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10-26
“史上最强轻步兵”背后的真正“底牌”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史上最强轻步兵"背后的真正"底牌"

制空权

1950年10月15日,太平洋,威克岛。

麦克阿瑟叼着他的玉米芯烟斗吞云吐雾,尽量不表现得对不抽烟的杜鲁门总统太过轻蔑。总统先生正在喋喋不休地表达着对朝鲜局势的忧虑。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正在麦克阿瑟的指挥下越过"三八线"向鸭绿江大踏步挺进,而中国人对此发出了严厉警告。这显然吓到了总统先生那脆弱的小心肝儿。

杜鲁门在威克岛为麦克阿瑟授勋

"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中国可能要出兵。"

对于现代战争,杜鲁门是个彻彻底底的外行,麦克阿瑟甚至有点可怜他。这些麦克阿瑟眼中的外行人往往试图用太平洋战争中的日本军队来类比同样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臆想着类似于塞班岛、硫磺岛之类岛屿绞肉机的场景。

不,他们从来不肯正眼看一看我在吕宋战役中的成就,麦克阿瑟继续愤愤不平地想着。山下奉文的28万大军,被我打以4.7万人伤亡的代价打死了21万人,剩下的几万人丢失全部战略要点滚到深山里当野人去了。论打日本人,还有谁能跟我麦克阿瑟相提并论?

吕宋岛战役中堆积如山的日军尸骸

现代战争,首先是制空权的战争。但所谓空军制胜,并非如同很多外行人理解的那样,直接用空军把敌人全部炸光,而是通过空军严重打击敌人的补给线,尤其是切断敌人的铁路运输。1944年在法国,德军集结的大量坦克部队无所作为,这正是盟军空中力量对德军补给线的猛烈袭击造成的。

战争打的就是后勤,这是人类在五千年战争史中不断证明的真理。饿着肚子的勇士挥不动刀剑,空空荡荡的枪膛只配装点房间,没有油料的坦克更不过是一堆废铁。

二战中的太平洋战场上,像塞班岛、硫磺岛这样的岛屿要塞防御战,守军是依靠事先储存在要塞中的大量给养作战的。没有有形的补给线存在,优势的空中力量并不能充分发挥其威力,日军才能给美军制造这么大的伤亡。但是吕宋不同,这是正经的陆战,日军28万人要摆开堂堂之阵,那就必然要把补给线亮出来。

所以尽管双方兵力相当,但没有制空权的"马来之虎"山下奉文根本不敢正面展开他的大军与麦克阿瑟正面交战,只能命令下属各部龟缩在据点里坚守不出。于是,麦克阿瑟开开心心地集中优势兵力兵器一个一个地拔除日军坚守的据点,不几个月,吕宋日军的有组织抵抗就完全崩盘了,山下奉文和几个残兵败将一起蹲山里当起了野人。没有制空权就没有补给线,你甚至连战线都拉不起来,怎么跟人家打?

山下奉文投降后,因其战争罪行被处以绞刑

收回思绪,麦克阿瑟喷出一大股烟雾,眯起眼睛打量着惴惴不安的总统。

"中国和苏联出兵干预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杜鲁门小心翼翼地询问。

这个蠢材,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国务院这几年以来一直在高估共产党中国。麦克阿瑟不满地想着。就在1949年,他们刚刚可耻地从中国大陆逃之夭夭,就因为不敢和共产党中国作战。当时我就说,只要给我500架战斗机,交给陈纳德指挥,就能轻而易举地打垮共产党中国,结果国务院装聋作哑。但是现在,球在我的手里。

"如果中国人试图推进到平壤,他们一定会遭到人类历史上最惨重的伤亡!"

麦克阿瑟微笑着做出了保证。

无后方作战

二战空战的胜利蒙蔽了麦克阿瑟的眼睛。那些适用于对付机械化程度较高但机动能力较差的日本人的作战方式,并不适用于对付出现在这场战争中的中国人。——大卫·哈伯斯塔姆《最寒冷的冬天》

