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种日历 01-15
“大洋彼岸的鹿,怎么跑到了我们的国徽上?”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这是安提瓜和巴布达的国徽。安巴是中美洲的岛国,由安提瓜、巴布达两大岛屿和附近一众小岛共同组成,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之一,常住人口只有 10 万。安巴的国徽上,画满了岛上的重要物种:菠萝、朱槿、甘蔗、龙舌兰……伫立在盾徽两旁的,则是黇 [ ti ā n ] 鹿(Dama dama)。

安提瓜和巴布达的国徽,两边的两只鹿是黇鹿 | Wikimedia Commons

可是,黇鹿并非安巴的本土物种,它们老家其实在欧洲。这种四条腿的动物,怎么跨过大洋跑到了加勒比地区?安巴人又为什么会将一种外来物种,画到了国徽之上?

黇鹿从何而来

在老家欧洲,黇鹿是现今最常见的鹿种之一。然而 1.8 万年前,在末次冰期冰盛期结束后,世界上唯一确定有天然黇鹿种群存在的国家,其实只有土耳其。有学者认为,黇鹿原先可能分布在欧洲纬度更高的地区,但严酷的冰期迫使幸存者向南迁移,最终撤退到了土耳其的安纳托尼亚半岛等地。

黇鹿种群分布地图,1 为已确认的原产地(包括了它的亲戚波斯黇鹿 Dama mesopotamica 的分布区域),2 为可能原产地,3 为早期引进区域,4 为现代引进区域 | Wikimedia Commons

后来,人类逐渐兴起,黇鹿种群的分布也随之发生改变。公元 1 世纪罗马帝国版图的拓展,以及公元 10-15 世纪拜占庭和诺曼帝国的扩张,都带动了黇鹿重新向中欧、北欧迁移。不同地区的鹿群演化出了不同的特征:骨测量学显示,留在南欧的黇鹿种群,它们脚踝附近的距骨更加细长,而迁移到北欧的黇鹿,距骨则相对粗短。

而安巴的黇鹿,距骨的特征与北欧地区的黇鹿类似,说明它们可能是从北欧地区被带到中美洲的。如果我们回到安巴的历史中去,也可以找到支持这一研究推断的证据。

1632 年,英国人开始在安提瓜岛殖民,2 年后殖民巴布达岛。1685 年,英国皇室将这片地区的统治权授予了科德林顿(Codrington)家族。当时,这个家族在安提瓜岛上经营甘蔗园,又从非洲贩运奴隶,将奴隶和牲畜安置在巴布达岛。

英国在此殖民期间地图,红色地区均为当时的英属殖民地 | 参考文献 [ 2 ]

在加勒比地区定居的科德林顿家族,仍与欧洲保持密切联系,例如诞生于巴巴多斯(加勒比海的另一个岛屿)的科德林顿三世,少年时期就回到了英国求学,于 1705 年返回到加勒比地区。2 年后,正在游历南美洲的英国内科医生汉斯 · 斯隆(Hans Sloane)在巴巴多斯看到了一种鹿。他在游记中记载到:" 我在教堂旁边看到了白尾鹿(Odocoileus virginianus),它们和我们的黇鹿长得一模一样。"

但由于当时对鹿种的鉴定还不完善,这位目击者也并非生物学者,因此有研究者怀疑,所谓的 " 白尾鹿 " 其实就是黇鹿。在此之前,关于黇鹿何时引入加勒比海地区的结论非常笼统,即使是较为权威的《黇鹿:历史、分布和生物学》一书中,对这一时间节点的描述也是 " 大致在 1700 年到 1772 年之间 "。

黇鹿(左)和白尾鹿(右),听说有人可能把我们搞混啦 | USDA photo by Scott Bauer;   Michel Langeveld / Wikimedia Commons

如果新的假设成立,黇鹿的引入很可能就可以锁定到1705 年前后,科德林顿三世将其从英国带回到巴巴多斯这一时间。之后,随着科德林顿家族在各个领地间的流通,黇鹿的足迹很快遍布了这几块小小的岛屿。

不过,关于黇鹿如何被带到达加勒比地区,相关史料稀少且模糊。科德林顿三世从英国带来黇鹿的说法,只是学者从文献中拼凑出蛛丝马迹后得到的一种假设。

黇鹿为什么被引入安巴?

