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葡萄 05-17
超级黑马首日吸金7500万:全是老套路,但就是不好抄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都说 IP 漫改游戏难成功,但最近,却有人打破了诅咒,刚上线就赚得盆满钵满。

据韩媒 Game Donga,在 5 月 9 日、全球公测后的第二天,韩国 Netmarble(网石)的 IP 漫改动作 RPG 游戏《我独自升级:起立(Solo Leveling: Arise)》(下称《我独》),进入 27 个国家 / 地区的 iOS 畅销 Top 10。

在韩国,这款游戏自上线以来,已连续 9 天霸占畅销榜首;此外,它已登顶过中国香港畅销榜,在日本最高冲到过畅销 Top 3。

5 月 16 日、上线第 9 天

《我独》居 59 个国家 / 地区的畅销 Top 20

在近期 Netmarble 2024Q1 财报电话会上,首席执行官 Kwon Young-sik 表示,《我独》首日 DAU 超过 500 万,收入大约有 140 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 7500 万元),是公司至今首发成绩最好的产品。

我身边不少朋友在看到《我独》成绩时,都被惊到了:首先,这个收入看起来着实让人眼馋;其次,一款 IP 漫改 + 二次元画风的游戏,能跑出这种成绩,在当下不算常见。

照常理来说,一个新游能打破诅咒、突围大赚,大概率是有和其他游戏不一样的设计。但近期上手体验后,我却感到有些懵:抠着玩法系统看过后,我发现《我独》其实没有特别标新立异的设计。

那换个皮、照搬《我独》,能做出下个爆款吗?好像也不行。《我独》或许玩法做得不算新鲜,但在最大化利用 IP 这点上,却做到了物尽其用,突出了自己皮的优势。这点,怕是不好抄了。

01   一款看起来并不新奇的爆款

单就游玩体验来说,《我独》其实很好总结:这是一款动作战斗 + 数值卡牌养成游戏。

玩家要做的,就是下副本打怪获取养成资源、抽卡获取猎人角色来组阵容,让自己变强。这与《我独》IP 世界观设定相当契合:

现实世界中出现了传送门,猎人可以通过门进入地下城打怪拿奖励,有时怪物也会通过门进入现实世界,需要猎人来处理。玩家扮演的猎人程肖宇(IP 原作主角),虽初为弱鸡,但在一段意外经历后拿到了爽文剧本,日后刷本、锻炼,一步步成为猎人中的龙傲天。

下本练级,然后挑战更难的本、冲玩家排行榜……是不是感觉这种玩法循环还蛮常见的?

程肖宇这句吐槽基本概括了

《我独》的主要内容

感到熟悉是正常的,因为其一,从战斗机制设计来说,《我独》确实不算新。它采用了比较常见的战前阵容搭配策略 + 战中闪避、普攻、技能、QTE 操作。

战前,玩家需要根据猎人的职业、属性进行编队,职业对应不同的技能效果,比如肉盾角色技能大多和防御相关,属性则对应不同关卡 BOSS 的强弱点;此外,程肖宇的技能可打出不同 debuff,比如浮空、击倒等,搭配如尼(类似魔晶石)还会产生不同增伤,玩家可在战前调整切换。

这个 BOSS 受火属性伤害减半,但吃暗属性伤害增加

具体到入战,《我独》拥有多种战斗形式:在主线及部分副本中,玩家只能操控程肖宇,无法切换角色,但可以点击编队中同行另外三位猎人的头像,施放他们的技能;

在其他副本中,程肖宇不能参战,玩家只能操作三个猎人,此时战斗中可切换角色。在触发角色 QTE 时切换,性价比最高。

QTE 切换角色

橙黄色提示即 QTE 按键

虽然表现形式不一样,但这些战斗的操作体验其实差异不大:做好极限闪避,然后哪里亮了点哪里(QTE 亮了就点,技能 CD 好了看着用)。不仅操作难度下限放得低,《我独》还在玩家初入游戏没多久就提供了自动战斗选项。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独》是个无脑游戏——对于那些想挑战高难副本、想刷猎人排行榜获得更多奖励的玩家来说,阵容和技能是要慎重搭配的,精细手操也才能在有限时间中打出更大伤害。

