蝉创意 01-14
能搞定海王的,只有这群钢铁直男了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这是一条自带 BGM 的推送。

1993 年,一群热爱篮球的少年,跌跌撞撞闯进了无数人的青春。

然而,《灌篮高手》的动画在县大赛阶段便戛然而止,最为热血的全国大赛篇直接消失。

在那个网络闭塞的年代,动画的断播滋生了一大批不靠谱的坊间传说:

流川枫吸毒;

流川枫飞机失事;

流川枫不愿意打假球,在街头被枪杀,死之前问樱木我们是不是朋友,樱木回答我们是兄弟。

……

流川枫: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除了流川枫,樱木花道的日子也不怎么好过。

关于樱木原型的谣言,甚至一度传到了原作者的耳朵里:

" 樱木花道原型出车祸死了,井上为了纪念樱木花道,创作了灌篮高手。"

最后被证实这张流传的樱木原型,其实是日本前著名视觉系乐队 X-japan 创始人 YOSHIKI 的学生照。

本着编就要编全套的原则,有人给主角团编造了一段篮球下岗再就业的故事:

流川枫吸毒,樱木花当井盖工人,三井寿改去贩卖球鞋,仙道直接去送快递,四人组成了 " 东鞋西毒南递北盖 "。

甚至还衍生出了一大批奇奇怪怪的同人本子,比如流花、仙流、赤鱼……

以上都是谣言。

真相其实 real 简单,当年 TV 版节奏太慢,一个球打一集,引起原作者不满,再加上电视台想要湘北夺冠的结局,和漫画结局冲突。

于是作者一气之下把版权回收,不再制作动画。导致全国大赛的激烈对局只能通过漫画,或是 2K 视频的形式观看。

但是 2021 年,回来了,都回来了。

25 年前那趟从神奈川开往大阪,驶向全国大赛的的列车。

终于发动了。

就在今年 1 月 7 日,《灌篮高手》官网、官方社交账号等正式启用,原作者突然连发两条推特,宣布将制作 SD 的全新动画电影。

划重点,动画电影。

依旧由老牌的东映动画出手,在制作上有保证。

全国大赛终于不再是有生之年系列。

那辆开往全国大赛的列车

在 25 年后终于开动了

什么是神作?

15 万人在豆瓣打下 9.6 的高分,成为一代神作。

藏在豆瓣的高赞评论,道出它在一代人心中的地位。

讨论谁最帅,谁最菜?

行。

但说 SD 不好看?

不行。

毕竟,谁还没一个流川做老公,樱木做哥哥,三井当兄弟♂的梦呢?

搞错了,再来。

县大赛结束时曾说过的那句:" 接下来就是全国大赛了!"。

这句话,一等就是一个青春。

神奈川、湘北、全国制霸等词,霸占了那个只有电视机可以供我们消遣影像的时代。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每次看到依然热血澎湃:

神经大条的天才篮板王樱木花道

面冷心热的一代男神流川枫

浪子回头的最强射手三井寿

阳光沉稳的人间理想仙道彰

湘北支柱赤木刚宪

电光火石宫城良田

又帅又暖水户洋平

最佳第六人木暮公延

SD 当年带给我的欢笑与感动,如今我都记得。

樱木和晴子相遇的那个火车路口。

赤木刚宪初至湘北,许下 " 制霸全国 " 的梦想。

长发的不良少年,流着泪跪在地上:" 教练,我想打篮球。"

湘北以 2 分之差输掉了联合决赛的第一场,赤木把手放在早已泪流满面的樱木的头上:

" 别哭,比赛还没有结束。"

樱木重伤拒绝下场,对安西教练说出那句,每次看到都会热血沸腾的一段话:

" 老爹,你最辉煌的时刻是什么时候?是全日本时代吗?而我,就是现在了!"

