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隆汇 01-21
28万股东一夜无眠,98亿负债计提天雷滚滚!!乐视网真要退市了?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昨晚,乐视网(300104.SZ)发布去年业绩预告,预期公司亏损介乎 112.81 亿至 112.86 亿元之间。 2018 年,公司产生亏损则为 40.96 亿元。

去年 4 月份底,乐视网披露 2018 年的年度报告,由于当年公司经审计净资产为负,故根据《创业板上市规则》13.1.6 条规定停牌至今。

据昨晚的业绩预告,去年公司再录得大额亏损。按《创业板上市规则》13.4.1 规定,符合 " 暂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或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负值 "、" 停上市后首个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 " 等条件之一公司将会被强制终止上市。

若最终经审计年报结果与公司预告相差不远的话,乐视网被强制退市已可以说已经 " 被提上日程 " 了。

按同花顺统计,截至目前乐视网仍有逾 28 万股东。鉴于公司股票已被停牌无法交易,该 28 万股东这次真可以 " 一夜无眠 " 了。

(图源:同花顺 iFinD)

计提负债 98 亿拖累全年业绩

据业绩预告,乐视网去年大幅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计提了巨额的负债。而该巨额负债则与公司对乐视体育违规担保有关。

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于 2016 年 4 月引入投资者,签署《乐视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股东协议》和《乐视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B 轮融资协议》。新增投资者 40 余方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投资款共计 78.33 亿元。

该 B 轮协议设置了回购条款,若乐视体育未能在 2018 年 12 月 31 日前完成上市工作,其原股东(即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将在投资方发出书面回购要求后两个月内按约定价格、以现金形式收购投资方所持有的全部公司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2016 年 2 月乐视云计算引入投资人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乐视云专项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签订的股权收购及担保合同中亦包含类似的连带回购责任,协议签署方为乐视控股、贾跃亭及投资人重庆基金。

之后乐视体育及乐视云当然均未完成上市目标。乐视网自然亦就须承担连带的回购责任。但公司表示,就乐视体育增资一案,只能查到交易的相关扫描件,未找到涉及交易的会议记录及邮件往来。且《A+ 轮股东协议》" 乐视网 " 公司落款处仅有贾跃亭签字,其他股东均未盖章。

去年就以上增资案件,乐视网接连遭投资方起诉。截至去年年底,乐视网违规对乐视体育担保案已经有乐视体育 18 方投资人对公司提起仲裁,其中 15 起仲裁案已经出具仲裁结果,其他 3 起仲裁案仍在审理过程中。已经出具结果的 15 起仲裁均为公司败诉。

据此,公司计提以上两案件涉及负债合共约 98 亿元。该部分负债计提亦被计入公司 2019 年的非经常性亏损。

乐视网表示,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签订合同,是造成公司去年产生巨额经济损失的主要原因。

归根结底地讲,锅还是贾跃亭的。

除了贾跃亭给乐视网留下的债务遗产外,乐视网本身的资金状况早已捉襟见肘。受乐视非上市体系经营不善影响,公司现积压了大量的关联应收款项及预付款项。应收资金难以到位,公司自然无法支付对下游供应商的欠款,而一但无法支付欠款,自然亦会有更多的合同违约诉讼。

另外,下游供应商停止供货还导致乐视供应链暂停,乐视产品销售自然会受影响下滑,造成回款困难。

这近乎是一个无解的恶性循环。除非再来一个孙宏斌,否则乐视网解困的可能性并不大。

截至去年第三季,乐视网资产负债率为 273.24%。公司应收账款为 8.75 亿元,预付款项 4.94 亿元。流动负债方面,公司有短期借款 0.42 亿元、应付账款 31.73 亿元、应交税费 3.7 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 7.43 亿元、其他流动负债 33.04 亿元。

非流动负债方面,其组成最主要部分预计负债 82.24 亿元,该部分负债即上文提及乐视网连带回购责任产生的负债。

而同期,在经营活动、投资活动现金持续流出(公司已无法通过融资活动融资)的情况下,其账上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由 2019 年的 4.6 亿元降至 3.3 亿元。

考虑以上应付账款、应交税费、其他流动负债及乐视体育、乐视云有关诉讼案产生 98 亿元的回购费用,乐视网手头现金对于其负债而言不过是杯水车薪。

经营能力指标方面,乐视网存货周转天数高达 531.91 天、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 699.96 天(且乐视体系非上市公司本就已无力付款)、应付账周转天数则更是高达 3221.96 天。

在资金流入非常有限的情况下,乐视网目前的极高的负债或将严重影响其正常经营。这样的乐视网,退市或在情理之中,并非意料之外。

去年前三季,公司通过调整经营模式,控制日常运营成本、CDN 费用、人力成本等成本费用的方式,将营业亏损由 2018 年全年的 57.03 亿大幅收窄至前三季的 4.24 亿元。

但对于负债累累的乐视网而言,如果经营活动不能产生净现金流入,无论账面上的数字如何改善,都是于事无补。

" 下周回国 " 贾跃亭何时还债?

去年 10 月份,FF 官网曾发表声明表示贾跃亭为解决个人债务问题,已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并成立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

声明还称,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把其在 Smart King 有限公司(Faraday Future 全球控股公司)的所有股权转让给债权人信托基金,以更好地保护债权人利益并偿还余下债务。最后,贾跃亭个人债务问题 " 有望就此解决 "。

而在昨日发布业绩预告中,乐视网表示其当前正积极要求贾跃亭对其造成的上市公司关联债务问题负责,并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以现金或其所持股权和资产解决对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缓解公司资金压力。

但公司同时披露,截至公告日期,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的解决计划中,并未通过现金方式偿还,短期内仍无法获得现金支持。

截至去年第三季,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 23.07% 股份(约 9.2 亿股),但其中有 93.14% 已被质押,且贾跃亭手上的持股已悉数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贾跃亭并不能处置该部分股份。

在本月 8 日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举行的线上致歉会上,乐视网新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延峰曾对公司近况作了介绍。

有关贾跃亭对公司负债,刘延峰表示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乐视网合并范围欠款余额达到约 20 亿元,且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案致使公司计提负债约 98 亿元。

但 2018 年 8 月至今,乐视网与贾跃亭及其关联方经过多次谈判后,由于解决方案的落地和执行须依赖贾跃亭的处理意愿和实际执行,故实际上该部分债务处理并没有 " 任何进展 "。

截至目前,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乐视网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 " 任何现金 "。

从刘延峰披露的情况来看," 下周回国 " 贾跃亭还是熟悉的套路。

贾跃亭的套路乐视网公司上下又怎么可能不清楚。乐视网也知道贾跃亭靠不住,公司经营将继续困难。

而相较之下,那 28 万乐视网的股东是否未对乐视网 " 旁观者清 " 呢?如今乐视网退市摆上日程,不知道 28 万股东这番豪赌算不算失败。

相关标签

乐视网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