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前天
为了让「交大」小姐姐删差评,这家花店的做法绝了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yule1.html

 

一起花店老板欺负上海交大学生的事件,在高校圈里传开了。

起因是,一位小姐姐在订花后发现质量不符,和花店老板理论时,被对方打了。

不仅如此,花店方为了迫使小姐姐删差评,不仅让人假冒闪送员潜入学校套取小姐姐的真实信息,还亲自混进小姐姐所在的学院闹事。

这家花店是如何进入封闭的学校的?态度又为何如此豪横?

这事还得从教师节的前一天说起。

(当事人上传的花店老板娘打人视频 )

9 月 9 日,一位上海交大小姐姐在学校旁的花店预定了两束花,计划第二天教师节送给老师。

然而,第二天收货时,商家不仅迟到了很久,最终送到的花也与预定时的样子完全不符。

这花不仅不如昨天的新鲜,特地加钱预定的百合花也没送来。

由于赶着送老师,小姐姐决定先送完花,再找商家理论。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9 月 10 日中午,小姐姐带着两束花的照片找商家协商。

两束花 500 多元,但小姐姐只想要回加购百合花的那 30 元。

花店老板娘的态度很差,一边和旁人聊天一边敷衍小姐姐,拒绝退钱。

老板娘认为,自己劳苦功高,教师节订单多,很辛苦,花材还不够。

“我教师节做了几百单!包了两千多束花,有人求着你来找我买吗?”

眼见协商破裂,小姐姐打算拍个店铺照片在大众点评上发差评。

这时,老板娘怒了,喊着“你拍吧,我不怕的,我在这里十几年了”,冲上前开始打人。

小姐姐的手机被打落摔坏,两人肢体冲突时,雨伞也被损坏。

民警赶到后,对打人一事作出了调解,让老板娘赔了小姐姐伞钱,双方不了了之。

据小姐姐介绍,这家店名叫“七彩花坊”,位于上海闵行永平路 115 号。

但在大众点评上,该店有多个账号,包括“先花店(闵行区店)”、“ huahua100 鲜花店(闵行交大店)”、“花佰堂(交大店)”。

小姐姐给花店打出了差评,并上传了打人视频。

网友见到花店的行为如此嚣张,纷纷跟评点赞。

然而,花店针对这条差评的行动开始了。

(当事人在大众点评对涉事花店发布的差评)

9 月 12 日早,小姐姐接到一个自称闪送的电话,表示有自己的包裹。

但对方只知道自己的姓氏和大概住址,言语中还在试图套取她的具体姓名和住址。

小姐姐心生警惕,因为对方掌握的信息和自己在花店留的信息一致。

如果真有人给自己寄快递,没道理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住哪里。

小姐姐加了“闪送员”微信,发现他的朋友圈有大量卖花信息,所谓给自己的包裹里头,也都是花店包装用的绸带。

小姐姐赶紧联系闪送客服核实此人身份,这才知道此人曾是闪送快递员,但已离职。

随后,她又发现这人的手机号,和大众点评上给花店刷好评的水军账号相同。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所以说,花店方竟然找人冒充闪送员混入学校,试图套取自己的真实信息?

万一自己没注意,和那个假冒的“闪送员”见面了,会发生什么?

小姐姐又气又怕,打电话警告花店方不要再来骚扰自己。

而对方还在不断试图邀请小姐姐线下协商,甚至还在电话里诱导她说出敲诈勒索他们的话。

“我知道他们在录音,并没有被抓住把柄。”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可这事还没完,花店方找到小姐姐的学院这来了。

9 月 14 日上午,小姐姐突然收到老师速去学院的消息,“花店的人过来了。”

小姐姐被吓到了,他们是怎么进来的?他们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更关键的是,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毕竟,当初花店女老板就敢当街打人,就算在交大校园,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小姐姐在学校保卫处老师的保护下,鼓起勇气来到现场。

果然,花店女老板一见到她就开始闹腾,甚至开始数落小姐姐的过错。

在学校老师几个小时的调停下,双方终于形成了协议:

