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点电影 前天
他越火,这个圈子越悲哀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yule1.html

 

2020 年 1 月 17 日,德云社封箱。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这次封箱一封就是二百多天。

苦了一众演员和粉丝。

演员着急登台,是对舞台的喜爱,也有糊口的打算。

在岳云鹏的段子中,还打岔说德云社演员已经在老家开始摆摊了。

对于观众来说,理由就更简单不过。只是想要找回自己的快乐。

终于,9 月 12 号开箱票发售,票直接秒没。

不愧是他们德云社。

只是,在不能登台的日子里,他们也并没有闲着。郭德纲带着一众弟子参演了一出综艺——

《德云斗笑社》

01

" 家宴 "

光看这名字,就能领略其中一二。

" 德云 "、" 斗笑 "。

说相声的人比拼笑点,那还不是一件出手就稳的事情?

评分8.0

网友评价:

仅仅是郭德纲和徒弟聊天就很笑了。

事实确实如此,这是一档德云社粉丝必看节目。

郭德纲搭档于谦担任评委出席,于云鹏 " 随侍在侧 ",是助理。

又挑选了 9 位徒弟,比拼斗笑:

栾云平、烧饼、孟鹤堂、张鹤伦、张九龄、王九龙、周九良、尚九熙、秦霄贤。

是德云女孩的福利,但看完配置就知道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也是一场大笑。

真实印证了那句话:只看德云社的人聊天就已经足够好笑。

第一期家宴,完全就是笑点密集炸弹。

家宴选座环节,第一个进来的是秦霄贤。

进来以后不急着坐,要先数好。为啥这么谨慎?

德云社辈分等级森严,内部又有标准的排序。

在这次参演的演员中,按照 " 云鹤九霄 " 排序,霄字辈的秦霄贤是老幺。

一个个确认好后才敢下坐,结果小岳岳来后,他又如坐针毡。

偷摸数了一下,这桌子上好像没有自己的位置。当机立断,腾得站起。

栾云平让他坐,倒是颤颤巍巍坐下了,就是:

这凳子烫腚。

傻乎乎的秦霄贤是团宠也是团欺。

家宴吃面,都是魔鬼浇头,每人几碗还必须吃完。

至于怎么算吃完?得看师傅心意。

别人差不多就行了,对秦霄贤师傅格外宠爱:全部吃干净了啊!

师兄弟更是 " 疼 " 的真切。

选大褂,岳云鹏趁机发起了财,开始卖资源。

给别人一百,一千

到了秦霄贤这里,师兄弟说:" 要他一万,我们去吃个饭。"

刚好有钱的老秦又是傻子 ……

暗潮从一开始就在涌动,这注定不是一档普通搞笑节目。

毕竟,郭德纲从一开始就亮明了这是一哥竞选。

既然选拔,那注定有竞争。

这群人怎么争?

靠实力还是靠颜值?

别说看他们的个人配置上,这两个帮派都有。

究竟哪个才是最终的胜者,还无人知晓。

但内斗就已经开始了。

02

" 内斗 "

坦白讲,综艺节目叔很喜欢看相熟的人参加。

一来,嘉宾自己熟悉,就避免了熟悉过程中的尴尬和拘谨。

二来,因为太熟悉了,下手也是真的狠。

互相之间没得信任。

第一局相声比赛,每个人选出场顺序。

到最后,只剩下栾云平和孟鹤堂,张鹤伦和烧饼、王九龙两个组合。

栾云平站出来表示害,咱都是师兄弟,我们不争了,让你们先选。

在无选择的情况,烧饼组选了第二个出场。

栾云平队第一个出场出定了?

谁知道,他大手一挥就把自己圈在了第五位,还说的振振有词:

他要是从第五个先演,就是我们第一个出场好吧。

叔寻思,这话咋就透露着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 贱 " 呢?

在后台候场时,张鹤伦大褂突然走失,上演了一场真实勾心斗角。

张鹤伦大褂找不到了,怀疑烧饼藏起来的。

烧饼冤呐:我哪儿见过你的大褂?

张鹤伦队争论不休,起身寻找大褂。

看热闹的尚九熙队看着他们起身,突然觉得事情不对。

第一个出场的人走了,那我们不就是第一个了吗?

