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玩实验室 10-23
行业暴涨,这个“铁疙瘩”要成为新的财富密码了?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最近一段时间,工业母机成了 A 股市场的明星。

今天爆发,明天涨停,整个市场闻 " 机 " 起舞,让多少人拍肿了大腿。

财富密码,其实早就写在了官方文件里——

8 月 19 日,国资委召开会议,强调要把科技创新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推动中央企业主动融入国家基础研究、应用基础研究创新体系,针对工业母机、高端芯片、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努力打造原创技术 " 策源地 "。

工业母机位列第一,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酷玩以前写过,工业,是用机器造东西,而工业化,是用机器造机器。

工业母机,就是那个造机器的机器,它还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机床

小到一颗螺丝钉的制造,大到工程机械、汽车高铁、石油化工、航天工业 … 都离不开机床。

可以说,机床就是制造业的基础。

然而,这个本该随着制造业崛起而 " 爆发 " 的行业,傍身的关键词却一度是 " 暴雷 "。

2017 年,昆明机床厂被爆出连续四年财务造假,大连机床厂被爆债务逾期。

2019 年,曾拿下世界机床排名第一的沈阳机床厂(以下简称 " 沈机 ")资金链断裂,最终破产重组。

阴云密布的机床企业,映照的是暗淡的中国机床产业。

我国是机床的生产和消费大国,但我们占领的只是中低端市场,高端机床的国内自给率,不足 6%

大国博弈,高端数控机床就是王炸,高端市场失守,损失的不只是钱,更直接关系着需要精密制造的航空航天、国防军事、医疗器械等领域。

坊间消息,美要求瑞士高精度机床断供中国

我翻看了很多自动化、工业论坛,其中有一条评论让我印象深刻:

我国中端以上机床距离国际先进水平,有着令人绝望的差距。

追赶这个差距,和新能源弯道超车、芯片自主化还不一样——有的地方我们起步晚,可能要靠政策指引、行业带动摸索着前进,但机床,我们是从高处滑落的。

中国机床工业,诞生过 " 十八罗汉 "、" 四大天王 " 这样的巨无霸,从风光无限到一地鸡毛,中国机床如何向前,首先应该从失败中汲取教训。

01

中国机床的历史,始于 1950 年代。

百废待兴的新中国,第一步要解决的便是 " 有没有 " 的问题。

有是有的。沈机的前身,是伪满留下的 " 三菱株式会社 "。大伙儿靠捡拾丢弃的零部件,拼凑出一台皮带车床,虽然转速稍快皮带就会脱离机器飞出去,但这台机床仍是当时的 " 顶配 "。

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中国在苏联的援助下开展 "156 项工程 ",我们一边吸收老大哥的技术,一边自己个儿钻研,这才有了工业化的雏形。

1955 年,沈阳第一机床厂研制成功新中国的第一台机床,并实现量产。

1958 年,第一台中国制造的东方红拖拉机开出厂房。

同年,中国第一台数控机床 X53K1 也诞生了。此时,苏联已经撤走了专家,这台数控机床由北京第一机床厂与清华大学合作,用 9 个月的时间自主研发而成;此刻,距离世界第一台数控机床问世,不过 7 年。

新中国的建设轰轰烈烈地朝前推进,18 家国有机床厂脱颖而出,成为著名的十八罗汉

1962 年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中 2 元纸币正面图案的机床,就来自 " 降龙罗汉 " 沈机

有了机床,我们才有了自己的拖拉机、汽车,造出了自己的原子弹、氢弹,太空里才能唱响《东方红》。

不夸张地说,当时的中国机床,比之世界也毫不逊色。

按照行业的发展方向,中国机床应该不断加强精度和转速,并在信息技术的带动下,开始走自动化的路子。

但由于大跃进和文革影响,中国数控机床却走向了重量不重质道路,系统开发也面临着一哄而上、又一哄而下的浮躁风气,1976 年的抽查,机床的合格率仅为 60%

内部混乱不堪,外部也是群狼环伺。

改革开放之后,老牌工业强国德国、日本等外国机床开始纷纷涌入中国市场,他们手握先进的数控系统,而当时国内不少学校,还在教学生如何使用锉刀。

两相对比,完全就是降维打击。

计划经济时代的天之骄子成了失落的国企,减产、亏损、下岗、转产、被兼并接踵而至。

1993 年,在沈阳市政府的主导下,沈阳第一、第二(中捷友谊厂)、第三机床厂和辽宁精密仪器厂合作成立沈阳机床厂。

要知道,沈阳的三家机床厂,都曾是 " 十八罗汉 " 的猛将,所以在一定程度上,沈机就是我国机床行业的最高水平。

但行业转型升级落下的 " 病 ",不是企业兼并合作就能治好的。

90 年代之后,随着对外开放的力度进一步加大,机床行业的生产环境急剧恶化。大企业买进口的高精度机床,而在中小企业市场,一批反应迅速、灵活的 " 小机床 " 也在争抢地盘。

