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美 08-02
林有有这种顶级绿茶最容易拿下的几种男人,快来避雷!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上次所长以林有有为例,为大家剖析了绿茶艺师们的奇技淫巧,分析了茶艺大师林有有是如何步步为营,稳扎稳打,拿下放炮小将许幻山的。

有姐妹说林有有这招也就对许放炮奏效,要是和陈屿对线,她咬一口陈屿的冰淇淋,陈屿当时就得急眼。

今天所长就继续为大家讲讲,什么样的男人容易上绿茶的套,着绿茶的道?

自我价值感低

《三十而已》中的许幻山,名义上是烟花公司大老板,实际上充当的只是个设计师的角色,公司的运转,业务的统筹,都是靠顾佳在打理。

顾佳的能力、见识、内涵都在许幻山之上,公司可以没有许幻山,但不能没有顾佳。

这一点,旁观者清的沈杰看的很透彻" 人家顾佳忙活了这么多,不就为了你那个家嘛。"

许幻山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他才会抱着顾佳说:" 我能有今天都是靠老婆你 "

也正因如此,在顾佳那,许幻山很难体会被崇拜、被欣赏、被仰慕的感觉。

顾佳也会鼓励他,肯定他,但你听听看,是不是像极了你小时候考试得了 100 分你妈夸 " 宝贝你真棒 " 的样子?

就连许幻山唯一拿的出手的烟花设计技术,在妻子顾佳周旋于太太圈就可唾手可得的大订单面前,也不值一提。

他作为男人的自我价值,在顾佳这得不到满足。

这时,林有有出现了,她年轻、文艺、天真,满目星星眼的诉说着肯定和崇拜。

" 你会设计烟花,你好厉害呀!"

她青春无敌,咧着嘴阳光灿烂的说他是她的巴斯光年。

这无疑是给他萎靡的精神打了一剂鸡血,许幻山的价值终于得到了肯定,他觉得自己终于像一个男人了。

在自我价值得到满足之后,许幻山的腰板也硬了,敢跟顾佳叫板了" 你训我就跟训儿子一样 "

同样的情景常见于中年男人身上,他们有房有车有高薪,或在公司是个中层领导,或在从事领域有一定造诣,可这些在同龄人当中横向比较,也不过是个普通人。

但在涉世不深的小姑娘眼中,就成了颇具魅力的大叔,在阅历、岁月、社会地位的包装下,他们摇身一变成了一杯醇香的佳酿。

《蜗居》里的宋思明为什么喜欢海藻,喜欢的死心塌地?甚至自己大难临头了,还要偷偷给海藻送去 500 万。

因为他骨子里太自卑,他能上大学,是因为他弟弟把读书的机会给了他;他能当市长秘书,是因为他娶了高干女儿姜淼淼,所以他自卑。

他在年轻时压抑欲望,用婚姻作筹码,换平步青云的坦途;中年时,有了点权势,就想拼命找补年轻时错过的爱情。

这种 " 补偿 " 和 " 炫耀 " 其实是一种被压抑太久的自尊和自恋的反扑。

海藻就是他反扑的祭品,这个刚刚毕业的姑娘,会因为吃到 " 两个球的雪糕 " 开心的手舞足蹈,当宋思明丢给她装着六万块现金的信封时,她整个人都呆傻掉。

这一刻,宋思明的自我价值感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与其说他喜欢海藻,不如说他在享受权力带给他的荣耀。荣耀压抑久了,不释放会得病。他在单位里,在自己家里,都不能太招摇,都要俯首帖耳。

他为了今天的才名艳影,已经低眉顺眼了几十年,这时你要他锦衣夜行,他哪里按捺的住呢?

自恋型人格

具有自恋型人格的男人也吃绿茶这套,原因很简单,他们来者不拒,一切主动扑上来的女人都是自己男性魅力的佐证,一股脑的都收入麾下。

四十高龄搞阳物运动的罗志祥就是个绝佳的案例,从 P 友、旗下艺人、公司同事、甚至到化妆师,只要是能接触到的,种猪小罗基本都染指了。

《三十而已》中的梁正贤走的也是一样的路数,我喜欢你,也喜欢她,那这样吧,你们两个一南一北,互不干涉好不好。

大哥,都 21 世纪了,你还搞什么东西宫两地娘娘呢?

