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壳网 09-17
吃甜这件事,代糖是智商税吗?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编者按:

每天摄入 100g 白砂糖和每天不戴口罩 ,哪个死亡风险大?

每天喝含糖饮料的人,和每天喝代糖饮料,哪个患病风险大?

带着疑问,我们来聊聊这个夏天最火爆的 " 糖 "

  1、糖尿病和醉驾,哪个致死风险更高?

醉驾听起来对生命威胁很大;而糖尿病作为慢性病,很多人觉得对生命的威胁远不如醉驾,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我国一直是糖的消费大国,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的《2002~2012 中国居民含添加糖食物摄入状况及变化分析》表明,10 年间中国居民含糖食物消费率上升了 31.9% [ 1 ] 。当下各种花式奶茶甜品盛行,不得不让人警惕其中的含糖量。

世界卫生组织(WHO)在 2015 年制定的《成人和儿童糖摄入量指南》中建议,成人和儿童游离糖摄入量应减至摄入总能量的 5%(约 25g) [ 2 ] 。

5% 有多容易被打破?喝一杯奶茶今日份糖摄入量就爆表了。

奶茶平均含糖量 | 《中国质量万里行》2020 年 1 月刊

糖和肥胖的关系众所周知,据 WHO 统计,2016 年世界上约有 19 亿人口被列入超重行列,其中约 6.5 亿人被临床诊断为肥胖 [ 3 ] 。而全世界 60% 的糖尿病人口生活在亚洲。

2016 年世界肥胖人口 | 图表:果壳

体重超标随之而来的是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等慢性病。有数据表明,全球范围内,成人平均每天饮用含糖饮料 0.58 份;每年导致 184000 人死亡,其中 133000 人死于糖尿病(72.3%),45000 人死于心血管疾病(24.2%),6450 人死于癌症(3.5%) [ 4 ] 。

含糖饮料每年导致死亡人数比例 | 图表:果壳

2、全球步入减糖社会,寻求健康甜   

糖对人类的影响,除了健康本身,还有经济社会结构 的 " 健康 "。

早在 1910 年,可口可乐已成为 " 世界上最大的食糖工业消费者 "。到了 2010 年,按照可口可乐公司当年发布的销售报告进行换算的话,美国普通人每年要喝大概 266 罐可乐 [ 5 ] 。今天,世界上依然不乏鼓吹含糖饮料可以让人更 " 快乐 " 的商业广告。

今年 3 月,《循环研究》(Circulation research)刊载一篇美国征收含糖饮料税对健康和经济影响的研究文章,文中写道:有证据表明,高糖消耗会增加患冠心病的风险。含糖饮料(SSBs)目前依然是美国饮食中添加糖的最大来源。迄今为止,美国几个司法管辖区已对 SSBs 征收消费税 [ 6 ] 。

新加坡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禁止高糖饮料广告的国家,这是新加坡 " 向糖尿病宣战 " 的最新举措。禁令将覆盖包括印刷、广播和网络在内的所有媒体平台。我国也推出了" 三减三健 "的健康生活方式。

" 三减 " 即减盐、减油、减糖," 三健 " 即健康口腔、健康体重、健康骨骼。

不管是从人类健康还是社会经济发展,糖都在影响着我们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2015 年至 2020 年期间,全球所有地区推出的软饮品类的蔗糖含量都有明显的下降。

数据来源:Euromonitor Intermational

为了健康,人类是否要放弃甜味?

不要悲观,科技的进步正在试图解决口味与健康的问题。

3、代糖,真的健康吗?

人类为了健康,逐渐放弃蔗糖而转向代糖的怀抱。

这些零卡路里或者低卡路里的代糖,基本不参与身体代谢,主要通过和味蕾的甜味受体结合,并将信号传输给大脑,产生甜的味觉

代糖出现时间 | 图表:果壳

以上是食品包装配料表中特别常见的代糖成分,在有甜味甚至没有很甜的食品中都或多或少的添加。为了方便大家 get 到糖和代糖的差异,我们可以从以下角度来更清楚地了解这些糖的产出、以及在人体的代谢方式。

部分糖和代糖的来源及代谢方式 | 图表:果壳

普通糖的卡路里都很高,而且身体是会消化吸收的,摄入过量会增加身体负担。从欧睿(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近年数据显示,在包括中国、日本、美国、德国、法国、英国在内的主要国家,高倍甜味剂成交量从 2015 年到 2020 年 8 月份增速迅猛。

显然,0 卡路里的代糖受到了热烈欢迎。

等等,代糖就可以完全放心食用了吗?

