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晚报 10-26
深晚荐读|国际疫情冲击下的海外留学面面观之一:在国内高校借读,感觉像“上班族”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2020 年还未正式进入冬天,对于今年计划出国的留学生来说,留学季的 " 寒冬 " 却早已体验。年初在全球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以及随之而来的各国疫情管控政策,让留学生们迎来了史上最难留学季。

不容乐观的海外疫情防控形势,以及各国先后出台的出入境管理政策,将无数已拿到录取通知的 " 准留学生 " 们拒之门外,但仍有部分 " 幸运儿 " 可选择在国外大学国内分校或与国内有合作交换项目的高校暂时就读。滞留在国内的留学生们何时返回本校?在国内高校的转读体验如何?目前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近日,深晚记者走访了部分滞留在国内高校的留学生,还原他们真实的生活、学习状态。

" 感觉自己像个上班族 "

" 我女儿今年 1 月就收到了纽约大学本科的录取通知,当时全家都很高兴,还计划出去旅游庆祝一下。" 龙文的母亲马女士说。龙文是深圳的一名应届高中毕业生,今年被纽约大学应用心理学专业录取,原本今年 9 月她就会在美国正式开启她的留学生涯。

" 当时国外只有零星的病例。" 马女士回忆说,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的疫情防控形势急转直下。今年 7 月底,龙文收到了一封来自纽约大学的邮件,告知她新学期报到的地点由纽约大学本部,改为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的上海纽约大学。

对比起许多因无法出境而被迫选择网课或延迟入学的准留学生来说,龙文无疑还算是幸运的。然而线上与线下结合这种看似 " 折中 " 的授课方式,却依旧带来了不少问题。

" 虽然有线下授课,但实际上绝大部分是通识和基础课程,专业课还是要在线上进行。" 龙文表示,相比起完全网上授课的方式,线上与线下相结合的课程设置实际上一定程度地增加了自己的负担。" 纽约和上海有 12 个小时时差,因此大部分网课都在北京时间的深夜进行,第二天我又要前往教室上课,长此以往很容易带来生物钟紊乱。" 龙文说。

除了对生活作息时间的影响,每天通勤的时间也让龙文难以适应。 " 我们上课的地方并不是在上海纽约大学校区内,而是在学校附近的一栋名为‘ we work ’的写字楼内。我每天搭乘一个多小时地铁独自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感觉自己不是学生而更像一个‘上班族’。" 龙文笑着说。

▲乘坐地铁前往学校上课已成为龙文的日常。

据美国约翰 · 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已逼近 900 万大关,纽约州确诊病例已超过 50 万例。面对美国尚不明朗的疫情防控形势,马女士对女儿之后赴美的计划充满了忧虑。" 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关注美国疫情防控形势,如果现在相关部门能出台一个让已被海外大学录取的留学生转为在国内同等大学入学就读的政策就好了。" 马女士说。

赴美遥遥无期,生活感到孤独

"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个学期我大概率还会在上海继续上课。" 同样是今年本科被纽约大学数学与经济专业录取的李楠谈起下学期计划时说。李楠表示,学校会提前两个月左右通知下学期安排,不过下学期将继续留守上海,已是众所周知的 " 秘密 "。

▲上海纽约大学新生欢迎仪式。

" 与我之前对大学的想象落差太大。" 李楠如此总结她的入读体验。" 因为疫情防控工作的需要,我们平时上课都被要求彼此隔位就坐,因此同学之间的交流很少。专业课大部分在网上进行,我只能看着屏幕里的教授侃侃而谈,有时候一节课下来基本没有互动。" 李楠坦言,这样的生活虽然忙碌,但是那种不踏实的忐忑还是时时存在。

由于是临时就读,学校的教学设施、社团活动、入读体验等方面都与李楠所设想的相差甚远,内心常常感到孤独和无助。尤其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更加强烈。" 选择出国留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想要置身于完全别样的文化环境中,从而锻炼自己的综合能力,但目前的情况看起更像是被困在了上海。" 李楠说。据李楠介绍,身边的同学大都出现了类似的感受,更有甚者出现了失眠情况。

专业课程受限,缺乏语言环境

对于像龙文、李楠一样滞留在国内高校的本科生来说,由于是四年学制,第一学年落下的专业课对整体学业的影响或许不是很大。但对大部分学制为 1 年或 2 年的研究生来说,专业课的问题则显得尤为紧迫。

" 我的专业课大部分都涉及线下的实验,因此在线上根本没办法完成。" 今年计划去悉尼科技大学机械工程专业攻读硕士学位的高凡说。今年 6 月,学校通过邮件告诉即将入学的高凡,新学期将在与悉尼科技大学有交换合作项目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内进行。" 研究生阶段的课程大多需要专业的实验室和导师具有指导,现在虽然有了教室,但对我来说更多的是自习的感觉。" 高凡表示,因为专业的特殊性,许多专业课无法进行,只能在网上选一些公选课以及较为基础的理论课。

在 " 新学校 " 里,高凡和其他同学一样上课、住宿、吃饭。" 比起完全网络授课的方式,在国内大学‘借读’最大的好处是更有学习氛围,但因为缺乏相应的语言环境,我很担心自己的英文水平会下降。" 高凡说。

▲高凡在图书馆内自习。

今年 2 月,澳大利亚方面突然宣布禁止所有从中国大陆直飞或转机的非澳籍人员入境。" 那时候比较焦急,父母和我每天都在计划从第三国转机的路线,后来学校告知可以在国内暂时就读,觉得是一个比较折中的解决方法。" 高凡回忆起今年的留学之路,不禁感叹一波三折。

今年 9 月 16 日,教育部宣布国内高校在确保教育公平的前提下,可通过与境外合作高校签订交换生协议等方式,接收出国留学生先行在国内借读学习。暂时在国内高校 " 借读 " 虽然伴随着诸多问题,但无疑是目前情况下的较优解——在接受线上网课的同时,最大限度地感受大学的学习氛围,还原线下授课的体验。

2020 年,对于千千万万像龙文、李楠、高凡一样受疫情影响的留学生而言,注定是不同寻常的一年。尽管远隔重洋,道阻且长,但仍不能阻挡他们对知识的渴望。或通过网络授课,或在国内大学 " 借读 ",留学生们通过不同的方式,继续着自己的求学之路。

(文内个别受访者应其要求使用化名)

文 / 深圳晚报记者 方舟 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