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屁屁 07-01
iOS 14,iOS 的分水岭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早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互联网还尚处萌芽时,就有一批先驱想象着互联网未来的形态。鼠标之父 Doug Engelbart 期望未来的互联网是一个可以增强人类智力的工具,超链接之父 Ted Nelson 则想象它是一个更好的表达思考和想法的方法。他们都想象出了一个更强大的互联网,但悉心去研究他们的成果,往往复杂到令人生畏。

毫无疑问,如今的互联网和他们的想象相去甚远,它在一定程度上是被「更强大的互联网」愿景所建构的,但它更侧重于「更简单的信息展现」。而 iPhone,作为当代触达互联网的最具代表性的容器,也一直备受很多建构互联网的遗老们批评。他们认为 iPhone 太简单了,简单到三岁小孩和耄耋老人都能轻松掌控,但它本可以更复杂,更强大,帮助我们更有效率地处理信息。

iOS 14,似乎是一次文艺复兴式的回望,像那群互联网遗老期望的那样,走向了强大。

先谈谈 iOS 14 最主要的三个更新

当你看见这行文字时,你的眼睛可以瞬间辨识这些复杂符号背后的含义,你的亿万条脑神经在连接跳跃的瞬间迸发出精彩的思考与想象,你想到了一些东西,继而想说某些话,想做某些事,种种行为,都是对于身体周围信息的摄取、转换和行动,而这些行动的处理容器,就是人体的操作系统:大脑。

而手机操作系统,本质上也是我们对于信息摄取、转换和行动的处理容器,它的使命就是帮助我们更好地处理信息。更详细地说,手机操作系统里包含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就像我们的感受器官,有的提供视觉,有的提供嗅觉,让我们得以通过网络纵横广袤大世界。而手机操作系统一方面可以定义应用程序的内容形式,展现方式,另一方面可以让我们在不同的程序间停留,前进,转换,从而帮助我们更好地摄取和处理信息。

从这个角度来看,iOS 14 做得怎么样呢?

iOS 14 本次最主要的三个更新是 App 资源库、桌面小组件和 App Clips 。App 资源库是对摄取信息方式的优化,它可以帮我们更好的收纳应用,更快地找到应用;桌面小组件是对摄取信息形式的优化,它可以帮我们更直观地看到应用内信息,提升信息的观看效率;App Clips 则是可以更方便的试用应用,让信息的触达门槛更低。

以下是具体体验。

App 资源库

体验一个功能时,一方面要理解设计者设计的初衷,另一方面要实际体验,看看有没有达到设计者所描述的体验。至于 App 资源库的设计初衷,Apple 解释是整理杂乱的应用,以简约和便捷的方式供用户浏览。

先通过一个动画来简单看一下 App 资源库的工作机制:

简单来说,App 资源库带来了两个核心体验:一是应用页面可隐藏,二是新增一个类似于安卓抽屉的 App 资源库页面,该页面内的应用智能分类,还支持点击搜索从 A-Z 顺序查看应用。

「应用页面可隐藏」其实是「App 资源库」的附属体验。

任何系统都要有一个「应用聚合页面」,例如 Windows「所有应用」列表,Mac 的「启动台」,安卓的「抽屉」,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所有应用,进行删改。

iOS 14 之前,iOS 的「应用聚合页面」就是桌面,它要放所有应用,所以经常会很乱,iOS 14 之后,App 资源库页面其实转移了桌面「应用聚合」的功能,那 iPhone 桌面就变成了一个应用收藏的界面,你可以放置部分应用的快捷方式。(类似于现在 PC 的桌面)这样的话,「应用页面可隐藏」可以帮我们更快的将桌面从「应用聚合页面」转换为应用收藏的页面。

不过这也带来一个问题:用户怎么能分得清「桌面是应用的快捷方式,App 资源库里才是应用本体」呢?我要删除应用的话,应该去哪里删除?下图是 Apple 的解决方案。

通过上文的描述,你也可以看出,App 资源库本质上就是安卓的「抽屉」,Mac 的「启动台」,只不过它多了一个「应用智能分类」的功能。

为什么要做智能分类?因为把那么多应用放在一个聚合页面,桌面倒清净了,但在聚合页面找应用会非常困难。而智能分类,其实就是系统智能生成的颗粒度很粗的文件夹。操作系统几十年的经历告诉我们,文件夹对于管理消息非常高效。那为啥是要智能生成,不能让用户自己管理?因为绝大多数用户并不会用文件夹,有的怕麻烦不用,有的按颜色放置 …… App 资源库不像桌面,它就一个页面,经不起折腾。

