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 06-30
“政治正确”正在掐死美国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没人能想到,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的被跪身亡,能成为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欧美的又一大危机。

游行示威,打砸抢烧,推倒雕像,在这场席卷北美和欧洲的 " 黑命贵 " 的运动中,人们由高呼 " 黑人的也是命 "" 我无法呼吸了 " 演变成了 " 解散警队 "" 禁止警察入校园 " 等现实性口号。

与 1990 年代出动了国民警卫队镇压的洛杉矶黑人运动不同,2020 年的 " 黑命贵 " 运动似乎更能推动历史的进程 "。

在示威者的强烈要求下,部分州和市政府同意拆除带种族主义色彩的雕像——这是很多反对者斗争了多年都未能取得的成果。

针对警察暴力执法的讨伐声也得到了回应。弗洛伊德事件所在城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议会近日正式通过解散该市警队的动议。而美国、法国等国家有了更明确的禁令,如禁止警方在非必要情况下使用锁喉的动作。

6 月 19 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白宫附近,一名女孩参加集会游行

" 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美国知名脱口秀支持人特雷弗 · 诺亚 ( 中国观众习惯称他为崔娃)在节目中说道。" 但是,这远远不够。我们要的不是改革,而是彻底的推翻。"

" 如果一个条例天生就是错的,这是如何改革都没用的 ",他说。这是参加黑人运动示威者的心声,也是很多极端失控举措的心理庇护所。

行动是重要的,但同时还要追问,反抗行动的边界在哪里?目的的正当又能否为手段辩护?当各地政府、全球商家在为 " 黑命贵 " 站队甚至修订政策时,那些持反对、或者中间派立场的人,会否心理暗暗地加剧了种族歧视?

一种担心已经出现,当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的声音盖过了一切时,席卷欧美各国的这场运动,是不是矫枉过正了?

种族歧视大追讨

由 5 月 25 日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示威活动持续升级,这在美洲、欧洲、非洲多国都表现出了相似趋势。这场有着共同的口号的社会运动,让人窥见世界各国在处理少数族裔、外来移民上面临着同样棘手的困境。

6 月 5 日,抗议者手举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等标语在加拿大温哥华参加示威活动

一样棘手的是,已经进入了发达阶段的西方社会,明面上的歧视制度已经基本消灭。余下的种族歧视,要么隐藏在人们心里,要么藏在已经固化的社会结构中的方方面面,如住房、教育等。后者的改革,困难重重。

在新冠肺炎阴霾下,不得不说,这次正赶上黑人运动发起的时机。当人们已因新冠肺炎导致的失业而沮丧时,乔治 · 弗洛伊德、布鲁克斯等黑人被警暴而死成了压倒人们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这样的愤怒,有着普适性,足够鼓舞大规模的人起身反抗。

于是,历史上的很多第一次都在这个夏天发生。继 1960 年代的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以后,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民权运动。愤怒的人们除放火烧警局、破坏警车外,也将矛头倒向了所有可能涉及种族歧视的内容。

种族歧视首先来源于历史。欧洲的黑奴贩卖史导致了黑人的历史地位低,这也是种族歧视的根源。所以第一个发现美洲大陆但掠杀原住民的的哥伦布的雕像被推倒;创立美国但有着奴隶主身份的国父乔治华盛顿雕像亦未逃过一劫。

这样的雕像推倒运动自 6 月始席卷世界多国,只要与奴隶贸易、种族歧视有关的历史人物,无论其过去成就和历史价值,其雕像都岌岌可危。

代表着南部种族主义历史的邦联旗也在美国多地遭到声讨。南部如密西西比州,自 6 月 20 日起,多家商场、连锁店移除邦联旗。连白人宗教团体也向州议会呼吁," 移除这个带着种族偏见和仇恨的旗帜!"

