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 09-15
当债务上限这一“美国特产”越长越歪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guoji1.html

 

本文转自【环球资讯 +】;

随着漫长夏季休会期的结束,美国国会两党议员们陆续返岗,准备迎接美媒所称的 " 灾难性立法月 "。首先,在 9 月 30 日美国本财政年度结束前,国会必须通过拨款法案来保证政府继续运行。为此,他们需要决定是否提高政府的债务上限,因为这直接关系到政府还能不能继续借新债还旧债,以及会不会 " 关门 "。

而当这项任务和同样等待表决的拜登政府 3.5 万亿美元预算法案重叠在一起时,所有事情都变得异常棘手起来。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网站报道截图

债务上限:越长越歪的 " 美国特产 "

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 · 耶伦日前警告,政府用于财政支出的有限现金可能会在下个月的某个时候告罄。如果白宫和国会无法及时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或将在 10 月面临债务的技术性违约。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所谓 " 债务上限 ",是百年前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的产物。由于战争支出骤增,美国国会首次赋予了联邦政府自行发行国债的权力。之后在上世纪 30 年代大萧条中的 " 罗斯福新政 " 时期,美国国会又对所有政府债务统一设定了上限。

作为主要西方国家中的一个 " 美国特产 " 之一,债务上限规定了美国财政部偿还国会已经批准的政府债务的最高额度。一旦达到上限,就需要国会提高上限,或暂停上限机制。最近的一次发生在 2019 年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在国债规模当时达到 22 万亿美元的情况下,美国国会暂停了债务上限机制,为期两年。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官网发布的美国历年债务上限图表

到今年 8 月 1 月暂停期终止时,美国债务已经超过了 28.5 万亿美元。由于在国会暂停或提高债务上限之前,美国财政部不得发行新债,耶伦和她的部门不得不动用 " 非常措施 " 来节省现金,避免超过联邦借款上限。

一旦财政部现金耗尽,而债务上限问题又没有解决,美国政府发生债务违约就成了一个现实的风险。用美国媒体的话说,这将会是 " 金融世界末日 "。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引发金融危机、破坏美国经济的最简单方法,就是允许联邦政府债务违约。这将导致利率飙升、股市暴跌等一系列灾难,数百万美国人将为此付出代价。

但在如今美国 " 为否决而否决 " 的党争格局下,9 月已成为一个火药味十足的月份。当债务上限重新成为一个问题时,拜登提出的 3.5 万亿一揽子预算法案进一步加剧了解决问题的复杂性。

△美国 " 政客 " 新闻网文章《民主党人冲向新的财政悬崖》:国会正在债务上限和政府资金问题上面临最后期限,与此同时,民主党人正全力寻求通过一系列支出法案。

共和党方面一直指责拜登政府花钱太多,并认为民主党人推出的一个又一个巨额财政支出计划夹带了太多 " 私货 ",因此已经明确表示反对提高债务上限。可以说,债务上限已经超越经济问题,变成了两党的政治议题。

△英国《金融时报》:在暂停两年之后,债务上限问题再次成为一场高风险政治斗争的焦点。随着提高债务上限的最后期限与拜登试图在国会通过其数万亿美元经济议程的努力发生冲突,人们担心议员们会再次将谈判推向崩溃的边缘。

事实上,民主党在没有共和党支持的情况下提高债务上限在技术上是可能的,即借助所谓 " 预算协调程序 " 单方面通过法案提高债务上限。

共和党甚至建议民主党 " 照此办理 ",以便让其独自承担由此带来的政治后果。而民主党反复强调共和党人在前总统特朗普执政时期也制造了可观的赤字和债务,坚持要拉共和党一起背锅。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参议院少数党领袖米奇 · 麦康奈尔认为民主党应该对提高债务上限负全责,而众议院议长南希 · 佩洛西则表示 " 没门 "。

对于政客们各怀鬼胎的表态,摩根大通前首席经济学家安东尼 · 陈指出,美国的债务上限问题充分暴露了民主、共和两党 " 踢皮球 " 的政治伎俩。

安东尼 · 陈 :" 共和党知道,一旦民主党运用‘预算协调程序’单方面通过法案提高了债务上限,这个问题就解决了。而民主党显然不想这么做,因为这样一来,提高债务上限的责任就完全归于民主党,他们会背上‘不负责任’ 的骂名。"

有没有债务上限,全球经济都会躺枪

美国政府关门不会让天塌下来,真正能让天塌下来的,是债务上限之争所折射出的美国经济僵局。

严格说,美国迄今为止并未真正发生过债务违约,但由党争造成的这种 " 可能性 " 却足以对全球市场产生冲击。更严重的是,无论美国的债务上限是提高还是继续暂停,全球经济都会躺枪。

在美元全球霸权的加持下,美国无论哪个党掌权,都不可能认真考虑 " 省钱 " 的事情。有美联储的印钞机为美国政府债务兜底,即便美元超发现在已经引起严重通货膨胀,美国也可以借助美元向全球输出通胀压力,所以美国从来是 " 债多不愁 "。正因如此,美国政府才敢放心大胆地不断抛出疫情救助和经济刺激大礼包。

但问题是,今天的美国债务和过去有了明显区别。因抗疫不力导致疫情持续,美国就业市场持续不振,实体经济迟迟难见起色。美国政府增发的美元大部分首先进入了金融市场,在让股市保持表面繁荣的同时对实体经济助益有限。所以,没有足够的实际产出来为政府还债,只能是旧债上再压新债。

美国联邦预算问责委员会主席玛雅 · 麦克吉纳斯指出,要想真正解决债务上限或违约问题,美国政府需要开源节流,包括减少财政开支和增加税收;一味提升债务上限是一种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将加剧美国经济的脆弱性。

玛雅 · 麦克吉纳斯 :" 对于普通人来说,突破债务上限的影响不像削减医保或增加税收来得那么直观和明显,但是长期来看,这将增加美国经济的脆弱性。比如说到 2051 年,美国联邦债务规模将增加到相当于 GDP 的两倍。届时如果遭遇经济衰退,我们应对的能力与 2008 年相比将受到极大削弱,情况也将变得更糟。"

美国《新共和》周刊发表评论文章,将民主、共和两党的债务上限之争比作 " 愚蠢的游戏 ",并断言这场政治游戏最终会带来经济的毁灭。

文章指出,在如今两极分化加剧的美国,债务上限之争足以在严峻的疫情中搞乱全球经济。" 美国债务正迅速逼近 30 万亿美元,有很多问题需要化解。但当债务上限被当作政治大棒、全球经济被当作抵押品时,这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 "。

△《新共和》周刊文章截图

策划丨王坚

记者丨单姗

编辑丨张晗

审核丨王坚

监制丨关娟娟

相关标签

拜登 美国 美国国会 美国政府 国债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