从 1993 年到 2002 年,由于迟迟没有订单,沈机大幅度裁员,在岗人员从 2.7 万缩减到 1.1 万,刚成立就经历了黑暗十年。

中国工业化的希望,就要破灭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关键人物出现了。

02

2002 年,38 岁的关锡友被任命为沈机集团总经理。

关锡友是机械制造专业出身,早年在沈阳机床二厂工作,积累了丰富的行业经验,他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让沈机 " 减肥 "。

将非主营业务全部剥离出去,沈机轻装上阵,当年销售规模就达到 13.6 亿元,在世界机床行业排名 36 位。

随后的沈机开始一路狂奔。

2004 年后,沈机先后拿下德国希斯、云南机床、昆明机床,拥有了沈阳、昆明及德国阿瑟斯雷本三大产业集群,三年后企业的营收规模就破了百亿。

捱过了黑暗十年,又迎来了黄金 10 年。

2012 年是沈机的高光时刻。

一方面,在美国加德纳公布的世界机床行业排行榜上,沈阳机床凭借 180 亿元的销售收入,排名世界第一;

另一方面,历经 5 年攻关,沈机研发成功了i5 智能数控系统

为什么既有智能系统,又有全球订单的沈机,最后会被一笔 441 万元的欠款拖垮,我们放到后面再说。

先看看沈机是如何爆发的。

机床是一个很吃周期的行业。与 50 年代国家工业化发展让机床业崛起一样,21 世纪中国机床的爆发,也离不开中国制造业的发展和政策的刺激。

2001 年,中国加入 WTO,承接了大量海外订单,制造业突飞猛进,机床行业也跟着吃香喝辣。

2008 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很多国际巨头的日子不好过,但中国出台四万亿基建计划,机床行业同样延续了增长势头。

2002-2011 这 10 年间,欣欣向荣的制造业,不仅造就了世界第一的沈机,也让其他大小机床企业春风得意。

企业为了寻求发展,通常有两条路,一条是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自主研发,另一条就是收购海外公司,拿下他们的技术和客户

有钱的机床企业,选择了更容易的那一条——出海买买买、解锁新技术的路子:

沈阳机床收购德国希斯,北一机床收购德国瓦德里希科堡,龙门铣床技能 +1;

秦川机床收购联合美国工业 UAI,拉削技能 +1;

重庆机床并购英国 PTG 公司三个品牌,螺杆机床技能 +1;

杭州机床收购德国 aba,磨床技能 +1;

大连机床厂控股德国兹默曼,高速铣床技能 +1;

上海机床厂收购德国 Wohlenberg,车床技能 +1;

哈尔滨量具收购了德国 KELCH,测刀仪技能 +1……

照这种速度下去,中国机床业的技能应该满点了。

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

只是高速发展的制造业带来的需求,遮蔽了机床行业本应该暴露出来的问题,大批企业只顾 " 先做大,再做强 ",规模做大了,技术还没有做强,就被行业逆周期拖垮了。

2011 年,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开始调转向下并一路走低,从 2011 年的 10.69% 下滑至 2019 年的 5.65%,几乎腰斩。

大举买进的机床企业遭遇订单量大幅缩水,整个行业进入下行周期,其中,生产通用型机床为主的沈机,受到的冲击也最大。

这个时候,在金融危机中缓过来的国际巨头们开始拿着高端机床抢市场。而反过来,那些收购来的外企,除了极个别企业,其他如 aba、KELCH、瓦尔德里希科堡、希斯等在连年亏损之下,纷纷面临着破产、重组的命运。

吃到嘴里的,几乎全部吐了出来。

03

也许有人要问,难道机床业不知道技术的重要性吗?