美国南部密西西比州州议会 28 日通过一项更换州旗法案,新的州旗将去除美国内战时期维护奴隶制的南方邦联旗帜图案。根据法案,密西西比州设立一个委员会负责设计新州旗,州选民今年 11 月初就新州旗的设计方案进行表决

现实的物件也可能反映种族歧视,在这点上遭殃的是商家。多年来有种族歧视争议的黑人牙膏宣布将会改名。强生则下架了在印度等亚洲国家销售的美白产品,为的是防止人们以为 " 白皮肤更胜原本的肤色 "。而在美国本土用黑人头像作为商标的百年品牌,也在这次民权运动宣布会改变。

潜在的系统设置也被当成是种族歧视。为了避免争议,谷歌公司宣布,将修改谷歌浏览器源码中 " 黑名单 "(Blacklist)" 和白名单 "(Whitelist)分别改为 " 禁止名单 " 与 " 通行名单 "。

背锅的还有以脸书为代表的社交媒体。

6 月 26 日,据财经媒体 CNBC 报道,美国多家组织近日发起联合抵制 " 以仇恨赚钱 " 的运动,谴责脸书成了人们发表种族仇恨言论的平台。据悉,可口可乐、本田美国公司等多家商业巨头均表态,将暂停在脸书上投放广告。

反歧视浪潮甚至蔓延到了国际象棋。6 月澳大利亚国际象棋会官员透露,一家当地媒体邀请他参与一档节目,主题是:为什么在游戏规则下,白棋总是能先发制人,并将这一规则与种族主义相关联。

" 希望放过围棋,I can ’ t breathe (我无法呼吸了)," 中国围棋选手柯洁 6 月 24 日在微博感叹

" 政治正确 " 高于一切

有些人担心,这样回顾历史、全盘否定的声讨运动,是不是有些矫枉过正了?对本身可能并不涉及种族问题的事件和品牌,人们是不是太苛刻了?

事实上,在过去历史上几次较大的民权运动中,不约而同地都出现了 " 政治正确 " 论调下的大追讨。

政治正确,即持公正的态度,不能对任何一个群体有冒犯。更具体地说,这是保护在移民社会里少数族裔,女性,跨性别者等相对弱势群体。

首先体现政治正确的,就是语言。禁止用带有歧视性的语言,正是 1960 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后逐渐兴起的。

比如,涉及带有性别色彩的词,不能用 man(男人) 和 woman(女人)简单作以区分,如 chairman(主,而应统一称呼为 chairperson。至于用肤色来形容他人,如黄种人、黑人,在很多人眼里都是大忌。

这样的正确在西方商业世界里尤其鲜明。为了表现对少数族裔的尊重,科技公司设置了多种颜色的面部表情及多类性别选项。而影视作品需要为了体现多元性增加不同肤色和种族角色。《老友记》的主创在这次黑人运动中为剧里没有黑人角色而道歉,正是出于这个背景。

美剧《老友记》主创

随着反歧视文化的深入,政治正确仿佛成了 " 公序良俗 ",制约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很多华人及留学生都有类似的感受。在加拿大的一名中国留学生告诉南风窗,政治正确让她在该语境下说话时都要多加留意。她清晰地记得刚到加拿大读高一时的第一次郊游,一位带队老师言语中表现了对中国人的不尊重,对她们命令 " 你们不许说中文 "。

这件事一经向学校反映," 老师立马被炒了。"

连她也认为,政治正确有时过火了。" 我是黄种人,我就不介意别人按着我的肤色称呼我。这哪算什么歧视。"

让她担心的是,表面上大家和和气气,闭口不谈种族问题。但 " 当他们选择沉默的时候,刻板印象也在脑海里加深。"

事实证明,强调反歧视的 " 政治正确 " 如今成了悬在头上的一把剑,让不少白人倍感焦灼。

早在 1991 年,老布什总统指出," 政治正确 " 是具有危险性的 , 因为 " 它用新的偏见取代了旧的偏见。一开始是一场文明运动,现在却演变成一场冲突,甚至是一种审查制度。"