关于物种的引进,最基础的一种解释是为了充当人类的口粮

18 世纪中期,大英帝国掀起了一股向边缘地区引入非本土物种的风潮。当时的英国皇家学会会长约瑟夫 · 班克斯认为,通过运输交换动物,不同国家的居民将能获得稳定的新资源供应,由此 " 免受飓风和干旱的可怕影响 "。

不过,黇鹿体型较大,从欧洲到加勒比地区路途也很遥远,运输期间会消耗掉大量的人力物力,反而得不偿失。与之相比,原产地更近的白尾鹿可能更合适。因此," 口粮说 " 套用在黇鹿身上略显单薄。

第二种解释是为了狩猎游戏

过去许多国家的贵族都将猎鹿当作娱乐项目 | Wikimedia Commons

当时英国建设庄园的风气盛行,全国出现了上千个鹿苑,黇鹿数量一时暴增。地产所有者从鹿身上获得了可观的社会效益——他们举办狩猎活动,或者无偿分发鹿肉,以彰显一种贵族之间的礼节。这些英国贵族跨洋来到殖民地时,黇鹿可能像随身家当一样被带了过来

第三种解释是,黇鹿的作用已经脱离了实体,转变为了一种意识形态上的体现

在庄园里圈养一群黇鹿,被英国贵族视作一种掌控自然的方式。而在殖民地,当趾高气昂的殖民者来到本地土著面前,他们身边的黇鹿仿佛也变成了所谓秩序、权力、文明的象征。有学者认为,这才是黇鹿被引入加勒比地区的最主要原因,并为黇鹿登上安巴国徽埋下了伏笔。

狩猎和偷猎  

殖民者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对殖民地的一切资源拥有绝对统治权——无论是鹿还是土地。他们还规定,只有英国贵族拥有黇鹿的狩猎权

而当时被奴役的人则拥有完全不同的态度:他们认为鹿和土地是所有人的财产,并不独属于任何人。这种态度,曾促使一位监工沮丧地给科德林顿家族写信:" 他们不承认主人,并认为这个岛属于他们自己。"

1823 年的安提瓜,人们在风车里榨甘蔗 | William Clark / Wikimedia Commons

1761-1790 年间,巴布达岛上的英国贵族屡屡抱怨,说当地的奴隶偷猎了他们的鹿。鉴于当时黇鹿的 " 高贵身份 ",偷猎其实也成为了一种社会和政治宣言——它关乎通过颠覆现有体制,而获得的个人赋权。

18 世纪,当地的奴隶起义不断涌现,同一期间的偷盗也更加频繁,这并不是简单的巧合。1834 年,大英帝国废除了奴隶制度,当地奴隶获得解放;而这期间,黇鹿的精神内核也发生了变化:逐渐从殖民统治的标志,转变为国家精神的象征。

鹿生承载了太多 | Michel Langeveld / Wikimedia Commons

上世纪 60 年代,当安提瓜和巴布达更新国徽时,他们将黇鹿与当地重要的经济作物一起,画在了新的国徽上。

如今,黇鹿在安巴仍然有着特殊的象征意义。在每四年举办一次的 living from the land 庆典上,人们会狩猎黇鹿,并通过食用黇鹿肉来庆祝。然而,当他们狩猎黇鹿时,用词仍然是" 偷猎(poach)" 而非 " 狩猎(hunt)",字里行间依旧闪烁着历史的身影。

参考文献

[ 1 ] Sophia Perdikaris, Allison Bain, Sandrine Grouard, Karis Baker, Edith Gonzalez, A. Rus Hoelzel, Holly Miller, Reaksha Persaud & Naomi Sykes   ( 2018 )   From Icon of Empire to National Emblem: New Evidence for the Fallow Deer of Barbuda,   Environmental Archaeology,   23:1,   47-55,   DOI:   10.1080/14614103.2017.1349027

[ 2 ] Oliver, Vere Langford ( 1894 )   The history of the island of Antigua, one of the Leeward Caribbees in the West Indies, from the first settlement in 1635 to the present time

[ 3 ] Murray, R. J. ( 2001 ) "The Man That Says Slaves Be Quite Happy in Slavery … Is Either Ignorant or a Lying Person … " An Account of Slavery in the Marginal Colonies of the British West Indies. Unpublished PhD thesis, University of Glasgow.

作者:思议

宙世代

宙世代

ZAKER旗下Web3.0元宇宙平台

智慧云

智慧云

ZAKER旗下新媒体协同创作平台

相关标签

北欧 英国 土耳其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