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哈尔滨 08-02
日本真人秀召集12个人渣参赛,用200万的奖金就考验出人性……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拿金钱去考验人性,几乎是一个每赌必输的局,但是在绝境中用人性去赌的人,或许会看到不一样的人生。

人都说钱不是万能的,可是这话的后面也常跟着另外一句: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那些因为没有钱,甚至负债的人,如果给他们一个机会获取金钱改变命运的话,他们愿意拿什么来赌呢?

日本真人秀《人生逆转battle》就做了这样一个试验,邀请12个负债累累的人参加一场游戏,最终胜出的人可以获得200万日元的奖金和额外奖励。

钱虽然并不多,但就这仅仅200万日元,这12个人又会为取得最终的获胜做到什么程度呢?

这场游戏一共设置了三局,第一局为走钢筋,12个人分为4组,每组3个人,只有2根钢筋,最快到达终点的人获得第一局的胜利。

第一组的三个人分别是40岁的大浦忠明,负债550万日元,职业为地下偶像。

大浦现在的生活十分窘迫,平时吃的碎米一般都是给家畜吃的,右手腕曾经粉碎性骨折过,身上也有各种病痛,来参加这个游戏是希望能过上平凡的生活。

43岁的户根川公代,负债100万日元,从事清扫业,同时也是一名主妇。

有三个孩子的户根川,原本生活就很拮据的情况下,还拿借的钱去竞艇(赌博)了,家庭也在崩坏的边缘,如果能在游戏中获得奖金的话,她希望可以回报给家人。

23岁的佐佐木智子,负债1000万日元,目前是个没有固定工作的打工者。

三年前父亲去世才发现父亲留给自己的是1000万的债务,被迫退学、搬家,放弃梦想。而这还不算最戏剧性的,她一直以为的父母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而她自己到底是谁她也不清楚,如果获得奖金她希望可以拿这笔钱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第一组开始率先走在最前面的是户根川,全长20米的钢筋,越靠近终点的地方,幅宽越窄。

钢筋悬空高11米,虽然下面有保护措施,但是人走在上面会摇晃,且因为是夜晚看不清下面的情况,也增加了紧张感。

因为只有2根钢筋,也就意味着一定有一个人是走在另一个人后面的,但是游戏获胜只有一条标准,也就是说为了获胜的话,后面的人可以把前面的人推下去。

而当时曾站在大浦后面的佐佐木,在事后采访的时候说到,自己是有想过把他推下去的,可是没有这么做。

第一组取得最终胜利的是主妇户根川。

第二组的三个人分别是24岁的福田刚佳,负债235万日元,是个没有工作的家里蹲。

福田在家里蹲了3年,没有任何收入的情况下,还因为赌博有了欠债。废柴一样的他每天在家就是睡觉,一年365天就吃炒饭。人生没什么目标的他,拿到奖金只是希望先吃点别的(炒饭真的是快吃吐了吧)。

24岁的濑川明,负债50万日元,零零散散的做一些日结工资的打工,没有固定住所的他算是个流浪汉。

他属于从地方到东京来,对自己也没有什么规划,不想工作,每天混吃等死的类型。

22岁的竹内佑恭,负债250万日元,职业是牛郎。

竹内曾经拿过游戏王亚洲大赛的冠军,这次参加游戏是希望用自己的头脑获取胜利和奖金。

这一组比拼的一开始,流浪汉濑川就在福田的眼前掉了下去,想必对福田的冲击也挺大的。

第二组取得最终胜利的是家里蹲福田。

第三组的三个人分别是21岁的泽天开司,负债40万日元,在便利店打工。

这场真人秀基本参照的是电影《赌博默示录》,而电影的主人公与泽田一样都叫开司,而且年龄以及个人经历等方方面面都很像,可以称作是真人版开司。

37岁的藤田雄亮,负债8亿日元,是12个人里面负债最多的,感觉200万的奖金对他来说也是杯水车薪了。

藤田的父母在地方做土木建设业,父母去世后经营急转直下,藤田被告知公司负债8个亿,公司申请了破产,老家的地也卖了,但这个债务对于藤田来说,也几乎成了填不满的洞。

36岁的冈野阳一,负债750万日元,职业是搞笑艺人。

他欠的750万基本都是赌博输的,而且因为觉得750万太多了,反而失去了好好攒钱还钱的想法,就破罐子破摔了吧,如果赢得奖金的话想拿去继续赌。

这一组里面,走得极其淡定的是泽田,而始终连脚都没有挨上钢筋的是冈野。

第三组取得最终胜利的是真人版开司泽田。

第四组的三个人分别是36岁的伊藤广大,负债200万日元,同样是搞笑艺人。

出道15年的他,收入依然不稳定,没钱也不愿意打工,节目组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欠了三个月的房租,房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再不交房租就要他滚回老家去。他希望未来能过没有欠钱的日子。