1950年11月20日,美军第15野战炮兵团的资深侦察机飞行员瓦尔德斯少校和炮兵观察员奥多德中尉再一次钻进他们的飞狗式侦察机,在鸭绿江南岸徒劳无功地徘徊。两周前,奥多德中尉在云山心惊胆战地见证了一个全新的对手从天而降,把美军骑1师骑8团打得丢盔弃甲。不止云山,东线的海军陆战队也在黄草岭一线被一支凶猛顽强又奇招百出的中国军队截住。他们用炸药制造了一场山崩,砸烂了陆战队不少坦克。温井的韩国第2军在中国军队的攻击下惊恐万状,全军崩溃。甚至有一支中国军队抢占了美军补给中心军隅里左近的飞虎山,险些切断第8集团军补给线。

塞斯纳L19"飞狗"是当时美国陆军装备的主力炮兵侦察机

但现在,中国人消失了。就像他们出现时那样,中国军队如同幽灵一般消失在朝鲜的崇山峻岭之间。虽然美军每天都起飞成百架次的飞机去搜寻他们的踪迹,却一无所获。哪怕是飞行员们把飞机压低到可以看清地上的脚印,仍然找不到中国军队存在的任何痕迹。

瓦尔德斯和奥多德这样的少数军官执拗地相信中国军队就在不远处——没有任何证据,纯粹是感觉。显然,他们无法说服持乐观态度的大部分同僚。飞机侦查毫无成效,地面侦查也只发现一些废弃营地,还有被放回的俘虏说中国人是来拆水电站设备的,很快就会走……

一切迹象都指出中国人回国了,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直到30万志愿军再一次神兵天降。

几十年后,奥多德在回忆中仍然大惑不解:即使中国士兵的伪装服能够让他们与山林融为一体,即使中国军队拥有极为严明的防空纪律,但是营房呢?帐篷呢?后勤运输线呢?卡车队呢?补给仓库呢?这不是几个露营的驴友,这是要吃喝拉撒的几十万大军啊!为什么竭尽全力的空中侦察硬是连一根毛都找不着?总不能中国人都是不吃不喝的天兵天将吧?

志愿军当然不是天兵天将,志愿军也自然不能不吃不喝。上一次指望士兵不吃不喝打仗的人叫牟田口廉也,结果他饿死了几万鬼子兵,领了个"鬼畜牟田口"的绰号,留下了一句"日本人自古以来就是草食民族。你们被那么茂密的丛林包围,居然报告缺乏食物?这算怎么回事!"的名言作为笑柄流传。

但是,几十年漫长艰苦的革命战争锻造出的人民军队有着自己的绝活:无后方作战。

甩开铁脚板,大胆机动,大胆穿插,坚决跳到外线去,坚决插到敌人后方去。发挥轻步兵能在复杂地形上进行昼夜快速机动的优势,像孙悟空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一样把敌人五脏六腑全部砸烂,从而牵制对方行动,掌握战略主动权。

从红军时期的一次次反围剿,到抗日战争时期的一次次反扫荡,一直到解放战争时期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三路大军挺进中原,四十万大军下锦州……

日本人也很喜欢吹嘘他们以小部队进行远程奔袭的能力。但只要兵力规模稍大,日本陆军的机动性就会现出原形。八年抗战的正面战场上,他们连一次歼灭战都没打成——即使他们每次战役都号称要"消灭中国军主力"。1942年布纳战役中,他们企图以六千名步兵偷越一百公里长的科科达小道,袭击新几内亚首府莫尔兹比港。结果他们花了近一个月也没能走完科科达小道,反而病倒四千多人,残存士兵连澳军两个民兵营都突破不了,被澳大利亚人的刺刀和香蕉刀撵得满地乱窜。

科科达小道之战

区区一百公里山路,在人民军队的历史上简直是马尾穿豆腐——不能提。1962年,解放军11师两个团强行军7天5夜穿越贝利小道,全程250千米,翻越4000-5000米高的山峰5座,跨峻岭7个,过桥19座,修桥13座,架桥1座,涉冰河1条,深入敌后180公里。

所有这些数据随便拿一个出来都能让科科达小道显得像旅游路线。

为什么?因为对于一支成规模的军队来说,决定机动性的并不是脚板或者履带,而是情报与后勤。情报让部队能规划合理的行军路线,后勤能填饱士兵的肚子和车辆的油箱。

无情报,无后勤,军队寸步难行。

日军通不过科科达小道,一是科科达小道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来过哪怕一个日本人,日军对科科达小道的情况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二是他们的后勤依靠从台湾和朝鲜强征的三千挑夫。结果毫无悬念地,缺乏向导的日军在科科达小道上迷路了。强征来的挑夫到了地方才发现根本不够用,日军指挥官拿笔一算发现至少得加十倍,三万挑夫才足够支撑他的六千士兵作战。