然后忍着伤痛扣篮绝杀,完成最后的荣耀一分钟。

最后湘北险胜山王,尘埃落定时樱木和流川的经典击掌。

留下的回忆,实在太多太多……

动漫那么多,为什么《灌篮高手》永远不会过时?

在 SD,除了两大主角,还有一众个性鲜明的配角团,每个人都拥有不一样的青春。

再加上细腻的人物刻画和分镜细节处理,可谓帧帧都是神来之笔。

虽然动画接下来的的剧情走向暂时没有透露,但极大可能会延续全国大赛的旅程,也是蝉主最期待的——先打丰玉,再挑山王。

如果说海南队是 SD 动画粉胸口的 " 朱砂痣 " 的话,那肾上腺素飙升的 " 最强神话 " 山王工高,一定是漫画迷心中的 " 白月光 " 了。

虽然在险胜山王后元气大伤,下一把大败止步全国大赛。但并不妨碍,这是一场双方都拼尽全力的神仙打架。

以前的动漫总喜欢拖时长,一个三分球一投就是一整集。但那些经典的片段,无论看多少遍依然有滋有味。

没有刻意的煽情,没有狗血的感情戏,也没有分分钟崩塌的人设,只有简单的台词,单纯的青春热血。

从 " 你喜欢喜欢篮球吗 " 开始,到 " 这次决不说谎,我是真的喜欢篮球 " 结束。

以至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再回过头去看,依旧会被这样明亮的青春灼伤到眼睛。

二十年前,笑着看。

二十年后,笑着笑着就哭了。

经典 IP 的精神内核

给人无限正能量

说到最近能与《灌篮高手》为之抗衡的另一大 IP,还得属 " 奥特曼 " 了。

在淘宝公布的 2020 年度十大商品名单中," 奥特曼 " 就被搜了 2 亿次……

无论是刚下飞机,人均海龟的知乎,还是直男大本营的虎扑,都肉眼可见的被 " 奥特曼 " 逐渐占领。

真 · IP 界顶流。

说到奥特曼的重新爆火,其实来源于一个段子:

" 其实毁掉一个男生很简单,你只需要搂着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对他耳边轻轻说一句,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迪伽奥特曼就可以了。"

随后,各种表情包,网络热梗的发散创作,都在极力列出自己找到奥特曼存在的证据。

包括前几天登上热搜的 " 世界上真的有奥特曼 ",《奥特曼》中国官方为 5 岁癌症晚期的小朋友,实现了能够见一次 " 奥特曼 " 的心愿。

无一不在告诉我们,奥特曼真的回来了。

与此同时,ACG 破圈暖心的事件随处可见:

《魔兽世界》为纪念一位国服抗癌玩家曹芝源,在暴风之盾安多玛斯高塔的二楼,设置了一位 NPC" 芝源 "。

此时的他,已化身为铭文师,继续用墨水和羊皮卷续写着属于自己的故事。

《守望先锋》为纪念因见义勇为不幸离世的玩家吴宏宇,在漓江塔地图为他专门设计了一套宇航服,名牌上贴上了宏宇的名字。

下面摆放了一圈花圈,旁边写着一行字 " 英雄不朽 "。

与经典 IP 经久不衰相反的是,如今的新 IP 还没被人记住,就已经彻底死掉了。

不是卖腐卖姬,就是隔靴搔痒式的强行输出价值观,套路化满满。

看得多了,甚至陷入自我怀疑,是二次元和三次元之间的次元壁太厚了?还是自己已经过了中二时期?又或是时间杀死了梦想?

在 2013 年日本 " 改变人生的漫画 " 投票中,《灌篮高手》成为第一名,不少人表示从漫画里得到了无穷的正能量。

SD 的出现,不仅在整个亚洲掀起了一股篮球风暴,而且成为了无数青少年甚至职业篮球运动员的篮球启蒙。

安西教练:" 直到最后一刻也不能放弃希望,

一旦死心的话,比赛就结束了 "

在《灌篮高手》中,还有一个 " 玄学 " 问题,小时候喜欢流川枫的那群人,长大后都喜欢上了三井寿。

顶着初中 MVP 头衔大杀四方的新人王,因为不抗力一步步走入深渊,最后浪子回头,身边不仅有支持自己指明方向的人生导师,还收获了一帮 " 出生入死 " 的战友。

试问谁不想拥有这样的人生?

