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叔电影 10-26
9.4,他看到了世界末日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乌克兰车诺比。

已沦为一片废墟残垣。

核电站的一场爆炸事件,使得这座城市在 48 小时内骤变空城。

一位老人对着满地的废墟瓦片,陷入沉思。

生命的悲剧,依旧在全球各地发生。

94 岁高龄的他,依然以一己之力高声呐喊,试图唤醒人类的无知——

这位老人,便是大卫 · 爱丁堡。

看过《蓝色星球》《冰冻星球》《地球脉动》想必对他并不陌生。

他是 BBC 的灵魂人物," 世界自然纪录片之父 "。

节目开播,便稳登 9.4 宝座。

《地球上的一段生命旅程》除了回顾大卫 · 爱丁堡在过去的几十年间经历的各种自然困境,最重要的是呼吁人类停止对自然的再度破坏。

观众也预测,这可能是老人退休前的最后一部著作。

大卫 · 爱丁堡将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这颗蓝色星球。

地球上的山川河流、沟壑丘陵,几乎都有他走过的脚印。

即便是环境恶劣的极地,他也造访过数次,能熟练地和企鹅海豹互动,跟北极熊贴身卧躺在雪地上。

94 岁,本该是退休安享晚年的年纪。

但人类、自然界所处的危险境地,使得这位老人不得不站出来,为自然万物发声。

他的一生接触过成千上万种生物,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发现:

一些动物变得越来越难找,甚至——

濒临灭绝。

1978 年,在拍摄山地黑猩猩时,它们的数量仅剩 300 只,生活在中非的偏远丛林。

大卫 · 爱丁堡发现,本是隐秘生活在丛林之中的黑猩猩,竟然不怕人。

甚至毫无戒备地躺在他身上,嬉戏玩闹。

看似十分有爱的画面,背后却是令人心酸的现实。

人类时常在它们身边周旋,寻找捕杀的良机。

因而人类的出现对它们而言,并不陌生。

甚至可以说——

习惯于猎杀。

我当初能离它们那么近

只是因为它们已经习惯人类

随着黑猩猩数量的不断减少,幼儿黑猩猩更是奇货可居。

为了捕捉一只幼儿猩猩,盗猎者不惜杀戮十几只成年猩猩。

再以高价贩卖给收购者,只因幼儿猩猩的价格更高。

这也揭开了一个残酷的事实:

一旦有物种被我们盯上,它在地球上就无处可躲。

随着时间更替,陆地的物种已经满足不了人类,便开始将毒手伸向海洋。

鲸鱼,便是最大的目标。

早在上世纪 70 年代,工业捕鲸船就开始大量猎杀鲸鱼。

尤其是珍稀的蓝鲸,更是猎杀者眼中的香饽饽。

在当时蓝鲸已仅存几千只,如今更是难以寻觅它的踪迹。

鲸鱼身上带来极高的经济价值,也使人类加快了猎杀的速度。

本是碧蓝的汪洋,因人类而布满了猩红。

鲸鱼被猎枪击杀,在水里做最后的挣扎。

但依旧被绳索牢牢套住,拖上渔船,最后成为货架上被贩卖的商品。

日渐减少的鲸鱼满足不了人们的日常追捕。

各种大型鱼类也接连被捕杀,大批量地处理再贴上商标流入市场。

死不瞑目地盯着人类。

刚开始,捕猎者满载而归,享受着自然资源带来的暴利。

可短短不到几年的时间,世界各地的渔获开始枯竭。

甚至发展到最后,得由各国开始资助船队维持产业的程度。

随着大型鱼类跟其他海洋捕食生物的大幅度减少,海洋的养分循环也遇到了瓶颈。

捕食生物会帮助保持海洋水域中富含阳光的养分,再由浮游生物不断回收养分,进而达到养分的循环。

显然,人类的介入已破坏了这个循环规律。

《蓝色星球》剧组在 1998 年录制节目时,发现了一个鲜为人知的现象:

珊瑚白化。

看这洁白的珊瑚,或许你会觉得:还挺漂亮?

