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八卦女频道 01-14
禾赛没有何塞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1973 年,一个名叫何塞 · 玛利亚 · 奎罗的西班牙年轻人放弃家乡和大海梦,远赴撒哈拉与真爱汇合的故事。这故事被女作家写了出来,一时感动无数纯爱男女。年轻人更广为人知的译名叫荷西,女作家叫三毛。

但现实中,当不少所谓 " 爱情 " 褪去激情泡沫时,更多的是不堪。

2011 年 5 月 16 日深夜,喜欢写诗、当时还是鼎晖创投合伙人的投资大佬王功权突然发微博说要私奔,轰动一时。

然而,沸沸扬扬的 " 私奔 " 只持续了 42 天。

同年 6 月 27 日凌晨 3 时左右,辞去鼎晖创投所有职务的王功权更新微博:" 再尴尬的事情也要面对。王琴建议并送我回到北京处理家里事情。目前我在家 …… 请大家理解我们的压力,给我们一点安宁。" 他和妻子又生活在一起,并说:" 私奔是慌乱之下的逃避 "。

这是一场昭告天下的 " 出轨 "。令吃瓜群众侧目的,不只是行为不符合世俗道德观念,更因为浪漫的王功权让人们窥到了资本 " 名利场 " 的另一面——高知高薪高端的大佬们 " 奔放 " 起来似乎更加高调。

直到 6 年后,2017 年 7 月,又一场声势浩大的朋友圈 " 示爱 " 再次轰动金融圈。这次的主角分别是:时任禾赛科技董事长、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同济大学汽车学院教授孙恺,和时任天风证券汽车行业首席分析师崔琰。

这场 " 示爱 " 门也终于在三年多之后,迎来了显而易见却又令人唏嘘的结局。

2021 年 1 月 7 日,禾赛科技向科创板递交了上市申请。

/ 事业与爱情,仍然不难选 /

2017 年,是禾赛科技的融资 " 爆发之年 "。这年 1 月,公司获得磐谷创投等合计 1.1 亿元 A 轮投资。

也是因为融资需求,时任公司董事长的孙恺结识了因汽车行业研究闻名业界的天风证券首席分析师崔琰。

公开信息显示,2017 年 7 月 27 日,崔琰组织了一次沙龙,嘉宾恰好就是孙恺,推介的公司就是禾赛科技。

▲图片来源:网络

此次推介效果如何难以评定,但孙恺与崔琰二人的 " 爱情 " 确实是被 " 激发 " 了。两个多月后,孙恺便在朋友圈高调宣布:与崔琰双双 " 婚外出轨 "。

浪漫的孙教授告白美女分析师崔琰,说 " 她是我生命中最想在一起的人 "。

▲图片来源:网络

孙教授说他遇到了 " 一生真爱 ",不想像大话西游的孙悟空一样抱憾终生。可明明就在 2016 年,太太超星还让孙教授 " 赞不绝口 " 呀?

▲图片来源:网络

只能说,超级学霸老婆还是敌不过美丽的分析师妹子 ……

然而很快,合伙人疑似出面灭火:

毕竟,这次 " 示爱 " 门刚好卡在了大客户百度约 1.05 亿元增资的敏感时段:

翌年,禾赛完成了 2.5 亿的 B 轮融资,百度领投。

这起 " 示爱 " 门仅过去了三个月,就有传闻称:孙教授回归家庭继续和原配过日子,美女分析师却带着孩子净身出户了。

从当时的 " 告白小作文 " 来看,孙恺自认为寻到 " 一生挚爱 " 崔琰,宁可 " 牺牲 " 现有家庭与 " 处于迅速上升期的事业 ",也不愿做 " 挥手紫霞的孙悟空 "。但 " 处于迅速上升期的事业 " 真的那么容易抛下吗?

显然很难。

先抛开孙恺与妻子超星的感情因素,只从利益角度来看,长期共同研究激光传感技术的二人早就在专业研究与事业方面形成 " 利益共同体 "。几乎同时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二人,共同署名多篇重要研究论文。

▲图片来源:清华大学官网截图

即便,作为妻子的超星愿意放手,超星的两个清华同门师弟怕不也要有意见:你这把有必要玩这么大,直接要抛弃师姐和事业吗?