这显然没有任何可行性。

人民军队的无后方作战,建立在作为一支革命军队的独特优势上,那就是无论四渡赤水河,跃进大别山,还是鏖兵清川江,穿越贝利小道,我们都有着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持。这一点,日本军国主义者们,无论如何都是学不来的。

一切都太安静了。1950年10月,韩国国军1师驻扎的平安北道云山萦绕着一种奇怪的孤寂感。路上没有人,也没有车。韩国战争大举爆发后,路上曾有的战争难民队伍也丝毫不见踪影了。曾担任最前线1师师长的我感觉到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怪异感。——白善烨《朝鲜战争回忆录》

在志愿军秘密入朝的种种蛛丝马迹中,最令这位"韩国名将"心生不妙的是,曾经络绎不绝的朝鲜难民突然消失了。白善烨作为伪军曾经跟随日本人参加过侵华战争,跟共产党八路军打过交道。他心里非常清楚,老百姓突然不跑了,那是有什么东西重新赋予了他们安全感,让他们有了主心骨,燃起了希望。

毕加索1951年作品《朝鲜的屠杀》

这当然不可能是美韩军的功劳。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犯下的累累血债早已让人民群众如避瘟疫。单单是在1948年的济州事件中,他们就屠杀了3万人以上。战争爆发后,美韩军更是四处屠杀"附逆者",短短几个月已有几十万人遇害。

屠杀最为惨烈的朝鲜信川郡有3.5万人被杀害,占全郡总人口的四分之一。美国飞机和大炮对朝鲜平民肆意轰炸,在忠清北道的丹阳郡迎春面谷溪窟,他们一次就炸死300多平民。在永同郡老根里,美军用机枪扫射难民,当场打死几百人……

中国同志必须将朝鲜的事情看做自己的事情一样,教育指挥员战斗员爱护朝鲜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不拿朝鲜人民的一针一线,如同我们在国内的看法和做法一样,这就是胜利的政治基础。——毛泽东同志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指示

只有一支军队能够让绝境中的人民重新燃起希望。而人民也必将对这支军队回报以最大的支持。

这种支持首先就表现在情报上。有了群众支持,我们不仅知道地图上的每一条大路,更知道崇山峻岭中每一条隐蔽的小路。这条路能不能走,需要走几天,能不能避开空中侦察和敌人的耳目,中间会遇到些什么困难,军队在踏入小路之前都能大致摸排清楚,并以此为依据制订详细的行军计划。敌人大部队稍有异动,也会被我方发现。部队随之调整行动路线,尽量避免在行军过程中与敌人交战,从而确保行军的机动性与隐蔽性。

为志愿军运送弹药的朝鲜群众

比情报更加重要的则是后勤上的支持。美军的空中威胁严重限制了志愿军的补给线,志愿军只能用小推车、驮马和挑子运输粮秣弹药,即使精打细算也只能维持区区数天而已。这种情况下,依托群众就地筹粮变得极为重要。在朝鲜战争的运动战阶段,朝鲜群众无数次为志愿军送粮送饭,解志愿军眉之急。在黄草岭之战中,志愿军307团2营因运输队迷路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当地朝鲜群众拉着爬犁冲到阵地上为战士们送来饭菜,运走伤员。在飞虎山之战中,美军集中全部空炮火力切断了志愿军335团与后方的联系,又是朝鲜群众冒着炮火,前赴后继地给志愿军送饭、搬运弹药,有的还拿起枪与战士们一起战斗。

据统计,抗美援朝中仅直接支援志愿军作战的朝鲜群众就有30多万人。

这是这支持"史上最强轻步兵"真正的底牌。

筹粮工作部分地解决了吃饭问题,并救活了一些同志。有的同志这样说:"如果没有(朝鲜群众的)地蛋(土豆),我们就无法见面了。"——《26军后勤部咸镜南道战役后勤工作初步检讨》

为什么志愿军的战术会让美军觉得极不适应?原因就是志愿军各种违反西方军事学常识的大胆穿插,搞得美军指挥官无所适从。枪声一响,志愿军似乎处处不在,又处处都在。己方补给线上每一个关键节点上都会莫名其妙地钻出一堆志愿军来,车队往往在战线后方的公路上被各种伏击,关键山头上天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布满中国人。

