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忘的世界:90 年代左右的中国精神病人
中华网01-11

 

进入新年以来,北京、济南等地接连发生精神病人砍死砍伤人的消息,再次引发了人们对精神病患者监管问题的。精神病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如何对有暴力倾向的精神病患者进行监管,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据 2015 年的报道,中国精神病人重症患者超过 1600 万,但住院的不足 12 万,部分患者在社会上流动,很可能成为安全隐患。当然,更多的精神病患者被人们所忽视,他们或者住在神秘的精神病院,或被家人用铁链绳索拴住,成为了被社会遗忘的人。

1989 年,天津的精神病院,一名女患者脱光衣物坐着走廊里。

1990 年吕楠拍摄的广西精神病院。这是医院的重患者病房,这样的病房这家医院有十几间。23 岁的周举铎,住院已超过一个月,但她从没有离开过 13 号病房。

1989 年吕楠拍摄的天津精神病院。张树华(右), 38 岁 , 住院两个多月 , 由于没人帮她翻身和擦洗,屁股上的褥疮已有拳头般大小。拍照十天后,她死于医院。

1989 年吕楠拍摄的天津精神病医院。这名患者不会说话,警察 3 年前街上捡的。她有破坏欲,医院不能提供衣褥,一天大部分时间她都躺在地上,确切说是躺在自己屎尿混合物上。半年后死在医院。

1989 年,吕楠拍摄的天津精神病院,洗澡的患者。

1989 年吕楠在天津精神病院拍摄的精神病患者。韩民,36 岁,住院已 6 年。他父亲把每月收入的一半支付其住院费。近日,韩民的哥哥被查出肝癌。" 我都不知道该救哪一个好了 " 韩民的父亲叹息道。

1989 年吕楠拍摄的北京精神院。这名小患者 11 岁,由于缺少儿童病房,中国绝大部分儿童患者只能同成年病人住在一起。这些成年病人不仅不会照顾他们,有时还会打他们。

1990 年,吕楠拍摄的贵州精神病患者。张润仙,23 岁,患病已有两年。家人曾两次送她入院治疗,终因财力已尽放弃治疗。她的暴力倾向,引起村里人的恐慌,迫于压力,家人只好把她的手和脚用链子拴住,放到离村子一公里的山洞里。她住在这里已有两月。

1990 年,吕楠拍摄的贵州精神病患者。王明才,28 岁,患病已有五年,家人送他入院治疗过一次。他有暴力倾向,家人白天把他捆在树上,晚上把他捆在床上。这种方式已持续两年。

1990 年吕楠拍摄的四川精神病患者。陶世茂,22 岁,村里唯一的大学生。寒假回家首次发病,杀死母亲,打伤父亲(左)。恐惧的家人把他关进石头房。每天为他送饭的是最疼他的 85 岁的奶奶。照片里伸出来的手,就是病人陶世茂。

吕楠的主题是精神病人,但隐喻的却是人性处境本身。因为我们都是不同程度的病人。在社会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中,有我们每个人的命运。吕楠的镜头冷静而克制。

本文由ZAKER转码

评论
瞎掺和
01-11
到底是他们不正常,还是我们不正常
辽宁用户*9469
01-11
各有各的世界,都正常又都不正常
瞎掺和:到底是他们不正常,还是我们不正常
诏、行天下
01-11
如果我们是少数,而建立秩序的是他们,我们就是不正常
瞎掺和:到底是他们不正常,还是我们不正常
平凡的人
01-11
说的好,是该到好好思考的时候了
瞎掺和:到底是他们不正常,还是我们不正常
天晓得
01-11
我觉得就是梦想和现实的关系,梦想中的人人平等是不可能达到的,类似于这种有高攻击性的精神病人,很难融入到社会,吕楠也只是拍几张照片,我不知道如果让他和这些人生活一段时间他敢不敢
徐正跃常绿永不雕谢:哎,这里是一个不能公开的世界,一旦揭示令人发指、毛骨悚然……吕楠是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这些照片他怎么能够拍下来、保存下来?还能发表?这篇报道很难得,也很大胆。吕楠的主题是精神病人,隐喻的却是人性本身,把镜头对准这个角落需要勇气更反映了作者的思考……
大家都在看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