这就要提到关锡友和他的 i5 数控系统。

机床的技术,核心在于数控系统。在行业里摸爬滚打了数十年的关锡友,深知系统的重要性。早在 1996 年,沈机就斥资 1 亿元引进美国桥堡公司的数控技术,结果拿到的并非核心技术,一年半后就宣布告吹;1999 年,沈机还引进意大利菲迪亚公司的高速铣削技术,同样拿不到核心技术。

拿不到核心技术的原因很复杂,其中既有竞争对手在市场方面的小心思,也有出口国对机床行业的技术封锁和禁运。

所以在执掌沈机之初,关锡友就知道软件是不能合资的,他想做自己的数控系统。

恰逢 2006 年,高层领导到沈机视察,说沈机不应该只满足于做普通机械机床 " 这种铁块子 ",鼓励沈机做自己的数控系统,"如果沈阳机床不做,数控系统在中国做不成。"

关锡友深受鼓舞,在沈机如日中天的时候,开始琢磨开发西门子、发那科之外的第三类数控系统。

日本发那科

他找过很多业界专家、学者,均被拒绝,大家都说," 太复杂了,一句两句说不清楚。"

最后,关锡友找到师兄朱志浩,在上海组建一个年轻的团队做完全独立研发,还叮嘱师兄,"一旦启动这个项目,我的生命就在你裤腰带上。"

研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每一天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投入。i5 的技术还没一撇,纯研发成本已达到11.5 亿元人民币。

沈机销量全球第一,拿不出这区区 10 亿元研发费用吗?

事实上,沈机的盈利能力非常有限。2007 年,沈机营收突破百亿,但净利润只有 7525 万元。即使是 2011 年以 180 亿元的销售额成为当年全球销冠,沈机的利润也不过一个亿左右。

"低端陷阱",这也是困住整个中国机床业的紧箍咒,由于没有核心技术,大伙儿只能在低端市场抢饭碗,而你一旦研发出高一阶的技术,国外的竞争对手又会放开该领域,用低价和你拼市场。

一边是急需用钱的 i5 系统,一边是惨淡的市场行情,理想与现实之间,关锡友做出了第一个选择——从商业银行贷款,用资金杠杆完成 " 理想 "。

2012 年,孤注一掷的关锡友,终于等来了 i5 系统的成功,当年 12 月,他被评选为 "CCTV 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

i5 相当于苹果的 iOS 系统,它绕开了西门子、发那科的技术专利,采用半闭环、运动补偿技术使得产品达到客户要求。

这个运动补偿技术,是指机床精度不是一步到位,而是在运行过程中不断修正的。

在关锡友的规划里,沈机要和苹果一样围绕着 i5 做机床、做云平台、做车间管理系统,打造制造业的智能生态圈

由这个智能生态圈延展开去,"i5 应该变成一个现代制造业的基础设施,像高速公路和网络一样,国家建设,大家共享。"

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超前了,但激进的关锡友很快做出第二个选择——让精度尚不完善的 i5,提前进入市场。

为了推广 i5,沈机以 " 零首付 " 的模式把机床租赁给客户,根据机床运转传回来的数据,按小时或者按加工量向客户收取一定的费用,相当于共享单车的收费模式。

但过早的商业化,让 i5 数控机床的市场检验和迭代时间被压缩得极短,问题接连爆发出来。

2014 年,代工商在几百台 i5 数控机床的主机壳中掺杂了 PC 材料," 连用都没有用,塑料壳就掉下来,油就渗下来了。"

最严重的问题是机床撞刀。刀具在切削过程中轨迹发生错误,正在加工的零件从机身飞了出来。

由此带来的问题是,i5 虽然推出去了,但市场占有率并不高;而放松了主业的沈机,也在行业下行周期的影响下,逐渐暗淡。

从 2012 年开始,沈机业绩逐步下滑,2015 和 2016 年,两年亏损总额超过 20 亿元,并被戴上了 *ST 的帽子。

债务暴雷、股价暴跌、银行抽贷,失落像多米怒骨牌一样接连砸过来。

挣扎到 2019 年,围绕着沈机的关键词已经变成了 " 经营资金紧张 ",截至 3 月末,沈机负债 375 亿元,资产负债率约 190% 。

这一年的 7 月、8 月,沈机集团和旗下上市公司沈阳机床股份有限公司相继发布破产公告,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