不过智能分类有个最大的缺点:不确定性。往往我想用某个应用,但我不知道它被 iOS 自动归为了哪一类,我就会在每一个类别里找一遍,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后来就会倾向于不再使用 App 资源库。

本质上来说,智能分类让人们对应用的具体位置失去了掌控感,它意味着不确定性,而人们从来就不喜欢不确定性。

另外,App 资源库是在所有页面的最右边,要划很久才能划到;智能分类文件夹内,大图标可以直接点击打开,微缩图标点击后却会进入文件夹;由于到 App 资源库启动应用的路径太长了,打开应用后再想回到主页,得一直上滑。这些特性都拉低了 App 资源库的使用体验。

之前说过,App 资源库本质上就是安卓的「抽屉」,那安卓「抽屉」的体验怎么样呢?

差不强人意。

「抽屉」页内应用按从 A-Z 顺序排列。想找某个应用时,你得先上滑进入「抽屉」页,然后你得知道要找的应用的首字母,再精准滑动到该字母的位置,再从同样字母的应用中找到你要的应用。听起来很简单,但是「知道应用首字母」和「从同样字母的应用中找应用」都要你思考和消耗注意力,大脑天生不喜欢思考。我们更倾向于迷迷糊糊知道应用在某个位置,然后凭直觉找。而且「到抽屉里点开应用」的触达路径非常长,有时找了半天没找到,原来是看漏了,体验就更差了。

在 App 资源库下拉搜索,也会出现一个和「抽屉」非常像的页面。(暂称为「资源库搜索页」)同理也可以推测,该页面的使用体验不会很好。而且资源库搜索页也能展现所有应用,所以 …… 嗯,没错,它本质上和 App 资源库一样,也是「应用聚合页面」。

现在来数一数,iOS 出现了多少重复的页面:2 个应用聚合页面(App 资源库和资源库搜索页);2 种文件夹(桌面和 App 资源库的,使用逻辑也不同)2 个应用搜索入口(桌面下拉搜索和 App 资源库下拉搜索);2 个应用触达的地方,2 个应用删除的方式 (桌面和 App 资源库)。

这样大费周折,iOS 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Apple 解释是为了整理杂乱的应用,以简约和便捷的方式供用户浏览。这是一个比较 Marketing 的说法,其实简洁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帮助用户更快地触达应用。

我之前在「iPhone 桌面未来漫想」一文谈过,下拉搜索是目前找应用最快、最稳定的方式:桌面下拉进入搜索页面,敲入想找的应用的首字母,搜索结果立刻会显示你想找的应用。iOS 14 的下拉搜索更进一步,现在键盘可以直接选择搜索结果,速度更快。(Bate 版目前体验还有很多小问题,暂不赘述)

比较而言,iOS 14 做的这个 App 资源库在应用触达效率方面反而不如早就存在的下拉搜索。(但多数人不喜欢下拉搜索,原因在「iPhone 桌面未来漫想」一文有阐释)。

总的来说,App 资源库的体验可能还需优化,它伤筋动骨地改变了 iOS 运作的底层逻辑,提升了系统复杂程度,却并没有换来相应的效率提升,没有达到设计者设计的初衷。

这里预测一下它未来的优化方向:做进桌面的下拉搜索页。一方面容易触达,另一方面可以培养用户下拉搜索的习惯,一举两得。另外,我认为 5G 时代,做一个 App 资源库是非常有必要的,原因下文给出。

桌面小组件

桌面小组件在页面逻辑上没什么好讲的,这几天甚至看到了官方设计指南,如果你非常感兴趣,可以点这个「链接」研究一下。

这里我想谈两点八卦:1. 起源;2. 美观性。

首先谈谈起源。

看到 iOS 出了桌面小组件,很多安卓党都认为是致敬了安卓,其实早在 2005 年,Mac OS X 就有类似的功能:Dashboard。相似的还有 Windows 的桌面小工具、Windows phone 的动态磁贴、安卓的桌面小组件 …… 它们和 iOS 桌面小组件一样,本质上都是做了一个信息展示和交互的捷径。让你拿起即视快捷内容,而无需进入图标之内。(把 iPhone 变成 Apple Watch 了有木有)。

但我在这里不是想追溯起源是什么,毕竟有没有,致敬没致敬和能不能做好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我特别感兴趣「大家在乎 iOS 有没有致敬」这件事。MIUI 12 也致敬了 iOS 的控制中心,为什么没有人谈呢。从心理上来说,多数人还是把 iOS 放到一个高位,而揪出 iOS 的黑点会有种 " 毁神 " 的快感。看清这一点,就会觉得整件事特别有趣。