这是他们队为了躲避第一个出场的计谋,得追上去!

张鹤伦看着他要送给自己大褂,一脸怀疑:你把我大褂藏起来了?

第三组看着第二组跑出去也坐不住了 ……

套娃似的,都跑出去了。

目的就是不想让自己的相声热场子。

互相之间毫无信任可言,随时都可以为了猜忌互相厮杀。

然而,谁能想到这场别人眼中被策划的走失案,就是一场误会呢 ……

无人相信。

当徒弟互相厮杀,又碰巧遇上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师父们,那故事可就精彩了。

秦霄贤打保龄球选队友,每个队友都有编号,他最终没能打倒的球对应的成员,自动成为他的队友。

其余队友,落水。

第一局,就巧合的剩下了栾云平。

但,秦霄贤面对栾云平有点怂,想要和师父诉说一下心中的紧张。

郭德纲看这情况:再来一局吧。

看似和谐的开场,但一到通知时候就变味了:

栾云平,秦霄贤看不上你。

在师父不断的撺掇下,师兄弟多次入水。

秦霄贤被一顿胖揍。

师父表示:这都是你自己整的啊,我们拦都拦不住。

很难得的一档综艺中嘉宾能彻底放松做自己,没有被镜头影响。

张鹤伦一出场就奔着镜头走,还很 " 嚣张 " 的坐师父的位置。

坐的时候多嚣张,脱逃的时候就有多狼狈。

这么好笑的节目有剧本么?

肯定是有的。

在设定好的基本框架下,每个嘉宾会做出什么反应谁也不知。

就像没人知道相声演员的嘴巴里下一秒会抖出什么包袱一样。

03

训徒

节目好笑毋庸置疑。

这一点,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已经足够了。

但,德云社为什么要把一哥之选直接挑在明面上?

看起来这是德云社的一场综艺,内里核心其实是郭德纲的训徒。

从事前采访就能透露端倪。

秦霄贤背段子,郭德纲说好一个三级镇上播音员。

家宴上吃的黑暗浇头,全都是网络上对于德云弟子的差评。

第一期的考核主题是:" 我的热评 "。

对于恶评,不允许他们回避,还得以此为主题做考题。

考验的是弟子们的创作能力,已经应变能力。

第一次考核,郭德纲就玩了一场大的。

底下观众全部隐藏起来,只剩他和岳云鹏坐在台下。

台风能不能稳,演员应变能力究竟如何,都在这一出戏中看出端倪。

坐台下笑不出来的郭德纲,是对弟子能力最大的考验。

德云社这几年,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明明是最大的相声团体之一,但现在出名却不是相声作品。

逐渐演变成偶像化,从张云雷一票难求开始。

再到社中弟子打开知名度的方式大多是参演综艺。

" 综艺咖 "、" 小鲜肉 "…… 这些名词是不少,但在年轻演员中却少见和相声相关的标签。

大多数是靠颜值。

秦霄贤流量粉丝双丰收,但在节目中看他表演,着实能看出能力不足。

或许粉丝可以解释为是害怕台下的师父。

可当演员等上台,台下的师父也是观众,认真演就是了。

他垮掉了,原因也是没有足够的底气。

德云社年轻演员就是陷入了这样的怪圈。

出圈只能靠综艺,要火全是靠流量。

再也没有当初前辈们用扎实功底走天下时的硬气。

德云社的转变很难说,不是因为现在观众喜好转变造成的。

顺应时代潮流做出转变,是延长艺术生命的一种方式。

只是,当吸引了观众走进剧场以后,靠的是用实力留住更多的观众。

看似越来越多人走进了剧场,但其实相声也在这种模式下变得小众。

有时候甚至成为了一种饭圈狂欢,秦霄贤观众投票第一名时,郭德纲调侃:可见干咱们这行和艺术没多大关系。

这才是相声行业最大的悲哀。

这其中,好在郭德纲看得明白:这个行业的关键,还是得逗观众笑。

但,行业的发展,并未如郭德纲所愿,笑反而成了附属品,追星变成了这个行业的常态。

2016 年,一部日剧《火花》讲了一对漫才艺人的穷途末路。

如今,同样作为逗笑的传统表演形式之一,相声还一票难求,但未来它的传承,在扒叔看来,还真的,不乐观。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