113师337团正在龙源里追歼美军。113师究竟是怎么跑到三所里、龙源里去的,在美军战史上是不解之谜

所以我们把美国人写的朝鲜战争战史——尤其是早期还没有参考过中国战史的那些——跟中国的抗美援朝战史对比着看,很容易发现前三次战役美国人对战场形势的理解就是一锅浆糊,连一张靠谱的敌我态势图都画不出来那种。敌人在哪儿,不知道,有多少兵力,不知道,目标是啥,还是不知道,敌人是从战线上哪一处突破的,鬼知道!反正是韩国人那儿,敌人到底是怎么把公路全掐了的,你问我我问谁去?

于是为了避免补给线被掐,美军指挥官只好不断地后退,不断地后退,然后被彭德怀追着屁股揍。揍到最后,"联合国军"上上下下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一直到李奇微接任第八集团军司令,终于咂摸出点味儿来。

中国人不是天兵天将,中国人不是不吃不喝,中国人的行动有自己的节奏。

他们敢于穿插,只是因为他们把补给线压缩到了极限。这意味着两件事情,第一,攻势只能维持一个礼拜。第二,一旦攻击前进距离延长一点就会出现步炮脱节。

因为就算步兵可以短时间不要补给线,炮兵可不行,一天也不行。

毕竟,朝鲜战争从本质上说仍然是大炮的战争而不是步枪的战争。炮兵歼敌数量占志愿军整体歼敌数量的七成左右。

在抗美援朝上甘岭战役中,志愿军炮兵某团5连用包括这门美制155榴弹炮在内的炮兵火力连续击溃敌人10余次集团进攻,击毁敌人105毫米以上的榴弹炮48门、迫击炮3门、坦克7辆、弹药库10处,全连荣立集体一等功。

所以志愿军没打动砥平里。为什么没打动?因为炮兵没到位。为什么炮兵没到位?因为炮兵刚打完横城来不及机动过来。

没办法,炮兵,尤其是需要摩托化机动的榴弹炮兵,在美军空中优势下进行机动实在是太困难了!

志愿军副司令员韩先楚一直主张先打砥平里,再打横城。如果按他的意见,第四次战役是有可能以志愿军全胜而结束的。

但是很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第五次战役中美军的"磁性战术",正是针对志愿军的作战特点。你不是穿插厉害么?我主动全军坐车往后退,等你伸展到极限,步兵和炮兵脱节,攻不下我坚固支撑点之后,我便就地转入固守,最后等你的补给耗光以后再行反击。

最终,战线稳定在了"三八线"附近。

钢铁补给线

1951年夏季的朝鲜战场上,地面战事已逐渐稳定。7月10日,美国开始同中朝方面举行停战谈判。但美国并不想就此彻底放弃战争,他们希望在战场给中朝方面施加压力,从而在谈判中赢得主动,迫使中朝方接受其停战条件,把停战线划到平壤去。

对此,李奇微自觉有充分把握。当战争转入阵地战以后,志愿军和人民军将不得不重新依靠补给线作战,从而将他们的弱点暴露在美军的空中打击之下。1944年,李奇微就曾经在意大利见证过,盟军如何以1万吨炸弹封锁北意大利铁路网,迫使被称为"卡西诺山绿魔鬼"的德军伞兵部队放弃古斯塔夫防线。

死守卡西诺修道院的德国伞兵。他们装备精良悍不畏死,但终究抵不过盟军空军对补给线的"窒息"

美军得意洋洋地将这种以铁路线为主要目标的空中封锁战役称之为"绞杀战"或"窒息战"。

1951年8月,新任美国远东空军司令奥托·威兰正式制定"空中绞杀战"计划:全军投入飞机1600架,计划以90天的时间摧毁北朝鲜的铁路系统,尽可能使"铁路运输陷于完全停顿的地步",破坏志愿军前后方联系,"窒息"志愿军前线部队。

在轰炸最为密集的朝鲜铁路网咽喉地带"三角形"地区仅80公里长的铁道线上,美军每天出动飞机200架次以上,投弹总数高达3.8万枚之巨,号称每半米一颗炸弹。对朝鲜全部1200公里铁路线的投弹量则超过10万吨。