不得不提到关于代糖的一些" 世纪争论 "

各种代糖的争议点 | 图表:果壳

上面提到的很多研究,都是研究者们在实验室条件下得出的结论,导致普通人对人工代糖敬而远之。

但其实,代糖致癌、致盲的推测并没有在人体实验中被证实,在现实生活中对人体的影响仍有待更深入的研究。

代糖是国家规定,允许在食品饮料中使用的安全添加剂,根据用量规范使用,是相对安全的。

相比蔗糖带来明确的肥胖、心脑血管等慢性疾病,代糖仍然是更明智的选择。

4、新生代群体,偏好健康选择

《麦肯锡:2020 中国消费者调查报告》中提到,大城市中 60% 的年轻消费者会经常查看包装食品的成分表;55% 的受访者表示 " 健康和天然原料 " 是其购买动因," 无糖 "、" 有机 " 也成为其关注的点。

无糖饮料无疑是今年夏天的 C 位,但其使用的代糖成分也被推上风口浪尖。其实,日本、美国和西欧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很早就开始了代糖的研究和应用。

1963 年,第一批推出代糖饮料的大公司分别是皇冠可乐公司、Canada Dry 公司和 Dad's Root Beer 公司。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紧随其后。

而我国起步较晚,但近两年随着新生代消费崛起,代糖的市场增长空间突飞猛进。2018 年的数据显示,中国消费市场份额接近 23.57%,是全球最大的代糖消费市场,而且有市场调研发现,代糖也是消费新生群体的甜味代表。

市面上主流的无糖饮料代糖成分对比 | 表格:果壳

各种代糖达到 1kg 蔗糖标准甜度所需要的的费用 | 图表:果壳

可以清晰地看到,各种代糖达到相同甜度所需的成本大不相同,目前看糖醇类是成本最高的代糖。曾经有一个笑谈,饮料最值钱的不是内容物而是瓶子本身。

不过,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发现,单位甜度成本最高的赤藓糖醇,在欧睿(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成交数据竟逐年飙升。可见,赤藓糖醇虽然成本高,但需求仍然旺盛。

赤藓糖醇在国内这两年突然被提起,这种小分子物质很容易通过被动扩散被小肠吸收,大部分进入血液循环,并不能被机体内的酶系统消化降解,只能通过肾脏从血液中滤去,摄入机体的赤藓糖醇有 90% 会随尿液排出体外 [ 7 ] 。

90% 赤藓糖醇在摄入后会随尿排出 | 图片:参考资料 [ 8 ]

而在日本,赤藓糖醇早已广泛应用于各种食品和零食增甜。由于低卡低糖,所以也适合糖尿病人作为代糖类食用 [ 8 ] 。

糖的前世今生已经被现代科学摸了个遍,综合来看,任何一种糖都不是 100% 健康安全的。

虽然今天我们已经有了各种代糖可以选择,但是并不鼓励大家过量饮用代糖饮料。

如果你之前每天喝 2 瓶含糖饮料,那么从现在开始每天喝代糖饮料,这个转变无疑是更健康的。

如果你之前并没有喝饮料的习惯,那么不要因为代糖无热量而去刻意饮用,相对来说,白开水对你更健康。

蔗糖摄入过量的危害已经被科学证实,如果戒不掉糖,那么代糖将是更明智的选择。

参考文献

[ 1 ] 刘素 , 于冬梅 , 郭齐雅 , 王寻 , 许晓丽 , 贾凤梅 , ... & 赵丽云 . ( 2016 ) . 2002 — 2012 年中国居民含添加糖食物摄入状况及变化分析 . 卫生研究 , 45 ( 3 ) , 398-401.

[ 2 ] 张卫 . ( 2015 ) .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最新糖摄入指南 建议限制游离糖的摄入 . 中国食品 , ( 08 ) .

[ 3 ] https://www.who.int/news-room/fact-sheets/detail/obesity-and-overweight

[ 4 ] Singh, G. M., Micha, R., Khatibzadeh, S., Lim, S., Ezzati, M., & Mozaffarian, D. ( 2015 ) . Estimated global, regional, and national disease burdens related to sugar-sweetened beverage consumption in 2010. Circulation, 132 ( 8 ) , 639-666.

[ 5 ] http://www.thecoca-colacompany.com/ourcompany/ar/pdf/2009-per-capita-consumption.pdf

[ 6 ] Bu, D. D., Yi, S. S., Eom, H., Russo, R., Bellows, B., Zhang, Y., ... & Li, Y. ( 2020 ) . Abstract MP30: The Health and Economic Impact of a Sugar Sweetened Beverage Tax in New York City: A Modeling Study. Circulation, 141 ( Suppl_1 ) , AMP30-AMP30.

[ 7 ] Bornet, F. R. J., Blayo, A., Dauchy, F., & Slama, G. ( 1996 ) . Gastrointestinal response and plasma and urine determinations in human subjects given erythritol. Regulatory toxicology and pharmacology, 24 ( 2 ) , S296-S302.

[ 8 ] 髙谷 , & 正敏 . ( 2013 ) . Erythritol. オレオサイエンス, 13, 423-428.

果壳商业科技传播部出品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如有需要请联系 sns@guokr.com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