1、商家老板及其亲属不再骚扰小姐姐。

2、商家赔偿小姐姐买花的钱。

3、小姐姐删除差评和相关视频,并且保证不再发表。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很明显,小姐姐已经作出了极大的妥协,几乎就是在放弃自身权益了。

要知道,在网络平台上给差评本就是消费者的权利,商家骚扰消费者本就是侵权。

一件错事,好像没资格要求正当的权利为之让步。

以“放过你”为条件要求消费者“删差评”,这种协议绝对谈不上平等。

即便如此,小姐姐还是认了,因为她想快点摆脱骚扰,让自己安宁地生活。

“为了平息这件事情,不再对我的学习造成困扰,我也就忍了,连道歉我都没有要求!”

但是,花店方突然后悔了。

他们说,光删差评不够,因为有人看到了,以后有人说了花店的坏话,小姐姐都要负责。

因此,他们要求,其他条件不变,但花钱不退了。

也就是说,花店一分钱不出,但小姐姐必须删差评。

这已经不是在交换条件了,而是花店对小姐姐的命令与要求。

小姐姐这才明白,原来对方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平等协商解决问题。

他们不过是想在学校闹腾来施压威胁自己,最终迫使自己删掉差评。

“在他们看来,我不仅造成了他们店铺无法估量的经济损失,还损害了老板娘的肖像权。”

“真是可笑!荒谬!离谱!”

谈判破裂了,小姐姐最终决定在网上曝光花店方的所作所为,惊醒周围的人。

对此,观察者网试图联系花店方核实情况,但截止到发稿时,对方未接听电话。

商家被曝光了,但疑问还在。

他们是怎么知道小姐姐的真实信息的?

小姐姐了解到,花店老板曾试图通过保卫处的熟人打听自己的消息,但遭到拒绝。

可小姐姐还是怀疑对方受到了某位老师的帮助,才获得了自己的信息。

毕竟,这位老板与许多学校老师熟识,而每位交大老师都能查询到学生的个人信息。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可他们又是怎么突破学校保安,进入到小姐姐所在的学院里的?

上海交大闵行校区的一位本科生向观察者网表示,目前学生进出学校需要通过 APP 报备,进出校时保安还会检查报备成功的短信。

除此之外,外卖骑手经过登记备案后,也能进出学校。

那么,花店老板是根据什么途径进来的?

对此,小姐姐所在学院发布通报称,花店老板是基于送货原因申请进入学校的,送完货后找上了小姐姐的学院。

也就是说,只要花店老板拿出送货的名义,总是能反复进入校园的。

(来源:公众号“交大密西根学院”)

这家花店老板到底何许人也?

天眼查信息显示,早在 2013 年,这位老板就在交大附近经营花店了。

同时,还有匿名网友表示,交大开学典礼毕业典礼等重大节日的花束,都是这家店在送,这家店的员工也可以直接进出学校。

而且,小姐姐也了解到,花店老板与交大许多老师熟识。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明明是交大师生的“老熟人”,又为何要作出如此嚣张的骚扰行为呢?

小姐姐说,已向警方报案处理此事,并提交了相关证据,相信警方会给她一个公道。

(来源:当事人知乎账号 @吃豆豆长肉肉)

说起“删差评”,不禁让人想到前段时间的狗不理包子王府井店。

9 月 8 日,博主 @谷岳 发布了自己在这家餐厅用餐的视频,表示这家店服务差、价格贵、东西不好吃。

这家餐厅回应称,对方发布不实信息侵犯了自己的名誉权,要求对方删除视频,立即道歉,甚至还选择报警“维权”。

一遇差评就责骂消费者,还不惜通过各种手段让差评“消失”。

“差评”还是消费者可以作出的选择吗?

最终,这家餐厅的做法引发众怒 —— 凭什么不好吃不让说?凭什么差评就是虚假信息?

9 月 15 日,狗不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做出声明,向公众道歉并解除与王府井店加盟方合作。

如果一个商家不去解决差评,反而去解决提出差评的人。

事实证明,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没人会接受豪横的商家。

因此,那家背靠狗不理集团的加盟店倒下了。

那么,这家花店呢?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