再来谈谈美观性。

数年前,当我还在用 Pixel 时,尽管 Pixel 有丰富的桌面小工具,但我一个都没用,因为它们都太丑了。而 iOS 14 的桌面小组件,真的非常美。不管是优雅的尺寸和圆角,还是精致而稀疏有致的界面,都完美地嵌入 iPhone 的桌面,让 iOS 不会因为桌面小组件和应用程序共存而混乱割裂。

为了营造这种美感,iOS 也牺牲了很多东西。例如信息密度很低,最小尺寸的音乐小组件占据了 4 个应用程序的位置,却只展现了 1 张专辑的信息。再比如小组件的排布位置很有限,只能放在贴近页面边缘的位置,不能随便放。我个人非常喜欢这些做法,因为 iOS 用「不给用户选择权」的方式维系了系统的美感。(同样支持 iOS 不可以换应用图标)

App Clips

首先,App Clips 和微信小程序不尽相同。App Clips 是在用户还没有下载某个应用时,提供应用的部分功能,或以一个简化的版本让用户先快速探索应用,以决定要不要到 AppStore 下载完整版。而小程序就是独立的应用,张小龙绝对不希望你去 AppStore 下载完整版,因为微信自己就是 AppStore 。

不过根据 WWDC20,App Clips 的侧重点是现实世界,比如餐厅点餐支付,路边启动共享单车等,这和微信小程序当初开发的愿景是一致的,但是目前微信小程序线下做的还很普通,远不如微信支付普及。微信小程序都做不好,App Clips 在中国线下多半也会糊。

我特别感兴趣的是 App Clips 可以通过 Sign in with Apple 登录。先登录再使用应用的体验是很不爽的,登录时填入的信息可能还会忘记,有了 Sign in with Apple ,系统级登录后,在应用内就不再需要各自登录,用户就能更快的进入应用,体验更好。所以在我看来,当年 Apple 以隐私之名推出这个功能时,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重非隐私,而是应用体验和系统黏性。

之前埋了一个彩蛋,说 5G 时代,做一个 App 资源库是非常有必要的,这里给出原因。

首先,到了 5G 时代,下载一个应用的时间将缩短到和现在加载一个应用一样,只需要几秒钟,那下载应用的概念就会演变成加载应用。应用不再需要下载,也不再有删除的概念,那应用商店里所有的应用都只是待待加载的状态,换句话说, 5G 时代,应用一定会变成类 App Clips 的体验。再换句话说,现在的 App Clips ,就在给 5G 时代的应用体验做铺垫。

那时,产品经理一定会强化一个概念:应用商店里的应用不再需要下载才变成你的,而是都是你的,你只是选择把常用的放在桌面使用。这种理念的支撑就是 App 资源库的存在。就像现在音乐流媒体,我们不再下载收听,而是在线听歌,但我们可以把喜欢的放进歌单。这种用户与产品关系的改变会让用户更乐于去探索、更新、迭代应用。再想得大一点,那时,应用商店独立 App 也许将不复存在,会直接被融到现在的 App 资源库里,成为系统的一部分。

以上都是个人猜想。

再谈谈 iOS 14 其它值得一提的更新

整体

iOS 14 整体视觉和动画都更柔,更偏女性化。

来电弹窗

当产品经理觉得通话的优先级高于内容时,就会用 iOS 13 的「全屏幕来电」形式,觉得内容优先级更高,就会用 iOS 14 的「横幅来电」。哪个更好,像讨论微信头像是圆还是方一样,根本没有定论 …… 这两年,Apple 产品设计变化非常明显,以前的 Apple ,可能不会纠结于此,但 iOS 14 竟然更新了这个特性,我有点意外。

另外,考虑到某些用户可能不喜欢,iOS 在设置里给了用户回用「全屏幕来电」的选项。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因为它代表了 Apple 不能替用户做决断,虽然看似是给用户诸多选择,可定制化程度极高,但其实是把复杂留给了用户。这一向是国产安卓爱做的。(iOS 加了很多隐私选项,但也把选择抛给了用户,体验不好)

文件夹页面

生态合一后,iOS 将融入 macOS 的工作流中,文件夹页面就是一个代表。

「快捷指令」、「信息」、「语音备忘录」等现在都多了一个文件夹页面,它其实就是 macOS Big Sur 上统一的边栏(Sidebar)。这个页面可以让信息整理更有效率,让生态更融合,但也会增加手机的复杂性。