但知道背后的真相后,才发现这是死亡的哀嚎。

珊瑚白化是其自身排出的海藻造成的,当它完全白化时已经跟骸骨没什么区别了。

最终的结局是被海藻闷死。

曾经蕴含生机的礁域,变成一片宛如坟墓的荒地。

造成珊瑚白化的直接原因,是海域水温上升。

是人类的罪行之一。

过度燃烧化石燃料、植被稀疏都是造成全球温度上升的主要原因。

自然界本身就是硕大的生态链,一环崩盘便牵扯下一环。

海洋生物接连遭殃,陆生植物也无一幸免。

婆罗洲雨林也正经历着这一切。

雨林栖地以超高的植被覆盖率维持着水氧平衡,更是有着 " 地球之肺 " 的称号。

雨林的覆盖面积广,进而衍生了物种的多样性。

陆地上有一半的物种在此生存,雨林的存在显得更为珍贵。

新奇的物种,颜色艳丽的生物,都栖息于这片雨林之中。

这里生存着数百万种生物,但大多数量稀少,均在此扮演着独一无二的角色。

但这片静谧却被施工的机械声打破,周遭的一切也渐渐发生改变。

再一次,因为人类的索取。

电锯声划过树干的声音,格外的刺耳。

锯下,推倒。

如此简单的动作便能打破这片雨林维持许久的平衡。

本是种类多样的森林,均被人类替换成了单一的油棕树林。

相比原来的充满生机的雨林,整齐有序的油棕林格外死气沉沉。

只能看到树林之间零散的小鸟,昔日里新奇多样的物种已经荡然无存。

他们仅有的栖息之地均被一一替换为油棕林。

那跨越这片区域?

人们压根没给这些动物留后路。

油棕林几百里开外,依旧是鳞次栉比的油棕林。

油棕林是世界上产油量最高的油料植物,为了增加产油量人类便开始大面积的种植。

将现有的资源砍伐售卖,在进行二次种植高产量的油料植物。

这如意算盘打的够精。

雨林惨遭毁灭,最大的受害者便是濒临灭绝的红毛猩猩。

红毛猩猩妈妈花费十年的时间养育下一代,繁殖速度远远不及人类的开发速度。

到最后,你只能在剩下零星的树杈上,看到仅存的红毛猩猩。

它们只能依靠在光秃的树杈上,昔日可以供它们攀爬生存的家园已荡然无存。

人类已经将生命逼到绝境。

甚至从没考虑过,这其中的生命,也包括人类自己。

大卫 · 爱丁堡根据调研的数据,对未来做了一个大胆的预测。

2030 年,亚马逊雨林的过渡砍伐,严重到它无法制造水汽,自动焚烧并退化为干枯的平原。

2040 年,北方冻土解冻后释放出甲醛,急遽加快气候变迁的速度。

2100 年,地球气温上升 4 摄氏度,海狮只能存活在泥潭当中,而地球的大多地区已经不适合人类居住生存了。

物种一个接一个消失,数千万人流离失散,最后灭绝的 ……

就是人类自己。

我们总沉浸于眼前高楼大厦的 " 安全感 "。

却从未看清背后是自己设下的重重危机。

这看似天方夜谭的预测,随时都可能成为现实。

这也是大卫 · 爱丁堡为什么顶着 94 岁的高龄依旧坚持着要唤醒——

人类的愚昧。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询问:

您大可安心退休,为什么还坚持向我们说明人类目前所处的环境?

我们拖得越久,却越难弥补那些过失。

从某方面来说,我希望自己不用这么辛苦

若我看到问题却决定忽视它 …

我肯定会觉得非常内疚

在 19 年世界经济论坛上,大卫 · 爱丁堡播放了一个视频。

成千上万只海象无处可去,要回归海里觅食,唯有踏过挤得水泄不通的海象身躯。

而被压在底下的海象可能会被踩死、或者窒息而亡。

稍不留神,就从悬崖上坠落。

通过影像呈现出来的残酷现实,更直击人心。

场下观众的眼神都隐含着不忍、怜悯。

怜悯的不单是动物本身,更是人类自己。

打破平衡的是我们,面临着残酷后果的也是我们。

在这颗蓝色星球上,所有的生物都是共存的。

生态链层层嵌套,平衡一旦打破便宛如推翻了多米诺骨牌。

但人类的及时觉醒,还是可以挽救眼前的残局。

时间更替到 30 年后。

大卫 · 爱丁堡再次回到曾是废墟空城的车诺比。

经过几十年的自然修复,空楼之外已是一片绿意盎然,甚至成为珍稀动物的家园。

看起来,仿佛无论我们犯下多大的错,自然界都会包容着一切。

但人类凭什么一直索取和破坏?

是,地球的伤痛会逐渐自愈。

生命又会再次从绝境中诞生。

森林能取代废墟,成为动物的天堂。

大自然总有办法顽强地存活下去。

但在未来这片新世界的土地上,还有会有人类的身影吗?

苦苦呼吁着大家拯救地球的大卫 · 爱丁堡。

其实是在劝人类自救啊。

编辑:卡西莫多的新世界

别再拿愚昧当 " 聪慧 "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