类舆论与社会氛围所包围的人来说是极为陌生的。很多对内地社会和政治体制的偏见与误解,往往被刻意误导为 " 常识 ",以致形成对内地的某种偏见甚至敌意。

这些远离真实的社会氛围在香港某些群体或领域中往往被视为理所当然,甚至变成一种所谓虚幻的 " 共识 "。它让很多中产的意识发生迷惑和偏差,一旦遇到问题,就会造成在刻板僵化意识主导下的错误行为。常有人分析,中产群体因为缺少明确的自身意识,倾向于接受一些与自身利益、现实状况相背离的意识形态,做出令人遗憾的选择。这也是观察香港当下事态的一个重要维度。

其次,一些专业型中产群体,比如律师、教师、媒体人、医护人员等,虽然其中有相当多的爱国爱港人士,但也有一部分人是中间派甚至是亲反对派的。他们一方面由于是固定职业,自身的经济状况与大环境的经济起落关系相对较远,经济变化往往需要相对较长的时间才能影响到他们,因此他们对于当下的危机往往缺少明确感知,会误以为问题远没有严重到危及自身生存的程度,就容易在鼓动下做出荒诞的选择。

同时,一些专业人士因为一直在专业领域工作,他们的政治激情受到压抑,他们想借街头运动跳出自己按部就班的工作和平淡无奇的生活。当然,受限于社会地位和现实状况,他们中的大多数往往表现为所谓的 " 和理非 "。

第三,香港一些专业社团和工会等组织往往被反对派把持,它们形成有系统的对抗意识和破坏性影响,容易对相应的中产群体产生影响。这些专业组织因为具有所谓的社会 " 公信力 ",也就对相应专业的人士造成约束与控制,负面效应极大,比如在这场修例风波中,就有着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的影子。

当下香港现实的恶化会让更多的人觉醒,而现实的教训和历史进程的必然发展会让这些人看到实际的风险和偏执造成的问题。香港的未来需要更多中产者明智的选择和对自己社会责任的勇于承担。 ( 作者是北京大学教授 )

相关标签

香港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