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晨报 10-27
把大舅哥牙打掉了,男子一年后被公安拘留了16天,他要求国家赔偿17万还有1元精神抚慰金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据裁判文书网消息,2016 年,郴州男子彭某因为家庭琐事与大舅哥邓某打了一架。然而一年后,彭某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理由是在打架次日邓某的牙掉了,涉嫌故意伤害罪。彭某一共被拘留了 16 天,此后长达数月里他被监视居住。最终,检方作出了不起诉决定。

彭某咽不下这口气,日前,他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赔偿委员会提出申请,要求嘉禾公安局作出国家赔偿,并且赔偿 1 元精神抚慰金。

打架一年后被刑事拘留

2017 年 5 月 24 日,嘉禾县公安局以彭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予以立案侦查。

这原本是一年前的一起家庭纠纷。2016 年 6 月 2 日晚 21 时许,因为一起家庭琐事,邓某与他的妹妹及妹夫彭某发生了口角,继而互相殴打。彭某持连接钢管的水表与分别持竹凳、摩托车锁的邓某及其儿子进行对打。

当晩,嘉禾县公安局珠泉派出所接到匿名报案后,即时派员赶赴打架现场进行调查处理。邓某妹妹在打架中受伤并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邓某、彭某则被传唤至珠泉派出所接受调解未果。

次日,邓某在洗漱中发现牙齿脱落,前往医院住院治疗,邓某向公安机关陈述他受伤是在与彭某对打中,被彭某持连接钢管的水表击打所致。

2016 年 8 月 2 日,经鉴定邓某口部损伤构成轻伤二级。

然而,直到一年之后,2017 年 7 月 11 日公安机关才对彭某实施刑事拘留,并于当日将拘留通知书送达其亲属。

2017 年 7 月 14 日经批准延长羁押期限至 2017 年 7 月 18 日。

2017 年 7 月 17 日,嘉禾县公安局向嘉禾县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同年 7 月 25 日,嘉禾县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次日,嘉禾县公安局释放被羁押人彭某,并决定对其采取监视居住措施。也就是说,此时彭某一共被拘留了 16 天。

嘉禾县公安机关继续补充侦查后,于 2018 年 1 月 23 日向嘉禾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嘉禾县人民检察院因需补充侦查,于 2018 年 1 月 25 日决定对彭某采取监视居住措施。2018 年 7 月 8 日,嘉禾县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起诉决定。

被拘留 16 天获得国家赔偿

2019 年 12 月 22 日,彭某向嘉禾县公安局提出国家赔偿申请,请求嘉禾县公安局赔偿 17 万零 1 元,包括非法刑事拘留 16 天,公安、检察院各采取监视居住 6 个月的赔偿损失 13 万元,因刑事拘留、监视居住造成的公司损失费用 9.8 万元等,还有 1 元精神损失费。

但嘉禾县公安局认为对彭某采取刑事拘留、监视居住措施符合法律规定、程序合法,作出了不予国家赔偿决定,彭某向郴州市公安局申请复议,郴州市公安局维持了嘉禾县公安局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

彭某不服上述决定,向郴州中院赔偿委员会提起国家赔偿申请。

到底嘉禾县公安局对彭某作出的刑事拘留合不合法?

郴州中院赔偿委员会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 公安机关对于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如果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先行拘留:(一)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或者在犯罪后即时被发觉的;(二)被害人或者在场亲眼看见的人指认他犯罪的;(三)在身边或者住处发现有犯罪证据的;(四)犯罪后企图自杀、逃跑或者在逃的;(五)有毁灭、伪造证据或者串供可能的;(六)不讲真实姓名、住址,身份不明的;(七)有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重大嫌疑的。"

上述法律规定了公安机关可以对现行犯或者重大嫌疑分子先行拘留的七类情形。本案是一起轻伤案件,彭某因亲属间民事纠纷于 2016 年 6 月 2 日与邓某等人发生争吵打斗,公安机关当晚传唤双方当事人进行调解,但直至将近一年时间后的 2017 年 5 月 24 日才予以刑事立案,并于 2017 年 7 月 11 日对彭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其对彭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既不是重大案件或正在预备犯罪、实行犯罪等情形,同时嘉禾县公安局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存在可以对彭某先行拘留的情形。因此,嘉禾县公安局对彭某采取刑事拘留措施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刑事拘留条件。

本案中,彭某不存在 " 流窜作案、多次作案、结伙作案 " 的情形,依照法律规定,公安机关行使拘留期限与检察院批准逮捕期限最长为 14 天。而嘉禾县公安局对彭某拘留期限自 2017 年 7 月 11 日至 2017 年 7 月 26 日,拘留期限超过 14 天,不符合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拘留期限。

此外,本案中,嘉禾县公安局违反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对彭某采取拘留措施,且拘留时间超过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其后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追究其刑事责任,因此,彭某有取得赔偿的权利。

监视居住不可以申请国家赔偿

记者注意到,这份近期公开的国家赔偿决定书显示,赔偿委员会决定撤销了嘉禾县公安局的不予国家赔偿决定和郴州市公安局作出的刑事赔偿复议决定。决定由嘉禾县公安局赔偿彭某人身自由赔偿金 5548 元(346.75 元 / 天 ×16 天);由嘉禾县公安局支付彭某精神损害抚慰金 1 元。

也就是说,彭某被监视居住的 1 年时间,他没有获得赔偿?

决定书对这一情况进行了说明。赔偿委员会认为,监视居住是一种非羁押强制措施,对被监视居住的人并不构成羁押和对人身自由的完全剥夺,国家赔偿法没有将监视居住纳入刑事赔偿的调整范围,因此,彭某申请对其被监视居住 12 个月进行赔偿的请求没有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第三十五条规定:" 有本法第三条或者第十七条规定情形之一,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赔偿请求人彭某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1 元,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予以支持。

其余请求彭某没有提交任何证据予以证实,故赔偿委员会不予支持。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实习生吕柔萱 长沙报道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