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金报 前天
400亿诈骗大案细节曝光!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一起经侦支队长受贿案,牵扯出此前的 A 股上市公司华业资本踩雷 " 百亿萝卜章 " 的陈年往事。

11 月 17 日,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了重庆市公安局某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原支队长周某受贿案的二审刑事裁定书,而这背后,是高达 400 亿元的诈骗大案。

医药公司购买假发票骗贷

在本案中,周某曾担任重庆市公安局某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以下简称某分局经侦支队)支队长,因受贿于 2019 年 11 月 6 日被重庆市监察委员会留置,2020 年 1 月 21 日被刑事拘留,同年 2 月 3 日被逮捕。

2016 年 3 月,李某某等人涉嫌犯非法制造、出售非法制造的发票罪一案被警方立案侦办,重庆某医药有限公司此前曾向李某某等人购买过假发票,用于骗取银行贷款,公司董事长害怕事情暴露,就安排公司副总胡某某 " 托关系 " 解决。

经人介绍,周某最终接受了胡某某的请托。他利用职务之便,把李某某一案从某派出所上提至某分局经侦支队侦办,并最终同意了关于重庆某医药公司不涉嫌犯罪的调查处理意见。

经查明,周某于 2016 年 5 月至 2017 年 9 月分 6 次收受胡某某贿赂共计 160 万元,并将其中 100 余万元交给父亲为其购买房屋,其余款项用于日常开支。

法院一审认定周某构成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 5 年 6 个月。周某提出上诉后,被重庆高院二审裁定驳回,维持原判。

涉 400 亿元惊天诈骗案

裁判文书中,还牵扯出了一起涉案金额高达 400 亿元的诈骗大案,而案件的主角,就是前述的重庆某医药公司。

裁判文书显示,2018 年 7 月,重庆市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重庆某医药公司采取应收款质押方式,向汉口、民生、光大、中信等十几家银行进行贷款,经税务部门对该公司提供的应收账增值税发票进行甄别,发现发票没有国家税务局总局印章,发票上的票面金额与税务系统内部实际金额不符,发票疑似伪造。

调查发现,重庆某医药公司使用伪造的发票向多家银行贷款,涉嫌贷款诈骗犯罪。

在侦办骗取贷款案件中,警方还发现该公司董事长李某通过伪造公司持有对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的应收账款和债权,转让给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形式融资,骗取华业资本及其他金融机构巨额融资款 243 亿元,尚有 101.89 亿元未归还,涉嫌合同诈骗犯罪。

2018 年 7 月 9 日和 10 月 12 日,重庆市公安局对重庆某医药公司涉嫌骗取贷款罪、合同诈骗罪一案立案。重庆市公安局侦查终结后将该案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19 年 12 月 31 日,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向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指控重庆某医药公司、李某等人骗取重庆光大银行等十家银行贷款 142.5877 亿元,承兑汇票等价值 18.19 亿元,合同诈骗数额 242.04 亿元,及向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构成骗取贷款、金融票证罪、合同诈骗罪、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也就是说,根据指控,重庆某医药公司涉嫌近 400 亿元的诈骗。

上市公司因诈骗 " 万劫不复 "

实际上,重庆某医药公司的诈骗,可谓是让曾经的 A 股上市公司华业资本(*ST 华业)步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华业资本也曾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企业,原本主营房地产,后转型做债权投资,主要投资医疗机构的应收账款。

具体来看,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的运作模式,是以资管计划、合伙企业、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折扣价收购供应商向三甲医院提供药品、设备、耗材等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会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从而实现投资收益。

起初这块金融业务给公司带来了不菲的收益:2017 年该项收益 6.15 亿元,占当年净利润的 61.62%;2018 年上半年收益再次达到 4.15 亿元,占净利润 42.3%。

然而好景不长。过了两年好日子,这棵曾经的 " 摇钱树 " 却成为了让华业资本爆雷退市的导火索。

2018 年 9 月,华业资本发出了让整个市场震惊的公告。

其表示,最开始是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合计应收账款逾期额达 8.88 亿元。之后,当华业资本派律师到债务人陆军军医大学第一、第二、第三附属医院去了解情况,然后发现债务协议是假的,文件上的公章系伪造!

华业资本表示," 公司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可能导致公司遭受重大资产损失 "。

公告显示,当时华业资本医疗金融相关业务涉及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 101.89 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

而耐人寻味的是,恒韵医药的实控人李某还是华业资本的二股东。

百亿应收账款无法收回,华业资本的噩梦由此开始:资金链断裂负债累累、2018 年年报被非标、上市公司披星戴帽、股价暴跌 ……

2019 年 10 月 16 日至 11 月 12 日,*ST 华业连续 20 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 1 元股票面值,触及交易所规定的退市情形,公司股票于 11 月 13 日起停牌。

2019 年 12 月 4 日晚间,上交所公告,依法依规作出 *ST 华业股票终止上市(退市)决定。

百亿萝卜章骗局,330 亿市值灰飞烟灭。

神秘的华业资本 " 二股东 "

百亿萝卜章骗局,指向了一个关键人物,华业资本 " 二股东 "、恒韵医药实控人李仕林。

出生于 1973 年重庆女商人李仕林,通过医疗器械掘得了第一桶金,在重庆三甲医院圈内小有名气。

2015 年,华业资本以 21.5 亿元收购了李某及其弟控制的重庆捷尔 100% 股权。

2016 年,华业资本原大股东将其持有的 2.18 亿股(15.33% 股份比例),作价 24.67 亿元转给了李某旗下的几家公司,李仕林就这样一跃成为华业资本的二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李仕林名下的企业中,恒韵医药主营医疗器械,业务主要是向多家三级甲等综合性全科医院的各个科室高中低端各种器械耗材,在重庆市场上经营医疗金融业务多年。

之后,恒韵医药的债权成为了华业资本进入医疗金融市场额度目标。双方最终同意,101.89 亿元的三甲医院金融债权被李某折价转让给华业资本,利好消息下华业资本的股价也曾一度高涨。

然而,曾经的 " 现金奶牛 ",最终成为了摧毁华业资本的黑洞。

在 2018 年年度报告及 2018 年业绩预亏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ST 华业表示,公司于 2015 年收购捷尔医疗之后,捷尔医疗及其下属子公司又先后多次违规为李仕林、恒韵医药等关联方提供担保,在报告期内涉及案件 9 起,涉及金额高达 17.13 亿元,占公司 2017 年末净资产的 25.18%。

2019 年 11 月 25 日,上交所表示,李仕林作为公司第二大间接股东,利用其间接持股优势地位,与公司开展巨额债权投资关联交易,但其控制企业向公司转让的相关债权对应底层债务不真实,造成公司巨大经济损失。

作为 *ST 华业第二大间接股东的李仕林,被交易所予以公开谴责,并被终身禁止担任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

在此之前的 2019 年 6 月 21 日,*ST 华业发布关于公司诉讼案件的进展公告,公司第二大股东重庆女老板李仕林已被批捕,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合同诈骗案实际控制人李金芳已被提起公诉。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