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叔电影 10-27
随便跟路人组cp?也就他敢这么拍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日本福冈。

一场 " 三人行 " 在此展开:

街上的行人熙熙攘攘,两位大叔和一个小女生漫无目的地在路边小巷穿梭着。

这一趟,只为追寻 28 年前未得到的那个答案。

他们开始踏上回忆的旅程——

福冈

《福冈》是张律继《重庆》、《庆州》、《里里》、《图们江》之后,第五部以地名命名的电影长片。

网友戏称:这是中国导演拍了部韩国片,却取了个日本名。

常有人抱怨张律的影片难懂。

他总爱打破常规的时间线,故事情节全被揉碎再重组。

同样难懂的还有角色。

每个人物看似漫无目的,像在寻找着什么。

看过《春梦》的朋友,会在《福冈》找到熟悉的味道。

电影中,演员均使用本名,又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扮演着自己的另一面。

故事开始于一家韩国旧书店。

女孩素丹穿着校服,窝在阴暗角落,手里时常捧着《金瓶梅》,与青葱的她格外不搭。

她是书店的常客,却从未在这买过书。

店长是爱好看黄片的宰文大叔,店里生意惨淡,日子过得很颓废。

一天,素丹突然向大叔提议一起去日本。

大叔虽然骂骂咧咧喊她疯子,还说自己没钱旅行。

可镜头一转,俩人便出现在福冈街道上。

剧情的走向,也开始变得无厘头。

俩人在街头瞎游荡,最后鬼使神差进入一家小酒馆。

酒馆的老板海骁,在这里经营了十年。

老板最初以为他俩是父女,后来从素丹口中得知两人只是邻居关系。

随即对宰文破口大骂:一把年纪还对小姑娘下手。

真是的,你这是造什么孽啊

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岁数了,混蛋

显然是误会了他俩的关系。

素丹也从大叔们口中老掉牙的爱情故事,得知他们是旧相识 …… 还是情敌。

也引出了影片重要的时间线——

28 年前。

宰文跟海骁大学时均是戏剧社成员,俩人本是关系要好的同门师兄弟。

然而女孩顺依的出现,打破了眼前的平衡,三人之间的关系陷入死局。

俩人都爱上了顺依,更狗血的是,顺依也同时爱上他们两个。

对她来说,认为不必进行选择,甚至能接受同时跟两人在一起。

但他们一定要她选择一个。

顺依最后选择的是——

消失。

两人都不甘心,依旧追寻着顺依的步伐。

宰文来到学校正对面的书店工作,只因这是顺依常来的地方。

而海骁更是直接来到顺依的祖籍,福冈,经营着这个小酒馆。

两个男人都为了追寻爱的人踪迹,扎根在她可能出现的地方,一呆就是 28 年。

28 年后,俩人重逢。

但谁也没见到自己挚爱的女人。

两位中年大叔见面后没有吵架斗嘴,总是互开黄腔,幼稚得仿佛还是当年那两个小伙子。

素丹的出现,也宛如年轻的顺依再现。

她自然地挽着两位大叔的手。

与他们喝酒、聊天、一起生活,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一天夜里,停电了。

三人在小酒馆喝着酒。

借着蜡烛的微光,微醺的状态。

烛光朦胧与黑暗交织在一起,像极了一个小剧场。

素丹突然提议,我们演一出戏如何?

我来扮演顺依好了

内容是我们三个人的爱情故事

大叔们虽然嘴上拒绝,还吐槽这是给精神病患者的戏剧治疗法。

下一秒,却一本正经的争论起一周 7 天一人一半,多出来的一天要归谁?

素丹提的这个剧情,其实是深扎在他们心里 28 年的一根刺。

他们也想得到个结果。

最后甚至像小孩儿一样用石头剪刀布决定胜负。

突然,通电了。

灯光照亮眼前的黑暗,三人一下从梦中惊醒,仿佛在提醒着他们上一秒正做着什么幼稚的事。

三人对着蜡烛的火苗不断吹气,却怎么也吹不灭。

当他们放弃后,蜡烛却忽然自动熄灭。

无论灯光还是蜡烛,都像记忆里想追寻的那个答案,充满了不确定性。

同《庆州》《图们江》一样,导演选址福冈拍摄也是富有含义。

福冈距离最近的特大都市并非日本国内城市,而是韩国首尔。

同时福冈到上海的距离也与到东京距离相当,因此福冈自古便是东亚文化流入日本的窗口。

这座城市蕴含着许多中日韩的交汇融合。

剧中出现很多次的博多港塔,也似是成了他们追寻回忆的灯盏。

塔的所在之处正是博多港港口,是以前中日韩的外贸港口,算是文化交织融合的标志。

而素丹偶然在公园石椅上遇到的中国女子,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却都能听懂对方的语言。

你能听懂中文?

