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媒体 09-15
外链解锁,垄断终结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丨 20 社,作者丨李威

有形的手开始发力,互联网的游戏规则要变了。

" 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无正当理由限制网址链接的识别、解析、正常访问,影响了用户体验,也损害了用户权益,扰乱了市场秩序。"

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 2021 年 9 月 13 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在自查整改中,部分互联网企业对屏蔽网址链接问题的认识与专项整治行动的要求还有一定的差距。

" 为此,我们采取召开行政指导会等多种方式,进一步帮助企业认识到,互联互通是互联网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让用户畅通安全地使用互联网也是互联网行业的努力方向。同时,也要求企业能够按照整改要求,务实推动即时通信屏蔽网址链接等不同类型的问题能够分步骤、分阶段得到解决。"

更早的消息显示,在 9 月 9 日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举办的一场的 " 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 " 上,参会的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360、网易等企业被要求在 9 月 17 日前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解除外链屏蔽必然会成为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中的一个标志性节点。它意味着在过去十年互联网 " 追求平台垄断、然后赢家通吃 " 的游戏开始走向终结;一种强调 " 恢复和维持健康竞争环境 " 的新框架开始要求平台承担更多公共性的义务,甚至向中小企业让渡一部分经济利益。

01、赢家总是通吃

在 2021 中国互联网大会上,清华大学兼职教授黄奇帆提出了消费互联网存在的四个问题:拼命 " 烧钱 " 扩大规模,在取得垄断地位后形成零和效应;利用人性的弱点设计产品,打擦边球;利用网络平台垄断地位侵犯用户隐私;大数据杀熟。

黄奇帆的四个问题其实也归纳出了中国互联网公司普遍追求的一种底层发展逻辑。首先要找到一个覆盖尽可能多用户的刚需,然后不计代价地让自己的产品实现垄断地位,在此基础上寻求商业变现和持续扩张,并开始利用手中的数据和资本进行下一个阶段的布局,维持自己的平台垄断。

过去十年中,相似的故事屡次上演。腾讯在 2016 年收购了中国音乐集团,拥有了 QQ 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三个在线音乐品牌,以及大约 80% 的市场份额。随后由 QQ 音乐和中国音乐集团合并组成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集齐三大唱片公司的独家版权,并与环球、华纳、索尼都形成了资本捆绑。

美团与滴滴都是在 " 烧钱 " 大战中拼杀出来的行业翘楚,在腾讯、阿里等背后资本的推动下,又分别与自己的最大竞争对手大众点评和快的实现合并。然后,在行业中占据优势地位的两家公司又先后参与到共享单车的竞争中,进而在社区团购领域短兵相接,继续烧钱圈地。

这种故事的重复也造就了大部分中国互联网创业者经常遇到的一连串追问:如果阿里、腾讯等巨头投资了你的竞争对手怎么办?如果阿里、腾讯等巨头亲自进入你的领域怎么办?一家中等的互联网公司如何在巨头之间保持自己的独立性?

习惯享受补贴的用户不但需要适应回升的打车和外卖价格,还要让自己习惯于 VIP 会员被屡次重新定义,甚至需要时刻提防各个平台是否进行了大数据杀熟,也一直搞不清楚为什么多年不联系的好友会出现在一些平台的推荐列表里。

为便捷和效率而生的互联网平台,在资本推动下成为玩弄流量的高手,并以此获得不菲的收益。用户只是任由平台驱赶圈养的羊羔时,原本应当坚持的互联网的开放、共享价值理念已经崩塌,取敬畏而代之的是傲慢、妄为、贪婪和惰性,让市场机制失灵,创新机制失效。

02、规模不阻碍竞争

恢复市场机制与创新活力充分的竞争。从近期发布的一系列政策与施行的举措来看,新的规则并不排斥互联网产品的规模效应,而是要削弱互联网平台在资本和规模上的先发优势,为后来者创造更公平、合理的创新空间。

2021 年 2 月发布的《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显示,分析是否构成限定交易,可以重点考虑以下两种情形:

一是平台经营者通过屏蔽店铺、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扣取保证金等惩罚性措施实施的限制,因对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产生直接损害,一般可以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

二是平台经营者通过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性方式实施的限制,可能对平台内经营者、消费者利益和社会整体福利具有一定积极效果,但如果有证据证明对市场竞争产生明显的排除、限制影响,也可能被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

依此来看,互联网平台所惯用的竞争手段,比如屏蔽外链、强制二选一、烧钱补贴、流量引导等行为都会涉嫌限定交易。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反垄断监管力度继续保持或者增加,互联网产品的竞争将回归产品体验、服务质量、创新力度和营销推广层面,不再是一场又一场简单的 " 氪金 " 游戏。

不同于实体行业中的反垄断,针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实际上是在对互联网平台的属性进行重新定义。历经二十多年的发展,互联网及其衍生出来的平台已经成为社会基础设施的一部分,也是社会公器的一部分。但是,互联网平台背后是公司,以追求商业利益最大化为根本目标。

如何在私人所有权、社会公器属性和政府监管意愿之间寻找到恰当的平衡点,就成为互联网平台顺利度过这一轮反垄断的核心节点。当开放成为必然,互联网平台势必要让渡一部分自身的商业利益,将自己摆在裁判员而非运动员的位置上,来重新划定游戏规则。

从超出商业利益的层面来看,像美国针对标准石油公司、AT&T、IBM、微软等企业进行反垄断调查时,对公司进行的拆分在互联网平台这里并不可行。新的游戏规则需要在一个近乎稳定的互联网平台架构中,让用户和中小企业获得更多公平合理的竞争空间,也就是能够更富裕。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平台之间依然免不了会勾心斗角,新规则的落实进程也并不可知。唯一确定的是,有用户的使用习惯在,平台之间很难发生大的变数。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

相关标签

腾讯 qq音乐 互联网 指导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