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胎盘早剥大出血 援藏医生高原 30 小时生命接力
新快报·ZAKER广州08-28

 

新快报讯 记者黎秋玲 通讯员刘昕晨 刘文琴 黄远昭报道

" 胎盘早剥,未见胎心搏动,产妇失血量已经超过 4000ml!"8 月 22 日,一位名叫金卓的 35 岁藏族高龄产妇被紧急送到了仲巴县卫生院。跨越 900 公里,历经 30 个小时,经过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仲巴县卫生院和日喀则人民医院的共同努力,目前这位产妇已经转危为安。

胎盘早剥无血源 高龄产妇危在旦夕

当天下午 16 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队员妇产科医生付帅接到电话,说隆嘎尔乡有一位胎盘早剥的孕妇正在送来仲巴县卫生院的路上,产妇出血已达 2000ml,生命危在旦夕。由于担心孕妇的身体情况,付帅当即请求仲巴县卫生院派出救护车去迎接产妇。

晚上 22 点 45 分,冒着大雨,救护车到达了卫生院。在微弱的手电光中,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队长肖治宇副教授和仲巴县卫生院普琼院长将产妇推至病房检查,B 超结果显示,产妇宫腔内已有大量凝血块,未见胎心搏动,付帅医生判断产妇为胎盘早剥并且胎儿已经死于宫内。

送至医院前,金卓已经失血近 2000ml,但是仲巴县卫生院没有血源和采血袋可供使用,就连最近的血站也在 600 公里外的日喀则市。目前金卓已经出现了失血性休克,急查血色素只有 2.3g/dl,不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若不立即进行手术取胎止血,随着时间的流逝,等待患者的只有死亡!但是要开展手术,最大的风险是麻醉那一关,患者随时会发生 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危险。

医疗队和普琼院长经过协商后,在患者丈夫的同意下,顶着巨大的风险,决定采取手术。晚上 23 点 30 分,患者进入手术间,开始麻醉,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队员吴贵云医生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根据当地仅有的手术设备,采用对患者血流动力学影响最小的药物和麻醉方式开始麻醉。

在大家齐心协力下,金卓挺过了麻醉的第一关。术中,付帅争分夺秒,快速地清理已经完全剥离的胎盘和宫内积血。为了保住产妇已经发紫的子宫,付帅决定使用从广州带来的宫腔压迫止血球囊为孕妇止血。

不到一个小时手术顺利结束,而这时患者的出血量已经达到 4000ml,相当于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流尽。在术毕 2 小时后,吴贵云医生凭借其高超的麻醉技术终于移除了气管插管,但是金卓依旧神志模糊。大家知道,如果没有血源,金卓将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

经过慎重的商讨,大家决定在充分准备急救药品和设置的情况下,由吴贵云医生全程监护、当地妇科医生德青、护士长边拉一块陪同送金卓前往 600 公里外的日喀则市找血,这可能是患者幸存下来的唯一希望。

生命之路两次遇阻 援藏医生不言放弃

凌晨 3 点,在这个只有 6 ℃的雨夜,救护车载着金卓行驶在泥泞盘旋的山路,消失在寒冷漆黑的夜幕里。然而,天不遂人愿,在离仲巴县 50 公里的地方,泥石流冲断了前往日喀则的国道,且道路不知何时才能通畅,在失望中医护人员不得不陪同患者返回仲巴县卫生所。

听到这个消息,肖治宇副教授及付帅医生等队员的心又悬了起来。他们联系了所有附近的血站,才了解到阿里血站存有 400ml 的血源。虽然 400ml 相对于金卓而言还远远不够,但是这个时刻,血源就是生命,哪怕有一丝希望也绝不放过。凌晨 6 点,付帅、吴贵云和卫生所的拉边护士带着金卓,驱车前往 600 公里外的阿里血站。

天色渐渐亮了,但是雨并没有停。大家一直在祈求车能快一点,更快一点。但是命运似乎是在与他们开玩笑,出发一小时后,付帅接到消息,去往阿里的路也被泥石流冲断了。救护车只能原地等待县里安排救援队的到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付帅和吴贵云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上金卓的生命体征,焦急地等待救援队的到来。他们不停的在心中祈祷,祈祷上天可怜这位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祈祷她能坚持下去。

也许是他们的诚心感动了上天,在等待了近 3 个小时后,付帅接到消息,前往日喀则的国道已恢复通畅。考虑再三,付帅决定再搏一次,调转车头前往日喀则。

30 个小时不眠不休 产妇终于成功获救

在前往日喀则的路上,要攀越 9 座大山,德青医生和边拉护士密切观测着金卓生命体征,吴贵云医生指导着病人的输液和治疗药物的运用,付帅医生观测着患者的妇科术后情况变化。随着海拔的降低和合理的医疗举措,意识消失了近 20 个小时后,金卓奇迹般地恢复了意识,认出了自己的丈夫,并对医护人员再三道谢。大家心里稍加宽慰,感到希望就在眼前,无比欣喜,但是他们也知道,只要没有赶到日喀则输上血,金卓就没有从死神的手中逃脱。

救护车在泥泞的道路上奔驰着,暮色又一次降临在藏南高原,距离早晨出发已过了 13、14 个小时,所幸金卓的精神状态尚可。晚上 22 点,救护车终于成功抵达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人民医院的狄院长、ICU 重症监护室和妇产科的医师们也都早早地等候在医院门口,救护车一到,他们就立即将金卓送往手术室。望着日喀则医护人员的背影,付帅他们才放下悬了一路的心。目前,经过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医疗团队的治疗,金卓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各项生命体征良好。

从隆嘎尔乡到仲巴到日喀则,900 公里的寻血之路,30 个小时的不眠不休,一声 " 我们到了 ",凝聚了多少援藏队员和医护人员的辛勤汗水,又饱含了多少人的感动与欣慰。

爱心援藏妙手仁心 高原上的健康守护神

今年 5 月,付帅医生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2018 年第一批援藏医疗队员一起来到了中国的西南边陲、喜马拉雅山北麓的日喀则市仲巴县。这里境内平均海拔 5000 米,空气中氧含量只有平原的近 50%。但也是他们的到来,为这片 " 野牛之地 " 带来了生命的希望。

4 个月的时间,付帅医生和其他援藏医疗队队员,在援藏队长肖治宇副教授的带领下,为当地藏民同胞治病建院,更帮助仲巴县卫生院实现了多个零突破。

到目前为止,援藏医疗队已经成功完成仲巴县首例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首例全身麻醉下腹腔镜手术、首例急性脑水肿抢救、无血源胎盘早剥手术等多种高原地区领先手术,其中早产双胎剖宫产手术更是目前世界海拔最高早产双胎剖宫产。援藏医疗队的队员们始终坚持 " 只要我们在,一个不能少!" 的援助口号,守护着当地百姓的健康。与此同时,他们更致力于为当地培养一支带不走的医疗队。援藏期间,他们对仲巴县卫生院医护们开展了系统的培训和指导,改变了急重症患者只能转送上级医院的现状。

据悉,目前仲巴县卫生服务中心已经通过了二乙医院的初审,援藏医疗队更是决定延长援藏时间,帮助他们顺利通过评审。真正实现让藏族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够享受到高质量的医疗服务的承诺,为当地的医疗建设做出更多的贡献。

原网页已经由 ZAKER 转码以便在移动设备上查看

相关标签

医生 胎盘早剥 日喀则 高原 救护车
评论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