奇怪了,我也能听懂韩语

中国女子拿在手上的书正好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刺杀骑士团长》。

而素丹却是随身携带一本汉语版的《金瓶梅》。

这种联系,也打破了异国之间文化的壁垒。

就连最后的两位大叔也在纳闷,他们居然也听懂了中文。

这也是张律电影想要传达的——

融合。

正如他自己所说:导演的生活经历,是能在电影中找到蛛丝马迹的。

张律是朝鲜人,在韩国教书长达 7 年,又在福冈来往了 10 年。

换个角度说,他自己就是异国文化的传播者,再通过作品将这种文化融合带向世界。

将文化融合在电影中呈现,源于他自己本身就处在不同文化的交织之中。

不止文化的共融,也有情感的共通。

这是张律电影的特色,也正是大家说难懂的原因——

不把话说清楚,让你自己意会。

他呈现的故事脉络介于虚实之中,常常会让人分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存在。

比如海骁带他们来到在福冈年份最老的旧书店。

遇到一个年轻女孩山本由贵。

海骁询问怎么没见之前那位老人?女孩告知,那是她爷爷,2 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可海骁明明前几天才见过他。

这种诡异的情节,在张律的镜头下却格外清新,仿佛只是在怀念已故的亲人。

而女孩看到素丹却像遇见老熟人一般。

- 我们又见面了

- 你认识我吗?

- 你上次落在这里的玩偶,我还留着呢

但这确实是素丹第一次来到日本,也是第一次走进这家店。

很快,他们也迎来了第二次相遇。

在一家拉面店,山本由贵依旧是同那天在旧书店一样的装扮。

素丹这时做了一个举动,似是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提供了点现实条件。

随着手机镜头的拉近,与山本由贵就这么四目相对。

四人最后竟玩起了找博多港塔的游戏,分成两组比赛。

大叔一组,女孩一组。

他们穿梭在大街小巷,来福冈这么些天,第一次目的地这么明确。

两个女孩率先找到,相识一笑,然后很自然的互相亲吻。

是为了庆祝赢得游戏的胜利,还是压抑不住内心涌动的情愫?

素丹的存在一直是个似真非真的人物角色,总做着各种无厘头的事。

被大叔们称为疯子、鬼魂,飘忽不定,但她却很有自己的节奏。

纵使被旁人视为 " 怪胎 ",也坚持活出真实的自己。

这放到现实生活中也同样成立,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节奏。

外人觉得奇怪、格格不入也好,这也是我们周围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份真实恰恰就是生活中最难能可贵的一部分。

再说回 28 年前的时间线,曾经非要寻得的结果已经折磨他们太久。

无论感情还是生活都被摧毁得不像样,也是时候该做个了断。

宰文在街上走到一半,突然停下来对海骁说:

- 我决定放下了

- 放下什么?

- 放下一切念想

- 像那个疯姑娘说的那样,不再紧张的活着

这一趟的福冈之旅,让他想明白了很多事。

或许应该说是素丹的出现,又在冥冥之中带他来到福冈与曾经的好友相见。

这么多年自己放不下的,无非是心中的执念罢了。

决定和内心的自己和解。

既是与过去做个了断,也是一种解脱。

正是因为他总对过去抱有念想,才变得越来越不甘。

总是做着无谓的等待。

而学会与内心的自己和解也是一种释然。

也不会再对没有结果的过去存留念想。

在电影的最后一幕,素丹跟宰文、海骁爬到博多港塔顶上。

素丹问了大叔一句:

你书店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来着?

拨通了电话。

但画面一转,首尔旧书店响起的电话铃声。

而真正在书店的人,是海骁。

这个结局也在预示着,这一切似乎都是一场梦。

这一趟福冈之行,也可以说是梦境的延伸。

所到之处也是记忆里深刻的节点。

无法释怀的过去也在清醒时得到了答案。

从梦境中清醒,既是过去的终点,也是新生活的起点。

编辑:卡西莫多的新世界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