这对于刚刚获得百度等超两亿元融资、准备 " 大干一场 " 的两人来说,显然不好接受。

更关键的是,孙恺要 " 爱美人不爱江山 ",刚投入上亿资金的百度、磐谷创投等近十家投资机构怎么能接受?作为公司时任董事长和首席科学家,孙恺离开,禾赛科技又当如何?

这期间,各方博弈与纠结显然不容易。但最终结果是:孙恺依然留在了禾赛科技。

以公司将发行不超 6360 万股股份合计募资不超 20 亿元来估算,发行后总股本不超 42360 万股的禾赛科技市值或超 133 亿元。据此估算,若禾赛科技成功登陆科创板上市,孙恺个人持股估值将超 11 亿元。

女主角呢?崔琰在事件后辞职天风证券,沉寂近一年后,被急于成长的 " 小券商 " 华西证券收拢,目前依然是为资本市场关注的美女首席分析师。

说句题外话,因新财富不雅饭局事件落魄的马军,目前也在华西证券,看来那真是伤心人的世外桃源啊 ……

/" 爆发 " 与持续巨亏 /

度过 2017 年的 " 分手危机 " 后,禾赛科技开启 " 爆发式增长 " 模式。

当前,面向广义机器人应用的激光雷达为禾赛科技核心产品,具体应用领域既包括自动驾驶汽车,也包括无人清扫、无人运送机器人等新型服务机器人。

截至 2020 年该公司客户遍布全球 23 个国家。美国加州 DMV 公布的 2019 年无人驾驶测试里程数排名前 15 位的企业中,超过一半选用了其产品作为无人驾驶车队的主激光雷达。

财务数据显示,2017 年禾赛科技营业收入只有 1947.40 万元,但 2018 年其营收就大涨 582.29% 至 1.33 亿元;2019 年,该数据继续翻倍至 3.48 亿元。

然而,2020 年,遭遇新冠疫情后,禾赛科技前三季度营收只有 2.53 亿元。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 74.87%、75.62%、76.24% 及 71.19%。

在收入大涨的同时,禾赛科技多年持续亏损。招股书显示,2017 年、2018 年、2019 年、2020 年 1 月 -9 月,禾赛科技的净利润分别为 -2427.23 万元、1611.23 万元、-1.49 亿元、-9379.75 万元。整体变更时,截至 2020 年 4 月末,禾赛科技母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 -22,261.23 万元;截至 2020 年 9 月末,公司合并层面累计未弥补亏损为 3873.85 万元。

禾赛科技坦言,公司上市时存在未弥补亏损,主要原因是研发支出金额较高,且 2020 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部分客户的采购需求出现临时性放缓,且 " 未来一段时间,公司将可能持续亏损 "。

▲图片来源:禾赛科技 2021 年 1 月 7 日招股书

数据显示,研发投入在禾赛科技的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一直较高,2017 年、2018 年、2019 年、2020 年 1 月 -9 月的占比分别达到 151.02%、46.54%、48.32% 和 64.43%。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禾赛科技及其下属子公司拥有专利权 177 项,其中国内专利 167 项,境外专利 10 项。国内的 167 项专利中,38 项为发明专利、88 项为实用新型专利、41 项为外观设计专利。

接下来,禾赛科技计划进一步加大在芯片和算法领域的研发投入,强化规模化生产能力。具体战略包括:(1)持续增加技术储备;(2)持续推出新产品;(3)继续提高智能制造水平。

招股书显示,禾赛科技拟通过在科创板上市,申请公开发行每股 1 元的股票不超过 6360 万股,筹集可用资金 20 亿元。禾赛科技计划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 " 智能制造中心项目 "、" 激光雷达专属芯片项目 "、" 激光雷达算法研发项目 " 三个项目。