关锡友带领的沈机,在业内人士口中是两极的。

有人说他激进冒险,言过其实,也有人说改革是一场利益博弈,他也只能是戴着镣铐跳舞。

先锋改革总要付出代价,i5 的成功与否,现在评判依然为时尚早。

机床行业有个说法,不变,等死;变,找死,关锡友说," 我宁可站着死。"

04

在 " 等死 " 还是 " 找死 " 的行业大势面前,绝大部分企业不能幸免。

2019 年,机床工具行业 5710 家规模以上企业中,亏损企业数为 862 家,亏损面达到 15.1%。

与之相应的是中国 90% 以上的高端机床需要进口,出口的机床却大部分集中在中低端领域。

在技术封锁和禁运频频发生的今天,情况不容乐观。

如果收购买不来技术,留给中国机床业唯一的出路就是自主研发,靠自己走路。

那么,中国机床工业该何去何从?

第一,赚钱急不得。

经验表明,一套机床的数控系统研发周期需要 10-20 年,而这仅仅是从无到可用的一个过程,稳定性仍不能保证。

因此,衡量一个国产机床系统,不应该 3-4 年就论英雄。

同样急不得的,还有政府政策。

一台机床的折旧年限大概是 10 年,这就决定了机床是一个无法保证持续性增长的行业;而作为工业母机,机床尤其是高端机床,是无法以 " 量 " 取胜的。

某种程度上,高端机床的发展规律,是悖 GDP 规律而行的。

因此,高端机床不应该只看利润,也要有国家利益和战略安全的考量,只有靠国家大力和精准的扶植,才能保得住这颗工业的心脏。

第二,人才缺不得。

机床行业萧条,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便是人才流失。

培养人才,就要有一套健全的高技能人才培养和就业体系。

留住人才,还需要一个体面生活的待遇水平,和一套完善的对职业技能人才评价体系——炒机床的比干机床的人赚得多,就不太对劲。

很多业内人士都有一个共识,相比技术本身,技术背后的策略、经验更重要,数控系统是知识、技能、经验和诀窍的积累更为重要,买得到代码,但看不懂代码也是行业之殇。

技工不丢人,中国机床很缺高级技工。

第三,从 " 小 " 出发,向 " 外 " 突破。

此前机床行业出海并购遇搓,很大原因在于光顾着大而全,而忽视了将一个领域做精做强,完全吃透。

按照中国机床工具协会的分类标准,机床行业共有 7 大类,595 个细分品种,专注 " 小 " 的一个或几个领域,实现产品附加值的提升。

做好 " 小 " 品类,还应该向 " 外 " 寻找市场。

我国机床行业同质化竞争严重,同类机床功能上几乎没有差异,所以最后只能拼价格。

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当下,光靠内循环难以支撑机床发展,走出去才能有更好的发展。

第四,充分市场化。

我们有高端系统。但在推广高端系统时,由于我们的技术成熟度不足,在市场的可信度、认同度就不够。

再优秀的产品,如果没有市场大量的测试验证,从而进行技术迭代、改进提升,也无法发展壮大。

在这一方面,国内的机床买家,应该给国产机床一点信心和成长空间。

另外,避免低端陷阱,也不用所有的机床企业都一股脑向高端市场冲,这不现实。

合理的配置,应该是大企业主攻高端,中小企业合力做市场,国企民企错位发展,分工协作,有人承担技术输出,有人配合商业创新,有人抢占全球市场,这才是一个行业健康发展该有的样子。

对中国机床来说,情怀没有用,也用不着绝望,知道问题在哪里,就从哪里改变。

2020 年,重组沈机后的中国通用技术集团,开始规划未来机床组合的大计。

一些聪明的机床企业,也在细分市场走得稳稳当当。

十八罗汉唯一的 " 幸存者 " 济南二机床,专注于汽车冲压,在国内 / 国外汽车冲压的市场占有率分别在 80%/35% 以上,是全球压力机产能、规模最大的企业。

还有一些小而精的民企,如上海拓璞的五轴数控机床、宁江机床的柔性生产线、秦川机床的车铣复合机床、大连光洋的五轴数控机床等,也都是值得学习的典范。

从失败中汲取教训,从成功里总结经验,只要朝着正确的方向,改变就永远不晚。

中国机床振兴之路,才刚刚开始。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相关标签

工业化 沈阳 芯片 制造业 基础研究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