这正是当今黑人运动里正在发生的。对过去历史人物的声讨、对品牌反种族歧视立场的怀疑,对给种族歧视煽动者提供平台的社交媒体的抵制,无疑都将事件推向另一个极端。这是一种审查,但反对者的数量和声音也许都被忽视了。

美国 2016 年总统选举的结果或许能告诉人们这部分人的声音有多大。特朗普在竞选时,以反 " 政治正确 " 作为竞选口号,打的牌也是白人至上主义。

即使这位竞选人十分反传统,并口无遮拦地表示," 这个国家最大的问题就是政治正确 ",但最终出 " 民调 " 意料的,赢得摇摆州选票的,还是他。

仍会继续

2015 年出版的《夺回美国:粉碎政治正确性》一书中写道," 政治正确 " 是一个套索,每天都变得越来越紧。奥巴马时期,这一套索更紧紧地绑缚在白人的嘴巴和手脚之上,他们必须小心翼翼地说话与行动。

这让我们值得深思,2020 年 " 黑命贵 " 运动,表面上全世界都在为黑人发声。但是,对少数族裔困境的归因理解在美国社会并不一致。

6 月,声援乔治弗洛伊德的涂鸦出现在叙利亚街头

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左派认为社会上许多暴力、贫困、犯罪人群本身是结构性问题所致。于是,为了消除社会不平等,政府应为更多弱势群体提供制度性帮助

但以共和党为代表的右派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大多数时候否认制度性缺陷,黑人等弱势群体的境遇在他们看来更多是个人问题。

两党的分歧是美国历史上的传统。但是,放到 2020 年的语境下,特别是在有着提倡分裂的总统特朗普的政坛下,很难想象人们如何达成共识。换句话说,支持 " 黑命贵 " 的人打得愈火热,同时反对保护少数族裔的群体也会愈加反对。

政治极化现象显示民主政治可能正在衰败。以福山为代表的政治学者认为,美国的分裂首先是由于政客的极化。民主导致了虚弱的政府。这样的政府需要漫长的决策过程,不断纠缠于反对意见,最后达到的妥协效果很差,这被福山称为 " 否决制 " 政府。

5 月 30 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会山附近,人们手持标语参加抗议活动

政坛极化,议会议员只会否决新政,难以达成共识,这让美国等西方国家在积重难返的种族问题上,难以进行大刀阔斧的制度改革。

而放在民众层面上,阶层极化是导致西方社会分裂的本质。效率至上的资本主义社会里,随着每一次工业和科技革命的发展,贫富差距都在进一步扩大。这是历史的大趋势,几乎没有国家都逃得过。

对于黑人等大部分少数族裔而言,贫困更像是遗传性的,在日益固化的社会里,他们难以打破阶层和种族的堡垒,找回尊严。

6 月 25 日," 黑命贵 " 运动领袖之一霍克 · 纽瑟姆在受访时表示," 如果这个国家不给我们想要的,那么我们就要烧掉这个系统,并取代他。"

看霍克的回答就能看出,民权运动的好处在于,黑人能通过此找回重新掌控命运的感觉。政府或许也深谙其道。即使是趋向矫枉过正的声讨,得到的官方响应均还算积极。

但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对社交媒体的抵制、历史雕像的拆除,还是计算机算法的改变,无论苹果键盘增加了多少个肤色和性别,美国黑人的命运,所经历的世代贫困都不会因此改变。这里所谓的政治正确,更像是安慰人的场面话。

高喊 " 黑人的命也是命 " 游行示威仍会继续," 解散警队,重建社区 " 的诉求仍会被提及,只要社会现实中的不平等还在加剧。

而欧美各国该做的,不能只是用 " 政治正确 " 的论调来裱糊。坚持普世价值是一方面,重新反思并改革民主制度的程序正义,促进机会平等,才是 " 黑命贵 " 运动下最真实的诉求与进步。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