▲图片来源:禾赛科技 2021 年 1 月 7 日招股书

/ 潜藏风险:对赌、专利诉讼与同业竞争 /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前两大机构投资者,百度与博世中国 " 强势 " 地与禾赛科技签署对赌协议。

招股书显示,禾赛科技与各个股东于 2020 年 7 月共同签署《合资经营合同》,《合资经营合同》约定了优先清算条款、股权赎回条款等特殊权利条款。不过一个月后(2020 年 8 月 1 日),为了加速科创板上市,禾赛科技各发起人签署《发起人协议》,其中约定:原《上海禾赛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章程》、《合资经营合同》及与禾赛有限设立及存续、股东权利及义务有关的任何股东间协议、股东与公司间的协议自禾赛有限登记为股份有限公司之日起终止。

但百度与博世中国坚持签署对赌协议。2020 年 8 月 2 日,孙恺、李一帆、向少卿与百度中国、博世中国分别签署补充协议,就上市申请被终止、否决等特定事项约定了《合资经营合同》项下因《发起人协议》的签署被终止的百度、博世特殊权利相关条款将自动恢复效力并继续有效。

需要指出的是,除市场需求波动、行业竞争、财务、技术风险等因素外,禾赛科技还披露了和 Velodyne 的专利诉讼纠纷。

2019 年,Velodyne 分别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和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指控禾赛科技侵犯其在美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同一年,禾赛科技在德国法兰克福 / 美茵地区法院对 Velodyne 提起诉讼,指控 Velodyne 侵犯其在德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2020 年,禾赛科技在中国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指控 Velodyne 侵犯其在中国注册的旋转式激光雷达相关专利。此次纠纷于 2020 年 6 月 24 日,以禾赛科技与和 Velodyne 签署《诉讼和解和专利交叉许可协议》告终。

禾赛科技最终向 Velodyne 支付了约 1.6 亿元的专利许可费。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前述所有的专利纠纷的所有法律程序已终止。

禾赛科技与 Velodyne 之间的诉讼,反映了激光行业竞争之激烈。

比如股东百度的 Apollo(阿波罗)项目,牵手的却是 Velodyne,毕竟百度也一直是 Velodyne 的战略投资者之一。

禾赛科技坦言," 未来不排除公司仍会与他方发生专利争议或纠纷的可能性。如果公司在相关争议或纠纷中最终被认定为过错方或相关主张未获得支持,将可能对公司的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 面对激光雷达良好的市场前景,目前国内外从事激光雷达的企业较多。若公司不能持续提升核心竞争能力,将可能会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面临市场竞争加剧导致市场占有率下降的风险。同时,激烈的竞争会导致定价压力和利润减少,并可能导致公司的产品销售不及预期。"

尽管竞争激烈,激光雷达行业本身也并不成熟。激光雷达行业应用的许多市场都是新兴且发展迅速的,很难准确预测长期客户的采用率和对激光雷达产品的需求。因此,禾赛科技直言:" 尽管公司认为激光雷达是无人驾驶和其他新兴市场的行业标准,但激光雷达的市场采用率尚不确定。如果激光雷达的市场采用率不会持续增长,或者发展速度不及公司的预期,公司的业务将受到不利影响。"

此外,禾赛也提到了特别表决权股份或类似公司治理特殊安排的风险。

禾赛科技目前共同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孙恺、李一帆、向少卿。禾赛称,在特殊情况下,这三位的利益可能与公司其他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不一致,存在损害其他股东,特别是中小股东利益的可能。

其实这是一个浪漫的技术男团队。李一帆仍然把 8 年前求婚成功作为得意项目挂在官网:

向少卿也不无童心地提到自己的爱好:

只有孙恺没有了个人喜好:

招股说明书显示,孙恺现在只担任公司董事、首席科学家,但仍然是公司的第一大个人股东。此外,虽然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但是孙恺持有的 B 类股表决权仍占 23.25%,高于李一帆与向少卿。

那么问题就来了,现在禾赛科技里到底谁说了算,不知李一帆是否会再解释一下呢?

— end —

相关标签

何塞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