23岁的山根隆洋,负债15万日元,目前没有工作的他是12个人里面负债最少的。

他和妹妹两个人是在孤儿院长大的,现在住在房租2万的房子。对于他来说,即便之前白天有正式工作,晚上去打工,也过得很勉强。现在没有工作的他非常需要这笔钱,希望可以给妹妹一个正常家庭的生活。

30岁的铃木鼹鼠,负债600万日元,也是搞笑艺人。

铃木活到30岁才有了第一个女朋友,为了和女朋友结婚,所以来参加这个游戏,希望把欠的钱还上。而他欠的这600万基本都花在赌博和找小姐上了,这拿的大概是浪子回头的剧本吧。

最后这一组取得最终胜利的是孤儿院长大的山根。第一局走钢筋12人中淘汰8人,最终获胜的4人分别是户根川、福田、泽田和山根。

根据4人到达终点用时的长短,4人分别获得对应的游戏币,在最终局获得胜利的人,可以将游戏币按照一定比例兑换成现金。

因为第二局游戏属性的原因,节目组设置了一个复活环节,即在第一局被淘汰的8人中,有1人可以复活继续参加游戏,而这个复活名额的决定权在获胜的4人手里。

为了争取这个机会,有人下跪乞求。

有人提出愿意把获胜的奖金全部分给4人。

有人忽然表演起个人技,表示自己可以作为一个笑料娱乐大家。

佐佐木更是生猛,站出来直接拉着福田的手要往自己胸口上放,说是感受心跳,给福田尴尬得直接甩开手还往后退了两步。

能看得出来,为了获得这个机会,尊严、矜持都显得那么的一文不值。而4个人讨论过后,最终没有选上面的任何一个人,而是选择了伊藤。

第一局被淘汰的7个人,一周后节目组也有回访。有几个人通过这个游戏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努力一些,也算是些许醒悟。

只有佐佐木,那天之后她每晚都会梦到走钢筋那个场景,而在梦里她似乎一直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把大浦推下去……

第二局为多数决,5个人每人会分到一张卡片,红色或者蓝色。

相同颜色人数多的一方获得胜利,限时一个小时,期间可以用游戏币更换卡片颜色,更换一次需要100万游戏币。

因为彼此都不知道对方持有的卡片是什么颜色,这一个小时便成了心理战。这其中,孤儿院长大的山根一开始就说了一个谎,称自己是红色卡片,结果被揭穿。

随后,除了一开始没有一分钱游戏币的伊藤以外,其它持有游戏币的几位中有人开始拿钱交换信息。

也有几个人花钱更换了自己手中的卡片。

在最后仅剩不多的时间里,除了一开始就向大家说谎的山根以外,剩下的四个人似乎决定抱团,山根被孤立了。

山根想再次用游戏币交换信息的时候,被剩下四个人都拒绝了,也就是说四个人已经抱团统一了颜色。

山根在惴惴不安的最后一秒,提出要再花钱更换一次卡片颜色,而这一次更换,他把自己送出了局。

胜出的4人在进行最后一局前,被带到了一个全封闭的室内,他们需要在这里强制劳动2天,赚取游戏币,而在这里生活的2天里,所有的生活用品和食物也都需要花游戏币购买。

其实在第二局游戏中,他们也应该感受到钱的重要性,关键时刻可以用钱获取想要的。而欲望总是轻易能冲破理性,只要一有钱就会忍不住想要挥霍。

第一天的劳动内容是组装圆珠笔,工作8小时,全部组装完,每人获得200万游戏币的酬劳。

因为在这个环境中,洗澡也需要花钱,没想到最后为了省钱,唯一没有花费游戏币去洗澡的是4人中唯一的女性户根川。

第二天的劳动内容是制作假花,同样是8个小时,没有数量上的限制,每个人可以选择不同颜色的假花来制作。有的人可能盯着一种颜色做,有的可能每个颜色都做一点,做多做少最后酬劳都是150万游戏币。

