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角财经 01-14
中关村还是那个中关村,燕郊还是那个燕郊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caijing1.html

 

燕郊,以及以燕郊为代表的环京区域,是一个北漂时代的记忆。

曾经这个记忆充满着希望,如今,这个记忆充斥着痛苦。

1 月 14 日,河北石家庄的新增确诊有 75 例。短时间内,石家庄的现有确诊增至 447 例。

河北疫情反弹,让被河北环抱着的北京紧张不已。

早在 1 月 8 日,燕郊上了微博热搜,因为在河北疫情爆发之际,从燕郊进出北京路上检查力度突然提高,住在燕郊工作在北京的人们在检查站排着队进京。

早上 6 点的闹钟叫醒了睡在河北的北京上班族。

1 月 7 日,正事严冬,北漂族从小区出去的时候,天还有点灰暗。到达检查站后,光是排队,他们就得花 3 个小时,到达位于北京的公司时,已经是中午。

这就是许多 " 北漂 " 的上班路漫漫:上班在北京二环,买房在燕郊、固安,单程需要 2 个小时。

而住在燕郊和住在北京,这个区别已经将这群人的生活划分成两个以工作为交集的平行世界,

每个住在燕郊活在北京的人,都在体会着通勤的痛苦。

在燕郊,至少 30 万以上的定居者,都属于在这里买房定居,但每天通勤北京的 " 北漂 " 一族。

2018 年以前,从燕郊进京,主要的通道不超过 5 条,如今多了一些,但无论是哪条道路,都必须经过进京检查站。

检查站隔开的,不只是两个城市。

只能住在河北的北京打工人

他们住在河北既是自己的选择,也是现实的逼迫。

燕郊就位于环京地区知名的 " 北三县 "。北三县是河北省廊坊市所辖的三河、大厂、香河的 " 统称 "。和他们同样知名的,还有廊坊下辖的固安县。

这些地方,因距离北京近、房价远低于北京,成为 " 北漂 " 一族的落脚点和置业圣地。

根据中国房价行情网给出的数据显示,2020 年 12 月北京平均房价为 64721 元 / 平米。这还只是均价,如果具体到各个区,但凡位置不算太偏僻的地方,价格都要更高。

在北京东西城区,一套 100 平米的房子售价超过 1000 万元,就算是最便宜的密云区也需要 260 多万。而密云到市中心的距离,比环京区域更远。而北京的平均房租收入比更是在 40%。换句话说,1 万元的月收入中,4000 元都要花在房租上。

例如贝壳网上这套亚运村附近的 22 平米单间,就需要 4686 元,这还不包括水电管理费等。

而在环京片区,燕郊一套 110 平米的 3 室 2 厅,房租只要 3000 元 / 月。

一间 20 平米的单间只要 750 元 / 月。

无论是房价还是房租,都吸引着北京城里的部分人来到燕郊。

但他们又必须要去北京上班。

因为,环京无产业。

京津冀一体化中的睡城命运

1999 年,廊坊的燕郊被批准为省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随后开始大力招商。

2005 年,廊坊日报曾刊文总结当年的招商成果,称 2005 年共引进高新技术项目 32 个,年内实际投入 14.6 亿元。并计划 2006 年要引进高新技术项目 40 个,总投资 62 亿元。

按照规划,是要重点围绕电子信息、新医药、新材料和现代制造业,采取 " 龙头企业拉动、配套企业跟进 " 的产业链招商方式,引进和发展上下游配套项目。

此外,当时廊坊还提出了要建设 " 人才高地 ",拓宽人才引进渠道。在连番努力下,燕郊又在 2010 年被批准为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园区。

第二年,燕郊国家级高新区揭牌仪式上,落地了八大项目,涵盖航天航空、现代物流、现代服务等新兴行业,风光无二。

燕郊开发区管委会负责人曾表示,燕郊的发展目标是建设成 " 高新技术成果转化基地和服务业新城 ",并力争在未来 20 年内达到与中关村齐名,形成 " 西有中关村,东有燕郊城 " 的两大科技城并立之势。

中关村集结一大批国内领先的科技企业,上世纪 80 年代,这里是 " 电子一条街 ",后来这里是中国第一个国家级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第一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第一个国家级人才特区。

对标中关村的燕郊,可见其野心曾经有多大。

但是,多年的操作下来,房地产业的风光,远远盖过了当地曾经最想要的产业。

提起燕郊,人们依然只记得楼市。

当初规划的产业园区中,首尔园成为首尔甜城,航天现代服务业发展区变成天洋城四代,港中旅温泉度假区成为港中旅海泉湾。

全都成了楼盘。

高新技术产业变成房地产之后,燕郊更多的还是分流了北京的人口,所谓的产业转移是高新技术产业转移仍处于初级阶段。

这种结果不是当地最想看到的,但却是必然的。

燕郊凭什么跟北京抢产业

这几年,北京的经济一路顺风。

2015 年,北京的 GDP 为 2.5 万亿元 2019 年,北京 GDP 已经增至 3.5 万亿元。

4 年时间增加了 1 万亿元。

这其中,做出贡献的产业 60% 都是科技、信息、商务、文化等高精尖产业。

在燕郊的高新技术园区沦为住宅楼盘的时候,北京已经有了 29000 多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5 年时间里增长了 2.4 倍。

现在,北京拥有独角兽企业 93 家、居于全球榜首。

这样的北京,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2020 年 1-11 月,北京市规模以上软件和信息服务业实现营业收入 14906.1 亿元。

在规划中,燕郊想要的那些产业,和现在为北京作出贡献的产业,几乎是重叠的。

所谓的京津冀一体化,究竟是一体了,还是在互相争抢?

如果是争抢,燕郊又如何抢得过北京?

北京作为首都的地位,决定了这里是全国消息最灵通的地区,也是人脉、资金等各种资源的集聚地,而北京还有全国最好的大学,培养着全国最优秀的人才。

高新技术企业,不舍得离开北京。

这也就决定了,那些住在河北,工作在北京的跨城通勤族,不可能离开北京。

尽管如此,北京还是往外推走了一些产业。

2017 年,北京发布《北京城市总体规划 ( 2016 年 -2035 年 ) 》,提出 " 把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优化提升首都功能,解决北京‘大城市病’问题作为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首要任务 "。

为此,当年设立了雄安新区,用于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但事实上,所谓的北三县、固安这些环京区域,因其与北京之间地理上的亲密关系,最先承接这些疏解出来的功能。

而被疏解的又是些什么功能?

2016 年,北京调整疏解商品交易市场 25 家,疏解商户 1.2 万余户,年内有 90 个传统商品交易市场,要么被关停清退、改造升级,要么被疏解转移。此外,大红门地区 16 家批发市场、动物园地区批发市场、天意小商品市场都被疏解转移。

2017 年,朝阳区就疏解商品交易市场 68 家、仓储物流基地 6 家、再生资源回收场站 19 个。

这些被疏解转移的 " 非首都功能 ",被许多人视作所谓 " 低端产业 ",相应的人群也成了一些人口中的 " 低端人口 "。

这些人尽管依赖北京的居民、产业、经济而活,但显然也难以负担北京的高房价,从而不可能真正留在北京成为北京人。

多年后,中关村还是那个中关村,燕郊还是那个燕郊,时至今日,燕郊想要与中关村比肩的梦想,依然没有实现。

相关标签

燕郊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