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青年报 02-14
男子出海参加环球帆船赛 断网20天后上岸方知国内疫情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 自 1 月 20 号澳大利亚出发后,国内都发生了些什么啊?"2 月 14 日,电影制片人、影评人、越野跑者关雅荻的这条微博引发网友关注。截至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稿时,该微博转发量为 1.5 万,点赞数为 4.6 万。

据悉,关雅荻于 2019 年参加了为期 11 个月的克利伯环球帆船赛。2020 年 1 月 20 日,他跟随帆船青岛号开始第 6 赛程,从澳大利亚出发,计划到达三亚。这期间,关雅荻的手机无信号,偶尔通过卫星流量与家人、朋友进行简短的邮件交流。2 月 13 日,受国内疫情影响,关雅荻所在的船只无法停靠国内,改为在菲律宾上岸。踏上陆地的他打开手机,方知国内新冠肺炎的最新情况。虽然此刻远在海外,但关雅荻并不觉得国内疫情离自己很遥远。他第一时间联系亲人朋友询问情况,并在 24 小时内查看了过去三周的所有新闻。在接受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媒体组的采访时,关雅荻一时情绪复杂,哽咽落泪。

2 月 14 日,关雅荻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称自己被一线医护人员的事迹所感动,很关心人们的心理健康层面。同时,他呼吁大家,要记住医护人员的奉献,给予他们信任和支持。以下是北青报记者与关雅荻的对话。

北青报:1 月 20 日出发时有看到疫情相关信息吗?

关雅荻:1 月 20 日,我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防控消息,那时候还没有出来这个病人传人的消息。当时觉得事情可能没有那么严重。

北青报:在海上没有收到任何疫情消息吗?

关雅荻:在大洋上没有信号,我在上一场比赛才买了卫星流量,可以收发简短的文字邮件。我姐和朋友偶尔会给我发一些碎片化的(疫情)数字信息,告知家里的情况,但没有特别详细的信息。昨天我上岸了,有手机网络了,才看到一天里(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的)数字多了一万多。

北青报:中间没有靠岸吗?

关雅荻:克利伯是环球跨洋帆船赛,我们刚刚结束的这个赛段赛程是 4100 海里,是从澳大利亚到菲律宾(原为三亚)。

北青报:看到新闻以后联系家人了吗?

关雅荻:有,第一时间联系了家人和朋友。我家在青岛,在山东来说确诊人数比较多。我朋友的亲戚一家都住院了,还有赛段一大使船员是疑似病例,还没结束隔离。

北青报:不在国内,觉得自己有受到疫情影响吗?

关雅荻:我本人在工作方面受到的影响最大。本来我们这一站是去三亚的,我原先打算在三亚安排一些工作,开会什么的。但现在我们的船不能在国内停靠,我所在的电影行业也停滞了,工作暂缓。

北青报:看了这么多新闻,有哪些印象深刻的人或者事吗?关心哪些方面?

关雅荻:我对医护人员这个群体感到印象深刻。医护人员们很英勇,在一线救死扶伤,我觉得他们很棒。

我个人来说,很关心这次事件中人们的精神与心理健康问题。前线上有医护人员的专业去支撑,我们有信心去打好这场 " 战役 "。但我们还要把隐形的后方 " 战役 " 打好。这次事件里,感觉有的人出现精神不稳定或者有些抑郁的情况,死者值得怀念,生者也要互相关怀。希望能有全国范围的心理健康救助项目,让人们通过专业的心理咨询及心理疏导,尽快恢复。

北青报:你昨天发的微博火了,很多网友留言,说 " 欢迎从海上回到陆地 "。

关雅荻:有的人在看了我那条微博以后,可能觉得有点乐。如果这能作为大家宣泄的一种渠道,让大家乐一乐,也挺好的。

北青报:有没有想对网友说的话?

关雅荻:生活在特殊的情况下,露出它的本来面目。一方面,我们要保持健康,不要让自己被传染;另一方面,借这个机会,我们有时间去进行思考。我们要形成正确的认知,不要忘记默默奉献的医护人员们。理解他们,给予他们信任和支持。

北青报:下一站要去哪儿?

关雅荻:后面原计划是去珠海和青岛,但目前都待定。

(北青报记者 张夕)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