最后一局游戏内容是大富翁,掷骰子根据点数前进,每个格子有奖惩,最后点数刚刚好最快够到达终点的人获胜。看起来运气的成分占大比重,但拼运气的同时,钱依然能左右游戏的进程,甚至是对手的进程。

4个人的出发先后顺序是根据目前每个人所有的游戏币金额多少决定的,多的先出发,之后走的每一步可能会加游戏币,也可能会减游戏币,还可以从别人那里抢游戏币。

中间还设置了一些需要4人共同参与的游戏,比如"水之格"的内容是喝水赚取游戏币,1分钟内每喝完100ml水可以获得10万游戏币,完整喝完2L水可以获得200万游戏币。

因为这个项目没有惩罚,只是喝多喝少赚取的游戏币多少的区别,所以前三个人都算是量力而行。

而轮到福田的时候,大家都惊呆了,只有他一个人似乎是在拼死喝水,最后真的在1分钟内喝完了2L水。

也因为喝得太快,最后福田忍不住吐了出来,但也是在完成挑战后,所以他依然可以获得200万游戏币的奖励。这一举动也震惊到了剩下三个人,他们似乎才真切地感受到要获得最后的胜利有人是会拼命的。

福田想要拼命赚取游戏币的想法,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比如,接下来泽田走到的格子,可以指定任何一个人回到终点,伊藤花200万游戏币让泽田不要选自己,泽田便换指定户根川回到原点,户根川虽然不满,但也不想花钱就只能咒骂着回到原点。

再往后还有一些共同参与的项目,其中一个名叫"花之格"的内容则是与前两天强制劳动中制作假花的内容相关。当时做多做少以及做什么颜色都没有限制,而如今他们需要将自己制作的假花按颜色填进指定的格子内,再根据填满后呈现的图案回答是一幅什么画。

最后做的颜色种类最多,且数量也足够的伊藤获得了这个项目的胜利,得到200万游戏币的奖励,也成为了目前为止游戏币金额最高的人。

走到这一步,可能每个人也意识到了,在最后一局,一个看似拼运气的游戏中,有毅力的考验,有财力的比拼,也有过往不经意的努力成为了自己的福报,在全部这些加持下,所有人都走到了赛点圈。

几乎4个人都曾走到过终点,只不过运气差一些还是反反复复折了回来。运气最后眷顾的是福田,最后掷出的点数刚刚好达到终点。

他获得200万日元的奖金,以及他所有的游戏币350万,可兑换成35万日元,最终合计获得235万日元。

当节目组问他想要拿这笔奖金做什么的时候,他回答说想要把债务还清,做回一个普通的社会人。

听到这个回答伊藤忽然哭了出来,比起输掉游戏,一句"认认真真生活"却刺痛了伊藤。

一周后,节目组再次来到福田家时,他穿上了一身西装准备去找工作。

回想参赛时遇到的所有人,福田觉得自己似乎是最废柴的一个。因为其他人虽然也有负债,但多多少少都有在工作。而他在家里蹲的三年里什么都没有做,是完全浪费掉的人生。

以上截图字幕来源@HARE

一场真人秀的初衷或许并没有那么高大上的教育意义,只是把繁杂的生活规则挑拣出重要的脉络再放大化,简单明了地摆在人们的面前。它甚至可能没曾想过要改变这些人的人生,而他们却因为这场游戏多多少少被撼动、被改变。

于是,模糊混沌的一切似乎瞬间清晰了起来,极端化的游戏规则何尝不是生活规则,那些关于坚持关于努力的道理,并没有变得多么了不起,只不过通过游戏的方式更直接地扎进每个人的心里。

200万日元的奖金其实并不多,为了争夺这一点奖金,人性也没有想象得那么经得起考验。但退一步讲,谁又真的想用这点钱去考验人性呢?负债参赛的每一个人又何尝不是自己把自己逼到没有选择的余地,才不得不直面在金钱面前人性退败的自己?

认认真真生活或许很难,但是拼尽全力努力过的自己,也许终有一天会收到生活回馈的那颗糖。

来源 东京新青年

编辑 宋芮彤

值班主编 史延志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