我们真的要在手机上用文件夹整理信息吗?即使有必要,做起来也不方便,远不如在 PC 大屏幕上拖拉方便,所以文件夹页面可能重在和 Apple 生态的统一,Mac 上整理后,再在 iPhone 上阅览。

Siri

Siri 从之前的全屏显示变成「紧凑式设计」了。目前来看,这种改变是为了解决遮挡内容的问题,但为了让人们能很清晰地辨识 Siri 和它的对话卡片,又不得不遮挡内容。

我们曾经抱怨 Siri 遮挡内容,但抱怨的真的是遮挡这件事吗?不是,抱怨的是「唤起 Siri 时,Siri 遮挡了内容,然后自己不能做其他事了」这件事。但 iOS 14 的 Siri 改进显然没解决这个问题。

我构想了一种「继承了便捷访问的交互」的解决方案:

另外,改了之后 Siri 变成了大胖球,这个我非常喜欢,有一点恶趣味的感觉,要是再大点就更好了。

CarPlay

对这个数码车钥匙功能非常感兴趣,唯一的遗憾就是我车库里的迈巴赫不支持。

最后,让我们谈谈 iOS 14

以复杂为代价的强大

回顾 iOS 14 的所有更新,仿佛都在宣告:自此以往,iOS 要为你做得更多。为此,它以更复杂的姿态呈现,如同那些期望着一个更强大的互联网的遗老们所期望的那样,迈向了一段特别的旅程。

但是,别急着为之雀跃欢呼,请问:强大真的好吗?

这似乎是不言而喻的。潜意识里,大家都期望强大。但人们往往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其实他们期望的不是 Photoshop 的复杂强大,而是是在简洁好用的前提下的强大。如复制粘贴的发明。

但「以简洁的方式实现强大」真的太难了,做加法很容易,做减法得是绝世高手。而对于现在趋向成熟的手机操作系统来说,想要强大,几乎就等于做复杂。

而对于大众来说,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更简单的手机。因为手机对我们而言,并不是电脑那般的效率工具(囿于屏幕等多层限制),它已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成为我们身体的延申。而人类自本能就是以简洁为美。在发布会上,我们会为滑动解锁这样简单而美妙的功能欢呼,但面对面向开发者的功能,迎来的只有无尽的沉默,这就是大众。而 iPhone 就是一个大众消费品,而不是为极客准备的。

所以我不喜欢 iOS 14。

其实我还有一种想象,也许未来 iOS 不是变得强大,而是变成强大的 macOS,iPadOS 的延申,变成效率工具的效率延申,一个系统的成全好过三个系统的纠结 ……

设计能力的下降

iOS 14 一方面作为一款操作系统,复杂性提升,离简洁越来越远,另一方面,作为 Apple 的产品,其实也反映了 Apple 创新性,设计能力的下降。

首先本次 iOS 的所有更新,都能在竞品中找到影子。很多人总是以 Apple 能做得更好为理由,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创新性的缺失。再者 App 资源库设计得不够好,我可以预见未来用户使用率会很低。之前看「WWDC18 | Designing Fluid Interfaces」时,我连连感叹 Apple 对于设计思考的深度与精度,但在 App 资源库上,似乎还需要再多思考一点。

近些年来 Apple 备受争议的设计非常多。例如 Mac Pro 削皮刀造型,iPhone 11 系列镜头,新 iPad 悬浮键盘的充电口设计,近两年来的壁纸等等。可以很明显的感知到其设计能力的下降,设计师让位工程师。其设计对于整个行业的引领性也在下降。

最令我失望的就是其对于 iPad 的定义。当年 iPad 位置尴尬,后来传出 Apple 重视 iPad,我是非常期待。 每个人都需要手机,它是连接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大部分人都需要电脑,因为键鼠大屏才能产生工作需要的生产力,但为什么需要一台 iPad 呢?Apple 需要给我们一个理由。我非常期待它能给出一个「Wow!Awesome!That's Apple!」的理由。但后来,什么理由,大家都知道了。

以上种种,对于国产手机厂商也许是机会。今年有幸体验了一段时间 MIUI 12,我真的感到很惊艳,但它依然和 iOS 差距明显。因为 MIUI 12 ,包括现在所有国产手机厂商系统的设计,都是没有灵魂的,它们没有对「为什么这样设计 ] 有着深入的思考,从设计理念上就不在一个层次,反映到使用中问题迭出。但 MIUI 12 的设计语言,系统动画,使用体验,都与往日的安卓不可同日而语,期待其量变产生质变。

无论如何,我们迎来了 iOS 14。

这是一代更好的 iOS 吗?还是逐渐迈向了平庸?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Jony Ive ‘ s heart ~

相关标签

ios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