老天爷也来凑热闹。1951年夏季朝鲜遭遇40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朝鲜北部清川江、大同江主要铁路桥梁被冲毁,处于全面不能通车状态,公路桥梁也被大量冲毁。洪水加上轰炸,朝鲜的573座桥梁被炸毁、冲毁总计205座,1200千米铁路线仅剩不到300千米通车。

洪水加轰炸,志愿军的补给线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一线部队存粮一度只剩下不足一周,二线部队不足两周。1951年9月,前线已经开始出现挖野菜、剥树皮、煮皮带充饥的情况。

早晚秋风袭人,战士单着,近旬病员大增,洪水冲,敌机炸,桥断路崩,存物已空,粮食感困难,冬衣如何适时运到,实在逼人,马克思在天不灵,望兄良策救我。——彭德怀致电代总参谋长聂荣臻,1951年9月7日

当年在吕宋岛,面对美军的制空权,山下奉文不敢把自己的补给线摆出来,那就只能被别人瓮中捉鳖。志愿军不想当王八,那就必须把补给线摆出来,堂堂正正地跟美国空军过招。因此,必须学会如何建立现代战争条件下的"钢铁补给线"!

战争是人力、物力的竞赛,尤其对具有高度技术装备的美帝作战,如果没有至低限度的物资供应,要想战胜敌人是不可能的。——志愿军党委《关于供应问题的指示》

"钢铁补给线",同样植根于中朝两国人民毫无保留的支持。这使得我们有着极其充沛的人力资源,可以在"反绞杀战"斗争中打一场人民战争。你能炸,我就能修。你炸多少,我修多少。你白天炸了,我晚上修好继续通车。

看是你的炸弹厉害,还是我的铁铲钢钎更厉害!

铁道兵团直属桥梁队与直属独立团抢修部队在青川江冰水中作业,抢建便桥桥基。

在双方争夺焦点"三角形"地区,志愿军初期投入铁道兵一个师,人民军投入一个铁道联队,后又增调志愿军铁道兵一个团、工程总队一个大队和人民军一个铁道联队。顶峰时期,在"三角形"地区中朝两国铁道兵密度达到了平均每公里244人。而在朝鲜全部1200公里铁道线上,单是志愿军就出动了7万铁道兵在昼夜不停地奋战,还有5个新兵独立团的9000新兵为铁道兵持续不断地补充生力军。

铁道兵抢修平元线185公里大桥

由于"三角形"地区的清川江、大同江、沸流江三条大河上的桥梁全部被毁,中朝军民集中1000多辆卡车和大量人力在夜间闭灯抢运物资,反复倒运、漕运了2000多车皮物资,保证了桥段路断运输不断。这就是"反绞杀战"当中赫赫有名的"倒三江"。

朝鲜妇女自动来到工地,运土搬石,支援志愿军铁道部队抢修

在"倒三江"的军民身边,铁道兵冒着敌机的轰炸反复修复桥梁和铁道。桥梁每天都被敌机炸毁,每晚都会修复通车,铁道兵1师一个连队血战百岭川大桥,连续奋战76个昼夜,抗击美军26次大规模轰炸,全连伤亡99人,仅余40人依然完成了抢修任务。铁道兵特等功臣郭金升是排除美军航弹的专家,他一个人拆掉了足足603枚美军投掷的定时炸弹,挖出的炸药竟然足足有27吨!

抢修部队用自制的简易架桥机,快速架梁。

充足的人力,英勇的战斗,再加上片面运输、顶牛过江、合并运转、爬行桥、水下桥等等一系列技术创新,在美军轰炸顶峰的1951年10月7日,"三角形"地区的铁路线竟然奇迹般的全线通车!仅在10月16日到22日的一周中,"三角形"地区就通行列车1947列,大大缓解了前线困难。1951年9月至12月,朝鲜铁路计划过车13900列,实际过车14834列,硬是顶着1600架飞机的狂轰滥炸超额完成任务!