他嘴上说自己是 " 不婚主义者 ",其实是个 " 伪不婚主义者 "。打着 " 不婚 " 的幌子,到处与女人发展感情、发生关系。

不婚,在他看来就是不用负责,随时可以开始,随时可以结束。

他们自恋、自大、狂妄,视女性如后宫,女人在他们眼中,是不带感情的数字、炫耀的谈资、闲聊的资本。

既然是资本,那当然是韩信带兵,多多益善,又哪里会计较什么绿茶不绿茶呢。

遭遇感情困境

遭遇感情困境的男人,往往会选择出轨来解决当前困境,这时,送上门的绿茶只要稍稍施展茶艺,就会赢得渣男的芳心。

最常见的感情困境,就是因感情关系时间过久导致的没有激情、过于平淡引发的无聊。

这在经济学上,叫做边际效用递减规律。

说白了就是,你第一次吃到爱人亲手做的饭菜,你会为其感动、欣喜,第二次吃到,欣喜的感觉没那么强烈了,第三次你已经习惯了她的付出,到后来,你开始挑剔哪一道盐放多了,哪一道火候又大了。

对方不会再为你的新发型惊喜,也不会觉得你早起迷茫的双眼性感。你胖了、瘦了、白了、黑了,所有的变化都被对方忽略,一切都显得稀松平常。

正是这种不被认可,不被关注的感情困境,让人们选择在伴侣之外的身上寻找幸福。

民国第一渣何书桓每当在依萍那碰壁的时候,就来找如萍回血。

最典型的一次是书桓偷看了依萍的日记,看到依萍是为了报复陆家才和他在一起,书桓十分气愤,不顾依萍的苦苦哀求,夺门而出。

和女朋友的矛盾尚未解决,书桓气的心急火燎,这时如萍出现了,适时的成为了书桓解决当下情感困境的稻草,情绪上头的书桓开始渣言渣语

" 你最好离我远点,要不然我不知道会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 "

" 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

这不正是如萍梦寐以求的吗?如萍甚至还没来的及施展茶艺,就被书桓不管三七二十一,抱头就亲。

而当日记风波解决之后,书桓又丢开了如萍,重新回到了依萍的怀抱。

那你当初叫如萍小甜甜的时候你想什么呢?

像何书桓这种,一遇到情感困境就从其他女人身上发泄情绪的男人,而当他们走出情感困境后,就会自然而然地重回轨道,留下如萍在原地懵逼。

道德感低

最后一种容易被茶艺师勾搭上手的男人,就是那些道德感低的男人,他们天生道德感薄弱,自控力极差茶艺师们稍稍倒茶,他们就开始夺过茶杯大快朵颐。

《回家的诱惑》中的洪世贤就是一个典型案例,他在有妻子的情况下,面对艾莉的勾引,他选择了顺水推舟。

很多被绿茶蛊惑的男人都喜欢给自己找借口,使出浑身解数把自己美化成一个暂时失控的无助男人。

" 是她勾引我的 "

" 我一时糊涂 "

" 我心里真的只有你 "

但洪世贤完全相反,他十分了解自己在干什么,从不试图给自己的出轨行为找台阶,因为道德感低,所以根本不把这些放在心上,反而显得率性。

渣男和茶艺师们还喜欢联起手来,把出轨和第三者的关系说成是所谓的爱情,仿佛自己是没有爱的婚姻的牺牲品,也是神圣而禁忌的婚外之爱的殉难者。

艾莉也不例外,状似撒娇地自我夸耀 " 你分明就是被我的爱吸引的 "

洪世贤却一本正经地回敬道:

这不是爱,是诱惑,是勾引。

面对这种天生道德感低的男人,茶艺师们在上位之后往往会面临新的困境,一旦有更高阶的茶艺师出现,渣男又会趋之若鹜的奔向其他女人的怀抱。

可以说,从偶有的失态,到恒定的出轨,男人对绿茶的鉴别能力和防御能力也是各有高低。

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想要拥有真正的爱情,可以运用技巧,但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要在明知对方有伴侣的情况下还强行横刀夺爱,这是基本的道德底线,也是人们对林有有等绿茶之流深恶痛绝的原因。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