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网 2020-11-25
“丰”字大交通下,惠州各县区实现30分钟互通,地域联结进一步加强,整体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深莞惠红色干线沿线效果图,届时将带动沿线产业园区发展 惠阳区宣传部供图

统筹策划 / 马勇 陈骁鹏

文 / 羊城晚报记者 黄翔宇 林海生 实习生 李锶奇 钟坩倪 粟雨

近日,惠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贻伟深入各县区,与县区党政领导召开座谈会,探讨县区的发展状况。针对不同县区现阶段的发展情况及自身特色,李贻伟提出了一些不同的建议,以推动区域内整体协调发展。

" 要致富,先修路。" 交通是发展的关键所在,是带动区域间协调发展的重中之重。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粤港澳大湾区城际铁路建设规划的批复,明确支持打造 " 轨道上的大湾区 ",其中提及的城际铁路项目有 3 条与惠州有关,这无疑为惠州的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和活力。惠州在发展过程中,一直主动参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积极融入深圳都市圈;同时,在对内协调各县区整体发展方面,惠州市也做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探索。

2019 年 11 月提出的 " 丰 " 字大交通主框架,通过 " 三横一竖 " 的交通轴线,使惠州与周边城市、惠州内部各县区之间相互连接,实现 " 对外大连通,对内大循环 " 的良好交通局面。记者在采访时也发现,惠州的县区之间,自古以来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城市内统筹发展拥有先天的共同基因和可能性,有利于各县区发挥自身的优势,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推动惠州发展,建设一流城市。

惠州市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规划示意图 惠州市交通运输局供图

对内大循环,各县区实现 30 分钟互通

" 我住在惠城区,上班在惠阳,每天上下班就要花掉近两个小时。" 市民刘先生感叹道,惠州七大县区之间交通不畅,来往极其不便,这不仅对市民的生活造成不便,还影响了各地间的经济联系。对此,惠州市交通轴线规划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惠州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施为学也表示:" 惠州最大的短板就是市区乃至辖区没有快速路,要上下高速公路很不容易。"

去年 11 月,惠州市提出建设 " 丰 " 字大交通,达到 " 对外大连通,对内大循环 " 的效果。按照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惠州计划在市区 " 两环八射 " 快速进出城体系基础上,构建全市域 " 五横五纵 " 网格型快速路支撑体系及五条联络加密线,总里程约 747 千米。施为学介绍,这有利于实现市区与各县区以及各县区间快速互联互通,按照规划," 丰 " 字交通主框架将与 " 五横五纵 " 骨干快速路及五条联络线形成合力,基本实现城市发展区各组团内部 15 分钟内上高速,各组团之间 30 分钟互通,中心城区 30 分钟可达,形成 1 小时内通达广深港特大城市的快速通道,基本可实现惠州城市中心区、空港经济区 40-50 分钟对接莲塘口岸。支持早晚高峰快速路车速维持在 40 公里 / 小时以上,中心城区主干道车速维持在 30 公里 / 小时,次干道车速维持在 20 公里 / 小时。

交通带动产业,产业支撑城市。如何引领县区产业规划布局?施为学表示,未来惠州各县区之间可以实现 1 小时交通圈,将带动 960 平方公里的潜力开发用地。惠州正在规划 " 千万级人口 " 规模的 1 7" 新城 组团 " 空间布局,各个县区围绕千亿级产业集群规划七个组团。

" 丰 " 字交通轴线规划 " 五横五纵 " 骨干快速路当中的 " 横四 ",深莞惠红色干线已经在今年 6 月初正式动工建设,目前进展顺利。记者在现场看到,数台挖土机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工作,工作人员们正在有序地配合着。据介绍,依照规划,项目按 " 主八辅四 " 建设,路基宽度 65 米,设计速度 80 公里 / 小时,起于惠东白花谟岭,串联惠阳新圩、沙田、秋长、淡水多个镇街,终点将接入东莞。" 在串联惠阳传统工业、新兴智能产业、经济链条的同时,还实现了与惠东的资源对接,带动沿线红色革命文化的传承与发展。" 惠阳区公路管理局副局长朱斌说。

深莞惠红色干线只是惠州市 " 丰 " 字形大交通串联大项目的缩影。" 大交通项目建成之后,各县区之间形成内部大循环,相信沿线的项目将会红火起来,实现质的飞跃。" 施为学说,比如 " 五横五纵 " 骨干快速路中的 H1 将串联起博罗、惠城中心区、东江高新科技产业园,带动三地优质资源共享。

市轴线快速通道总体布局图

饮食和语言,细节中暗含着相似基因

东江支流公庄河位于东江干流北部,发源于博罗县桂山糊斗柏,流经公庄、杨村,于泰美镇沐村注入东江。公庄河上游平陵河,发源于龙门县龙江镇,流经龙江、平陵两镇,南流注入公庄河。公庄河及其上游平陵河,串起了博罗公庄和龙门平陵、龙江三个接壤的乡镇,共饮公庄河水。这三个地方出现了有别于东江流域其他地方的食辣现象。据考证,公庄河流域的食辣现象,源头在公庄,如今公庄人嗜辣与当年南下公庄的北方人食辣的习惯一脉相承。那么,公庄人食辣的习惯,又如何传递给公庄河上游的平陵、龙江呢 ?