"绞杀战"原计划90天干完收工。结果打到90天后,美国人惊讶地发现"北朝鲜仍一直有火车在行驶"。不仅在运行,而且铁路运输量还节节高升,1952年1月比1951年1月同比上升了两三倍。"绞杀战"收不了场,从90天一直拉长到300天。

美军飞机在树梢高度发动空袭

但美国空军仍然不承认失败,他们嘴硬说,他们在朝鲜击毁了相当于"苏联卡车总产量的15%"的卡车,只要继续炸下去,一定能把中朝两军的卡车统统炸光。当苏联卡车再也补充不上损失窟窿时,就是"绞杀战"成功之日。

他们如果知道志愿军汽车得季度损失率已经由入朝初期的近50%,降至1951年第三季度的5.5%、第四季度的4.6%,1952年第一季度的2.2%,一直到1953年的0.5%,大概要三观尽毁。

去年(1951年)七月以前敌机打毁车5057台……去年八月至今年(1952年)四月共打毁476台……去年七月以前平均每月损失654台,八月以后截止今年四月每月平均损失62台。——洪学智《九个月来的后勤工作情况》,1952年6月

他们不知道,中朝两军创新"承包修路法",各军,各单位,各地方政府分段包干,投入志愿军11个军、9个工兵团、3个工程大队,人民军20万人,群众100万人,在25天之内在朝鲜境内修筑起了庞大的网状公路网,总长2450.5千米,桥涵1206座,飞机炸坏了任何一段路都有备用路线,损坏的道路一夜之间就会修葺如新。

他们不知道,中朝军民在公路沿线设置了几千个对空掩蔽部,几万个对空观察哨,任何时候飞机凌空卡车都能躲进掩蔽部。

图19,汽车兵突破空中封锁夜间运输

他们不知道,志愿军在战争中总结出了一整套高强度空袭条件下的公路运输组织方法。卡车小编队行动,时聚时散;指挥部现场办公,靠前指挥;各个汽车团像跑接力赛一样分段包运,发挥路况熟悉的优势各显神通地和飞机斗智斗勇。

他们不知道,英勇的志愿军驾驶员们总结出了一整套反空袭作战的办法。如何在白天把汽车藏得严丝合缝不露痕迹;如何在夜间冲过照明弹的威胁隐入茫茫黑夜;如何熟记道路,闭灯快驶;如何合理搭载,减少中弹损失……27军后勤部特等功臣邹天仁安全行车42000公里,一些汽车连整年都没有损失一辆汽车。

全面伪装的志愿军汽车

伪装得严丝合缝的汽车掩蔽部

他们硬着头皮吹嘘,他们在朝鲜炸毁车辆82920辆汽车。

嗯,还有零有整呢。也不知道志愿军全军就一万多辆汽车是如何给他炸出八万多的。为了他们的三观着想,我们就不戳破他们了。

但打造"钢铁补给线"所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人力。

修和藏这样的消极防空手段终究只能作为防空作战中的辅助方法。要想扛住美军飞机的疯狂轰炸,我们必须建立现代化的防空网。

反绞杀战时期我军对空防御示意图

如果仅靠消极的防空是很被动的,部队入朝初期,敌人飞机在我们后方区域低空活动,极端疯狂,严重障碍着我们工作的进行……布防了高射部队,对敌展开激烈斗争,打击了敌机凶焰,有效地保障了我们的运输。——洪学智《三年来志愿军后勤工作基本总结》,1954年4月

抗美援朝初期,志愿军的高炮还都是缴获小日本的八八式75mm高炮和九八式20mm高炮,作战能力很差。高炮1团3营3个高炮连在云山支援作战,虽然打得极其英勇,但只击落了2架飞机,3个连的高炮却几乎全军覆没,11名战士壮烈牺牲。

鲜为人知的是,美军为空袭鸭绿江大桥还投入了"拉松"制导炸弹和"塔松"巨型制导炸弹,但仍然徒劳无功

但情况很快发生了变化。1950年11月,麦克阿瑟出动大量飞机轰炸鸭绿江上四座大桥,结果迎头撞上志愿军刚刚到位的苏制高炮组成的严密火网。交手第一天,志愿军高炮17团就击落了4架敌机。接下来,美海空军F-51、F-4U、AD-1等螺旋桨飞机,F-80、F-84等喷气机,一直到B-29战略轰炸机悉数出动,走马灯似地炸了一个月,四座大桥巍然不动,反而是美国飞机被我高射炮兵击落18架,击伤百余架。美军不得不放弃攻击鸭绿江大桥。

敌人的战斗机和高射炮对新义州的防御太过严密,B-29很难对这个目标进行有效攻击。——麦克阿瑟致参谋长联席会议电

但这些武器装备,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向苏联购买的,一门高炮就要好几万卢布。而高炮仅仅只是建设防空网诸多环节中的一环而已,搜索雷达、火控雷达、对空指挥仪、歼击机、探照灯、人员培训……可以说,现代化的防空网完全是钱堆出来的。