只是,这样一套设计,把游戏的操作上下限拉得很开:佛系玩家养数值、开自动就行,刷榜玩家可主动选择体会手操难度。

其二,从养成机制来说,《我独》用的都是业内主流打法。角色、武器、人工制品(圣遗物)有稀有度区别,都需要升级;角色、武器可升星进化(用重复获取物品作为材料)。

类似圣遗物的人工制品系统

其三,《我独》的内容呈现形式并不特殊。在过剧情时,你能看到背景板 +3D 小人对话的经典设计;也有不像 3D 那么生动真实,但忠于 IP 原味的动态 2D 漫画;

在重要剧情节点,则会穿插 CG 动画。

其四,《我独》在商业化设计上做得非常突出,并非是因为新,而是因为做得很全。基本上,你能想到可以塞付费点的地方,《我独》都塞了。

抛开大大小小的皮肤、礼包不说,光是「玩家每天上线即可领取奖励」的订阅制产品,《我独》就做了 3 种。除提供养成和抽卡资源外,这些订阅产品,大多和自动获取资源、扫荡功能挂了钩:

可点击查看大图。左:猎人协会高级订阅券,挂钩自动开采功能;右:每日成长支援和每日魔晶石支援(有效期均为 28 天),可扫荡关卡,增加资源获取倍率。

据一位 YouTuber 计算,如果玩家每天都上线,要把这些订阅制奖励吃满(加上豪华版猎人通票 Battle Pass),每个月至少得花 43.96 美元。

图源 YouTube@Im OP Everyday

看到这儿,你应该理解我为什么会感觉到懵了:抛开皮来看,《我独》就是一款品质上乘,且付费点做得比较密集的数值卡牌养成游戏。这在 2024 年显然称不上新奇。

对小体量厂商而言,复刻《我独》是有困难的,毕竟美术品质和动作战斗的门槛摆在那儿;但对于已经有动作战斗设计经验、经费相对充足的中大厂来说,做个《我独》出来,难度可能也不是特别大。况且,《我独》没做大世界、开放世界,负担还更小一些。

这就有些奇怪了:不算新奇的《我独》,到底是怎么爆的?

02  让玩家觉得自己就是独自升级的程肖宇

" 如果你玩游戏之前,看过《我独》的动漫,会不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听完朋友这句提示,再看过《我独》制作组的一些相关采访后,我有了些头绪:他们的目标,本身就不是做出多么鲜为人见的创新游戏,而是要在考量泛用户接受度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去满足原作 IP 粉的期待。

Netmarble 选择围绕 IP 这个核心开展工作,或许是看重 IP 的影响力:

《我独》最早指由 Chugong 撰写的、于 2016 年开始连载的韩国网文;2018 年,由 Dubu 主笔绘制的《我独》漫画开始连载,至今在全球已有 143 亿的阅读量;另据 2020 年韩媒 Hankyung 报道,当时《我独》网文和漫画,在 Kakao Page(在韩国起家的数字内容平台)上的总销售额,已达 300 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 1.6 亿元)。

体现《我独》漫画地位的梗图,图源网络

本来过去这么多年,IP 热度已有所下滑。但今年 1 月,由日本 A-1 Pictures(《刀剑神域》《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动画制作商)操刀的《我独》动漫在全球开播,把话题度又拉了起来。

《我独》成为 MyAnimeList(在欧美较为知名的的动画评分网站)2024 冬季最热门动画

《我独》登上 B 站番剧热播榜

所以首先,《我独》游戏上线的时间,选得就很精巧。动漫 3 月刚完播,IP 粉的热情还没消退,游戏马上就在 5 月初上线,吃足了流量红利。

其次,制作组在主角设定、游戏类型选择上,都考虑到了如何突显 IP 原作味儿。

《我独》没做角色创建系统、让玩家直接以程肖宇的身份独自升级,有其背后的考量。程肖宇是 IP 原作中的主角,也是 IP 粉在阅读原作时最容易代入的对象。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执行项目总监 Seong-Keon Jin 便表示,他们认为,最能体现该 IP 魅力的办法,就是让玩家直接体验程肖宇的爽文之旅。

而选择做动作战斗,是因为原作本身就有不少关于技能、职业的设定描述。Seong-Keon Jin 和团队认为,这些要素做成动作战斗,既合适又方便,还符合 IP 粉对《我独》对战情景的设想。值得注意的是,Seong-Keon Jin 以前主导过《拳皇全明星(the King of Fighters ALLSTAR)》游戏研发。所以,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更易发挥经验优势的选择。