这种代入感不是作者强行灌输的,也不是刻意堆满泪点按头让你哭,而是在不同的阶段观看,都能引起不同的共鸣。

当我们因为不可抗力放弃自己梦想的时候,何尝不幻想有朝一日能像三井一样 " 王者归来 "?

越来越多的 IP 向流量屈服,失去了精神内核。

狗尾续貂的《博人传》失去了火的意志,成了 " 不可燃垃圾 "。

《仙剑奇侠传》的十年之约即将等来一批新的流量……

经费越来越充足,特效越来越多,精心设计的燃点却始终比不上二十年前一句 " 因为我是个篮球员 " 来的热血沸腾。

经典之所以经典,就在于它懂得适可而止。

再坚强的成年人

也需要童话来 " 催眠 " 自己

25 年,足以让这个世界变样。

同时期的《名侦探柯南》,已经更新了一千多集。

新进霸权王番《鬼灭之刃》,票房超越《千与千寻》成为日本影史最卖座的电影。

唯有那群在球场上肆意挥洒汗水的少年,被永远定格在了 17 岁的那个夏天。

而伴随时光长大的我们,从当初需要仰望他们的小屁孩,成了要被叫叔叔阿姨的年龄。

我们经历了父母的变老,朋友无常的聚散,偶像的陨落。经历了职场的 996,经历了向现实低头……

我们的内心变得脆弱又恐惧。一边接受平凡重新审视生活的意义,一边又期望自己像动漫里的主角一样无所不能,早日脱离一地鸡毛。

以前不明白三井当初重拾篮球为什么会跪下痛哭,直到现在才明白," 浪子回头 " 需要多大的勇气。

以前不明白鱼柱为什么要放弃篮球梦想回家继承家业,直到现在才明白,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以前不明白赤木为何如此执着带领一支拼凑起来的鱼腩队,想要做到 " 全国制霸 ",觉得他是在说大话,在喊口号。

直到现在才明白,一个人能够坚定不移地追逐梦想究竟有多难。

SD 不仅仅是在说篮球,而是在聊人生。

曾几何时,我们都有着和这群篮球少年一样的热血。觉得自己是天选之子,制霸全国只是时间问题。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仍在开往全国大赛的列车上,而我们却早已撞上了现实的南墙,灰头土脸、满身疮痍。

身上没有了樱木和流川的不可一世,倒是像极了那个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把梦想深埋起来的长发少年。

就像夜晚中,坐在机车上的铁男对三井第二次告别一样:

" 再见了,运动少年。"

成年人之间的离别或许不需要说太多,一句简单的再见,足以。

不光是人与人的离别,对自己喜爱的事物,也是来不及一句正式告别,就匆匆迈入下一个阶段。

正如 SD 的最后,赤木、木暮为了参加高考引退,宫城接任队长,三井继续留在湘北,晴子入队成为第二个经理,泽北登上飞往美国的航班,流川枫穿上日本青年队的球衣,樱木在疗养院依旧意气风发……

不是最完美的结局,却是最美好的结局。就像每个人的青春一样,藏有遗憾。

我们之所以怀念 SD,不仅是怀念 20 年前那个热血的夏天,怀念身旁那群笑你分手、打架冲着上却同样爱篮球的朋友,更是怀念曾经那个能 " 全国制霸 " 自信满满的自己。

再坚强的成年人,也需要童话来 " 催眠 " 自己。

越是明白现实的残酷,就越发怀念当初的年少时光。

等了 25 年的《灌篮高手》告诉我们,只要活得够长,梦想总有实现的一天。

欢迎回来,我的运动少年。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