明弘治九年 ( 1496 年 ) ,龙门设县,大部分地方从增城划出,另外,还有一小部分,如茅岗 ( 今龙江 ) 从博罗划出,茅岗的文化生态,自然是靠近临近的公庄,这是历史发展的继承。而与公庄接壤的龙门县 " 东大门 " 平陵镇,一直是博罗、河源、龙门三地的交会之地,飞架在平陵河上的九龙桥有着 " 三县共此桥 " 的美名。与公庄相邻的平陵,在 1951 年设立镇建制时,得了公庄部分土地,饮食习惯自然传承过来。

除了饮食习惯,语言也是一个地区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根据惠州学院历史系主任、历史学副教授包国滔的研究,早在明朝中叶的时候,客家人就大规模来到了以惠州为中心的东江流域生活。这些客家人大多来自今天梅州的五华县、兴宁市以及福建的龙岩地区,其语言和惠州地区原本的 " 本地话 " 大相径庭。但是随着客家人的迁入以及不断与本地文化相融合,时至明末,归善县(今惠城、惠东、惠阳)的方言已形成以客语为主,兼揉客、粤的局面,并影响传承至今。

在近现代革命史上,惠州的县区之间曾经有着共同抗敌的经历,如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 惠城区、惠阳区、惠东县等部分地区 , 是海陆丰革命根据地的组成部分,东江纵队更是在惠州的不同县区里都生活、战斗过。红色革命精神在惠州不同县区传承下来,起到连接历史的纽带作用。

" 我是惠东人,我们惠东县 1965 年才从惠阳分出来,而且‘惠东’的含义并非是‘惠州以东’,而是‘惠阳以东’。" 包国滔告诉记者,从行政区划来看,惠州的各县区之间的联系更为紧密——明清时期,东江以北都属博罗管辖,而后渐渐转移到惠城;仲恺和大亚湾两个国家级开发区,在行政上分别隶属于惠城区及惠阳区,在一些风俗习惯方面保持一致。

深莞惠红色干线沿线效果图,届时将带动沿线产业园区发展

交通作联结,实现区域内协调发展

惠州共有 7 个县区,其中 5 个行政区(县)、2 个功能区,不同县区的发展情况不一样,发展程度和当前侧重也有所不同。李贻伟在惠阳座谈会上表示,针对交通瓶颈这一突出问题,应该更加紧密对接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高起点谋划大交通体系,拉开城市框架,实现覆盖全域、四通八达的大好交通局面。" 交通打通后,城市空间腹地也大了,才能吸引大企业大项目,形成区域联动发展态势。" 惠州在承接产业转移方面,由于具备多方面优势,成功引进了数据中心等多个大型项目,在今后的发展中,县区间的联系会日益增多,共同迎接机遇和挑战。

当前,惠东县正积极对接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以大交通构建发展新格局。李贻伟说,随着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中的 1 号公路加快建设,产业将沿着 1 号公路这条轴聚集,形成聚集效应,有望将 1 号公路沿线打造成为惠州现代产业走廊。而 " 丰 " 字交通主框架在惠州内部起到的 " 大循环 " 作用,让每个县区都有机会形成聚集型产业,从而推动经济的发展。

" 一生要去一次龙门!" 这是龙门县发展旅游经济的响亮口号。近年来,惠州在全省率先探索实施差异化高质量发展,引导各县区差异化、特色化发展,因地制宜,充分发挥各自优势,走最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打造不同的功能区,实现全市统筹发展。与其他几个县区不同,龙门大力发展 " 大山经济 ",发展旅游康养产业。旅游业对周边经济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具有巨大的带动作用,通过便利的交通,龙门也将更好地与其他县区联结在一起。

深莞惠红色干线动工现场(朱伟华摄)

据了解,博罗县正集中力量打造沿东江经济带,引进了新材料制造产业园等一批项目,谋划培育新的产业集群,规划建设千亿级工业园区。此前,惠州市工信局与市自然资源局曾联合印发《惠州市实施工业园区提质增效行动方案》,计划打造 3 个国家级园区和 7 个千亿级工业园区,其中 7 个千亿级工业园区将分布在惠州全市 7 个县区,每个县区各一个。全市统筹规划,有利于各县区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和产业优势,实现均衡发展,继而带动当地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在交通的带动下,如今的惠州,依托传统工业,在各个方面都有新的突破和发展。拥有数千年文明史的惠州,在历史的积淀中,各县区也纷纷形成自己的人文传统,相互间有着共通之处。一脉相承又各自开花的文化,彼此联系又各具特色的产业,都将为惠州一流城市的建设起到助力作用,让岭东雄郡的明天更加精彩!

来源 | 羊城晚报 · 羊城派

责编 | 夏杨

相关标签

粤港澳大湾区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