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AR星球 06-19
低情商还是真性情?VR行业最强嘴替卡马克——专和扎克伯格唱反调的男人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虽然卡马克离开了 VR 行业,但他依旧是 VR 行业的最强的打工人,因为他在 Meta 公司时,经常跟老板扎克伯格唱反调。在离开 Meta 后,他也依旧不忘批评 Meta。

如果是一般的打工人,老是不跟公司保持一致,早就被老板开除卷铺盖走人了。可是卡马克不怕,多次抨击 Meta 的一些行为,本期的万花筒,我们就来盘点一下。

建议砍掉 Quest Pro

Quest Pro 作为 Meta 的首款高端头显,Meta 公司对它寄予了厚望,结果销量不佳,不仅降价猛,先是在 2023 年 1 月,直接降了 400 美元,消费者只需花 1099 美元就能将其收入囊中。此后再度降价 100 美元,Quest Pro 的售价也将成了 999 美元。甚至还免费送,去年全球游戏平台 Roblox 的开发者大会的参会者每人都免费得到了一台 Quest Pro。

毫无疑问,Quest Pro 对于 Meta 来说是一款失败的产品。偌大的 Meta 公司,聪明人很多,怎么就没有人出来阻止 Quest Pro 的问世呢?答案是有,只不过 Meta 的高层听不进去。

这个建议砍掉 Quest Pro 项目的人便是卡马克。他于今年 6 月初,在社交媒体 X 发文称," 我曾经尝试完全砍掉 Quest Pro,我当时非常确信它会在商业市场遭到失败,并在接下来的一整年内分散团队的时间和精力,使得他们无法围绕大众市场产品做更有价值的工作。"

一直以来,卡马克都坚信大众化亲民路线,认为普及和发展的关键是做到轻便、舒适、以及人人都能买得起。然而,Meta 的高层并没有相信卡马克,并执意推出 Quest Pro。现任首席技术官的博斯沃思当时甚至公开开玩笑称:" 卡马克不想要任何新功能。"

看衰 Meta 开放 HorizonOS

今年 4 月底,Meta 宣布开放 HorizonOS。Meta 创始人扎克伯格发布视频称,在手机领域,苹果的封闭模式占据了主导地位。手机的使用受到严格的控制,你只能在他们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操作。但事情并非必然如此。在 PC 时代,开放模式赢得了胜利。你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安装模组,享受更多的硬件、软件多样性等等。

因此,Meta 的目标是让开放模式再次定义下一代计算平台,即元宇宙、眼镜、头显等。这就是 Meta 公司发布 HorizonOS 操作系统的原因——让更多的公司可以在其上构建不同的产品和服务。

Meta 意图通过开放 HorizonOS,将其打造成 XR 领域的 Android 操作系统,然而 Meta 此举,并不被卡马克看好。

卡马克指出,Meta 基本上是以生产成本销售 Quest 系统,他们只是忽略不计开发成本,所以不要指望其具有跟 Quest 同等功能的公司能够提供价格更低的 VR 头显。即便其他公司有更高的效率,它们都无法与 Meta 竞争。

此外,开放操作系统将拖累 Meta 的软件开发。毫无疑问,准备好整个系统并进行共享,然后保持良好的沟通,这不仅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还将分散 Meta 软件开发人员的注意力,而这种注意力本可以更好地用于改进系统。

看空 MR

Meta 在 2023 年发布主打 MR 的 Quest 3,可是卡马克对此则是持看空的态度。他说自己不相信 MR 应用会成为提高头显销量的引擎。高质量的透视固然出色,但他不认为将渲染与现实世界环境相结合的应用程序是杀手级应用。

卡马克指出,VR 的力量在于用更好的空间来取代你的环境,而不是在你的真实环境中悬挂一个虚拟屏幕。在所有展示 MR 未来的视频中,你看到的环境总是时尚、干净和宽敞。但这并不是用户需要的。

批评《Echo VR》停服

《Echo VR》作为一款曾经在 Meta 旗下 Quest 平台高人气的游戏,在游戏玩法上有很多可圈可点之处。在海外平台 UPLOAD VR 所发布的 2022 年春季 " 史上最佳 VR 游戏 " 榜单中,《Echo VR》排名第十,超越了《Beat Saber》、《剑与魔法》等游戏。

在 2023 年 2 月,Meta 宣布该游戏将于同年 8 月正式停服,引起了不少玩家的抗议。

卡马克对此表示停服是个错误,Meta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开源或者降低运维水平,而不是直接停服。

吐槽元宇宙战略

2021 年,Meta 创始人扎克伯格在 Connect 大会上宣布将 Facebook 改名为 Meta,并决心 all-in 元宇宙,并大谈特谈元宇宙的未来。可是当时作为员工的卡马克却公开跟扎克伯格唱反调,吐槽元宇宙。

他说:" 在元宇宙中,你能实现任何想象中的事情,比如与朋友、家人团聚,工作,学习,购物,创造,以及甚至获得完全不符合我们现今使用计算机、手机的全新体验,我希望它存在。但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建造元宇宙并非是落地元宇宙的最佳方式。"

狂喷 Meta 效率低下

2022 年 12 月,卡马克发布公开信称他将卸任 Meta"VR 执行顾问 "(Executive Consultant for VR)职务,不再 Meta 担任任何职务。

随后卡马克火力全开狂喷 Meta 公司内部效率问题,批评该公司是一个效率低下的组织。比如,Meta 有大量的人力、物力去优化系统,可是 Meta 最终销售的 Quest 系列 VR 头显系统仅有 5% 的 GPU 利用率令他非常痛苦。

写在最后

卡马克无论是在 Meta 公司时,还是离开后,都是一个劲的批评 Meta,跟扎克伯格唱反调,堪称 VR 行业最牛的打工人。他从 Meta 公司出走后,Meta 的 CTO(首席技术官)博斯沃思称他的离开是 " 无奈 " 的,也是 Meta" 真正的损失 "。

Meta 公司缺了卡马克这样一个敢于直言的人,对于扎克伯格来说,不是好事。根据美国生活杂志《名利场》透露,扎克伯格周围都是马屁精,只是一味地迎合扎克伯格一意孤行的决断。

一位 Meta 员工称 " 我以为这是一家数据驱动的公司,但实际上这是由一个人的直觉和情绪驱动。没有人能推翻扎克伯格的决定。"

这也许是卡马克选择跟扎克伯格唱反调,最终不得不离开的原因吧。他希望 Meta 公司能够作出正确的决策,可是老板不听,自己只能离职跑路。

文 / 特拉法尔加罗

扫码加客服微信

商务合作13146398132

爆料投稿|13146398132

媒体合作|13341147250

宙世代

宙世代

ZAKER旗下Web3.0元宇宙平台

智慧云

智慧云

ZAKER旗下新媒体协同创作平台

相关标签

扎克伯格 vr 创始人 android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