掩护铁路的苏制61K型37mm高射炮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还好,志愿军有新生共和国巨大的物力保障。

1953年,中国财政收入高达213.24亿元人民币(新币)。而民国时期财政收入最高的一年1936年的财政收入才不到2亿美元。

同样是1953年,中国钢产量达到177万吨。这个产量已经达到了日本1920年代的钢产量水平。而1935年国民党所谓"黄金十年"结束时,其控制区的钢产量竟然只有5万吨。

这是5亿中国人民扫除寄生虫与吸血鬼,建立现代化政权所带来的奇迹。

1953年鞍钢生产出中国历史上第一根无缝钢管

正因为有新中国的国力作为保障,所以刘少奇有底气一口气要60个师的全套苏式装备;所以中国空军可以购买数以千计的米格15战斗机;所以中国可以在朝鲜战场投入560万吨物资;所以志愿军有为数庞大的铁轨、枕木、钢筋、水泥、汽车和火车头跟美国人的飞机炸弹拼消耗!

这是属于全体中国人民的奇迹与光荣!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先后出动4个野战高炮师,21个城防高炮团,60个独立高炮营,1个探照灯团,5个探照灯营,4个雷达站,近十万人投入战斗。空军先后派出9个师18个团的歼击机部队和2个轰炸机师的部分部队轮番参加战斗,一线兵力保持3至4个师6至8个团。苏联空军派出12个歼击机师、4个高炮团和2个探照灯团参加轮战,前线歼击机数量维持在170至240架之间。

据战后美国海空军公布的数字,朝鲜战争中美国空军战损飞机1466架,美国海军战损1248架。加上其他国家的损失,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战损飞机超过3000架。

空中战役的胜利不仅是前线将士的荣光,更是国力的比拼,是全国人民共同努力的成果

1952年5月31日,范弗里特在记者招待会上承认:"尽管‘联合国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军的供应,但共军仍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送到了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1953年夏季攻势发起前,洪学智在前线已经囤积了24.8万吨粮食和12.38万吨弹药。金城反击战,志愿军投入1094门大炮,重点方向每公里投入120门大炮。这个数字已经达到了苏德战场的一般标准。在金城战役炮火准备的28分钟里,志愿军向联合国军阵地倾泻了1900吨炮弹。

金城战役示意图

板门店签字的时候,彭德怀正在摩拳擦掌准备举行一次大规模攻势,一鼓作气把战线全面推到三八线以南,兵临汉城。

结果美国人先服软了。

当时我方战场组织,刚告就绪,未充分利用它给敌人以更大打击,似有一些可惜。——彭德怀自述

后来美国史家基于政治正确,非要把停战协定的签字歪曲成志愿军筋疲力尽无力再战,不得不签字,但是当时代表美军方面签字的克拉克,自己心里是雪亮的。

我们失败的地方是未将敌人击败,敌人甚至较以前更强大,更具威胁性。——克拉克在签字后的记者会上

金城战役志愿军在坦克大炮的支援下发起进攻

中国人民和朝鲜人民一道,堂堂正正地在补给线上击败了美国空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之所以能够在抗美援朝中击败在物质上极端强大,在技术上极端先进的对手,是因为志愿军有人民群众的支持,有与一支革命军队相适应的战略战术,更有着新生的共和国巨大的国力支撑。

而这些,正是"最强轻步兵"纵横沙场,创造一次又一次战争史上的奇迹背后,真正的底牌。

抗美援朝战争是人民军队经历过的第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战争。在这次战争中,人民军队检验与重构了人民战争在冷战条件下局部战争中的理论与实践,摸索出了人民军队在现代战争条件下生存与战斗的方法,而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这条打不烂,炸不垮的"钢铁补给线"。

我们中国人民志愿军陆军、空军、海军、步兵、炮兵、工兵、坦克兵、铁道兵、防空兵、通信兵,还有卫生部队、后勤部队等等,取得了对美国侵略军队实际作战的经验。这一次,我们摸了一下美国军队的底。对美国军队,如果不接触它,就会怕他,我们跟他打了三十三个月,把他的底摸熟了。美帝国主义并不可怕,就是那么一回事。我们取得了这一条经验,这是一条了不起的经验。——毛泽东,《抗美援朝的胜利和意义》

——————————

本文作者:

@矢锋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