同时,为了不让泛用户被 ACT 劝退,团队刻意没做太复杂的操作设计,也专门做了自动战斗,转而期望玩家能在战前准备中体会策略深度。

最后,《我独》不只是在还原 IP 原作,还在此基础上做了不少内容拓展。

《我独》团队表示,他们曾遭到不少 IP 粉质疑:有人觉得,如果游戏对原作还原度很高,那何必玩游戏,直接去看原作不就好了;但如果游戏太偏离原作,又会破坏它 IP 漫改的核心。

于是,制作组决定,在保留 IP 核心的情况下,拓展呈现能让 IP 粉感到耳目一新的内容。

他们与原网文作者 Chugong 合作,围绕在原作中出镜率不高、不突出的角色,创作了新的故事——玩家在主线主章节中,依然会看到和原作大差不差、以程肖宇视角展开的剧情;但在副章节中,能体验同时间线下、其他猎人的视角经历。

同理,在设计游戏中可获取的猎人角色时,《我独》团队也倾向于选择在原作中没有太多战斗细节描述的角色。这样方便他们放开手脚,设计一些独创技能动作、特效,比如猎人徐志宇的水龙环击。

此外,「重复刷本获取资源 - 升级变强 - 挑战更难副本」的数值养成循环,在团队看来,本身也是符合 IP 粉预期的。

Seong-Keon Jin 认为,在扮演程肖宇的过程中,玩家是能代入享受到刷本乐趣的,因为这能让他们见证自己的成长,就像原作中程肖宇锻炼、打怪变强一样。

不难看出,Netmarble 这个团队研发《我独》的核心思路就是:还原、拓展 IP,让玩家觉得自己就是独自升级的程肖宇。

这也导致《我独》的玩家评论出现两极分化。

喜欢 IP 的玩家,觉得游戏角色建模好看、打斗动作流畅,设定符合 IP 原作;对重复刷本、Pay to Win 没啥意见的玩家认为,只要不急着养成、冲榜,那你完全可以把《我独》当成一个轻松休闲的单机游戏来玩;也有玩家表示,不用氪太多也能明显感受到战力提升,游戏已经做得相当良心。

" 这游戏真的把《我独》很好地呈现了出来。可能有人就不喜欢抽卡吧,至少对我来说,《我独》游戏绝不是什么让人失望的作品。"

其他部分玩家则觉得,《我独》就是一个又肝又氪、没太多新意的 Pay to Win 数值游戏;也有人拿自己玩过的动作 RPG 二游来对比,认为《我独》的打击感没做到位。

" 这不是「独自升级」,这叫「很多付费点」。"

03  结语

就舆论分化来看,《我独》未来的长期表现是不好预判的。

那些对 IP 本身无感、又不喜欢肝或氪的玩家,可能已经流失。剩下的,对 IP 很热衷,以及那些愿意肝或氪的玩家,也难说能留多久——等对 IP 的热情降下来了,或者等对刷本的新鲜感过去了,他们还会继续玩吗?

不过,目前游戏玩法系统还未完全开放,至少有 2 个功能处于开发中的状态。或许,《我独》手里还藏着牌。

《我独》目前玩法系统

抛开未来长线不说,光就全球上线这头 9 天,《我独》已经赚了不少。它的首发,毋庸置疑是成功的。

对于那些同样做 IP 漫改游戏的团队而言,《我独》团队的设计理念,或许也是条可以参考的路子:不把 IP 单纯当成吸量的皮,在做玩法和内容时都考虑是否还原 IP、是否还原了 IP 粉阅读原作时的代入感,同时在请教原作者的前提下增加新内容。

被外媒询问研发《我独》的最大挑战时,制作组也曾说过,和《我独》这样一个全球知名 IP 合作,他们无时无刻不在问自己:

Does the game fully reflect the immersive story of the original series?

游戏究竟有没有充分体现原作那种极具沉浸感的故事?

宙世代

宙世代

ZAKER旗下Web3.0元宇宙平台

智慧云

智慧云

ZAKER旗下新媒体协同创作平台

相关标签

猎人 技能 韩国 首席执行官 香港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