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科学家 09-17
王雯:蹂躏完一代代实验动物,我意识到这是一门找茬的科学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 我是科学家 · 演讲预告

105 个

9 月 20 日," 我是科学家 " 将举办第 26 期活动

" ‘烦恼’的环境 er"

本期演讲嘉宾

王雯

天津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安全工程学院副教授

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

《蹂躏完一代代实验动物,我意识到这是一门找茬的科学》

王雯采访视频:

在天津理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安全工程学院环境毒理学家王雯眼里,环境毒理学是一门致力于 " 找茬 " 的学科。

比如说 " 非常经典的例子就是《寂静的春天》这本书,它讲的是 DDT 这种农药,导致春天里的鸟都不唱歌了。其实 DDT 毒性并不大,但是当时人完全没想过,DDT 一旦进入生物体,就会滞留其中。而当一个动物吃掉含有 DDT 的动物时,毒性就可以从一个生命迁移到另一个生命,通过在生态圈中一层一层积累,最后造成很深远的影响。" 在这本书出版的时期,人类也逐渐意识到工业发展对环境的影响。

1955 年,防虫项目使用 DDT | Wikimedia Commons,Forest Health Protection / Public domain

这种亲手放出去的化合物在外面为非作歹的事做的多了以后,人类开始有意识地对新研发的工业产品,进行大规模实验、测试其各方面毒性。比如纳米材料,全球各个环境毒理学研究小组测试了纳米铜、纳米铁、纳米氧化锌等一系列纳米材料。王雯一度也在研究纳米材料的生态毒性。" 很多材料被做到纳米尺度后,会呈现出一些奇特的效应,所以纳米材料非常受人关注。但是反过来想,这些小尺度下的奇异效应,也可能意味着对生物产生毒性。"

不过,王雯主要研究的纳米二氧化钛,没有显示出明显的毒性。用王雯自己的话来说:找茬失败。

虽然对环境毒理学家来说,没发现毒性,从事业角度不是一个好结果,但是在王雯看来,这起码证明了这个产品的安全。" 很多时候,高科技产品也好,新产品也好,大家用得很开心。其实是有人在背后默默地评估,到底够不够安全,怎么使用才安全。"

" 作为生态环境毒理学家,我们要不断去质疑:人类活动中产生出来的各种物质有没有毒性。" 王雯介绍," 我们这个研究领域,有一个专有名词叫新型污染物,就是说有一些物质,不一定是新发明出来的,但是它的毒性可能是新被注意到的,这种东西就叫新型污染物。"

比如,近几年颇受关注的微塑料颗粒就是新型污染物。" 我们其实知道塑料污染很多年了,但并没有意识到它在环境中,会以一种非常微小的粒径、非常大的量存在。后来做环境监测的人发现,海洋中存在大量微塑料,所以我们现在在研究,这种污染物到底有什么毒性。"

海洋中的微塑料颗粒 | 图虫创意

" 科学非常美的地方在于:你的预想跟现实中的结果,在某一点恰好对上了。" 在王雯眼里,那是最妙的时刻," 但是,科学家最重要的一个精神就是求真。尤其是我们做环境毒理学实验,经常做不出来预想的结果,当你得不到预想的结果时,求真就是要根据切实得到的东西去分析:它为什么会是这样,应该如何解决?"

在王雯看来,这个过程和生活有异曲同工之妙。" 生活中也是一样,总会出现意想不到,你也不能指望生活永远按照你这条路去走。走到哪里,你只能在这个基础上,想办法尽量求得真相。"

9 月 20 日,欢迎来天津滨海演艺中心实验剧场,听王雯老师讲讲污染物和生物毒性的故事。

监制:吴欧

策划 / 编辑:麦芽杨

撰稿:范可鑫

排版:凝音

2020 年 9 月 20 日 14:00-16:00

天津 ·  滨海演艺中心实验剧场

扫描下方二维码立刻报名

(报名 9 月 19 日截止)  

报名成功者将在 9 月 19 日前收到短信通知

名额紧俏,请珍惜到场机会哦 ~

建议成人及 12 岁以上青少年参与

精彩直播同步上线

请关注 " 我是科学家 " 在

一直播、网易、腾讯、哔哩哔哩官方主页

我是科学家

一直播

网易

腾讯

b 站

交通贴士

地址

天津市滨海新区旭升路 347 号天津滨海文化中心 A 座二层滨海演艺中心实验剧场

地铁

地铁 9 号线,市民广场站

公交

滨海文化中心西门站:106 路、112 路、132 路

导航定位:天津滨海演艺中心实验剧场

欢迎个人转发到朋友圈

点击 " 阅读原文 " 立刻报名

相关标签

科学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