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晚报 2019-07-28
深晚报道|浪子坎坷回乡路:33年前被拐卖,阴差阳错解救给另一个家庭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对于 65 岁的王华全和老伴廖兴菊来说,2019 年 7 月 27 日是一个悲喜交加的日子。在深圳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帮助下,他们在龙华公安分局松元派出所见到了离散整整 33 年的儿子王强。

1986 年 10 月 7 日,时年 4 岁半的王强在四川省达州市渠县八一街被两个陌生男子带走。当时王强的舅舅廖良军带着他到渠县逛街,其间廖良军要上厕所,就让王强在外面等他一会儿,上完厕所出来,廖良军发现外甥不见了踪影。这个家庭的命运就此发生重大改变,而当他们重新团聚时,却还要面对另一个残酷的现实—— 32 年前,王强被渠县警方从河南解救,被送回渠县一户丢失孩子的胡姓人家。如今,王强回归了自己的家庭,而胡家则不得不在 30 多年后,再次面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仍然生死两茫茫的现实。

▲ 王强(左三)在松元派出所与家人认亲后合影。

" 胡小江 " 的来历

王强在回归以前,用了 32 的名字叫胡小江。

1986 年 10 月 7 日,他在渠县八一街见到了两个感觉很面熟的男子,于是很自然地就跟着他们走了。此后他一路坐车坐船,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两个男子把他交给一户人家以后就再也没有出现。王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是哪儿,也不记得自己的新名字,但懵懂间他意识到自己恐怕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和姐姐了。

浑浑噩噩中,一年过去了。突然有一天,新家里来了很多警察,随同警察一起来的,还有一个自称是他亲生父亲的男人。刚刚开始适应新生活的他从大人们的交谈中恍惚明白了:他之前从四川渠县被拐卖到河南,而对于那个自称是他亲生父亲的男人,他却感觉非常陌生,然而他没敢把这个感觉告诉任何人。从河南回渠县的途中,他不敢多睡,睁大眼睛观察着周边景物,然而,直到他回到所谓的家里,他的记忆中也没有出现曾经熟悉的家人和景物。他以为自己又被拐卖了。

在这个家,他被告知自己叫胡小江。胡小江是父母失而复得的至宝,而他自己却依稀记得自己不叫这个名字,同时他告诉自己,他不能说出来,否则他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直到他和真正的家人相认后才知道,那里离他家其实很近,几十里路而已。

就这样,王家依然在苦苦寻找着自己的儿子,胡家欢欢喜喜地以为找回了自己的孩子,而唯一知道真相的孩子,胆战心惊地遮掩着自己的直觉,把悲剧进一步推演下去。

王家的 " 酸心 " 事

廖良军对于人贩子的痛恨显而易见,外甥是在自己眼皮底下被拐走的,他感觉对不起姐姐,外甥一天找不回来,他在这个家族里就一天抬不起头来。

当时他们就去报了警,这才得知当年渠县有好多像他们一样找孩子的家庭,警察告诉他们,王强的接警编号是 269 号,也就是说,王强是当地第 269 个被拐走的孩子。这是个让他们当时既愤怒又绝望,同时备感自责的数字。

" 真的要感谢现在的科技进步了,到处都是监控,还有 DNA 技术、人脸识别,人贩子再想像当年那样猖狂已经绝对不可能了。" 廖良军说。

但当年王家和廖家寻亲却不可能有捷径。他们只能根据亲友和老乡提供的似是而非、模棱两可的信息,一次次去印证心里燃起的希望之火到底是真实还是幻觉。重庆、福州、厦门 …… 寻亲之旅就像是开着一部漏油的拖拉机走在看不见尽头的山路上,慢慢地耗尽金钱耗尽岁月,但又不得不咬紧牙关这样一直耗下去。

2009 年,王强表弟廖茂在宝贝回家网站上注册了寻亲信息。2012 年,全国打拐数据库建立,王华全和廖兴菊的 DNA 数据被上传到数据库,然后他们开始了新的等待。

▲ 王强(前排站立者右三)家人和深圳宝贝回家志愿者合影。

" 酸心啊。" 廖兴菊叹着气用当地话说。王强出生后,她做了绝育手术。孩子丢了,她没有能力再生育,也没有心思再生育了。

胡家的 " 叛逆 "

渐渐长大的胡小江开始感觉命运对自己不公平,他决定用自己的方式与命运抗争。

他选择的方式是叛逆。

他的叛逆很快与 " 父亲 " 的暴躁迎头相撞。无数次皮开肉绽、头破血流后,他开始在心里策划如何逃离。10 岁那年,他第一次离家出走。他扒火车,用打火机点燃了火车车厢,然后第一次遭到父亲以外的人暴打,第一次被警察抓。被放出来以后,他一路流浪到了武汉,睡野外、捡废品,为捡鱼塘边的塑料瓶,他滑进鱼塘里命悬一线,幸亏被一位因生意失败、失意流浪在附近的上海大叔将他救起。

1993 年,他扒上一列火车来到了深圳。后来,胡家人想方设法又在深圳找到了他,把他接回渠县。但胡小江已经变成了一匹脱缰的野马, 2005 年,他再次离家出走来到深圳,捡废品、睡桥洞,偶尔也拆点儿钢门钢窗去卖废品,因此还坐了一年牢。在这期间,他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胃病,被释放后,胡家再次把他接回渠县。他们一边千方百计给他治病,一边尝试用各种方法想让他 " 浪子回头 "。可是,胡家管教越严厉,胡小江越是不买账,最终他第三次离开了胡家,依然选择到深圳流浪。

一起盗窃案揭开他的身世之谜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今年 6 月。在一次抓捕行动中,一名盗窃犯罪嫌疑人被深圳警方抓获,并供出胡小江为其同伙。警方随即找到胡小江并采集了他的血样,发现他除了患有严重的胃肠道疾病,还患有传染性疾病肺结核。而多年来始终关注王华全和廖兴菊寻亲的宝贝回家志愿者更是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胡小江的 DNA 数据与王华全和廖兴菊的基因信息高度吻合!

面对找上门来的宝贝回家志愿者," 胡小江 " 很快道出了隐藏在自己心里 32 年的秘密——他并非真的胡小江。然而,面对重新找到亲生父母的机会,他并不在意,甚至一口回绝了志愿者提出的重新采集血样验证 DNA 的请求。志愿者们没有放弃,经过反复沟通,终于说服了 " 胡小江 " 配合采血。

宝贝回家深圳志愿者 " 若邻郎 "、" 金子 "、" 光辉岁月 " 和 " 施施然 " 等人在社区医生的帮助下,很快为胡小江采集了血样。7 月 22 日,志愿者们拿到了 DNA 比对结果,证实了 " 胡小江 " 的真实身份其实是王强。当天下午,得到消息的廖兴菊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自己的女儿王洪:" 你弟弟找到了!"

血浓于水,西南注定是原乡

7 月 25 日上午,王华全、廖兴菊、廖良军和王洪风尘仆仆地赶到广州火车站,先到东莞的亲戚家休息了两天,等待王强处理一些相关的手续。在深圳宝贝回家志愿者的协调下,深圳警方同意将王强交由父母带回原籍,由其户籍所在地警方监视居住。7 月 27 日下午,王华全和廖兴菊终于在松元派出所见到了他们心心念念了 33 年的儿子。

▲廖兴菊 ( 右 ) 夫妇见到王强(中)后老泪纵横。

面对老泪纵横的父母,王强没有流泪,也没有和他们拥抱。他不停地跟现场志愿者说:" 这么多年了,我连有感情戏的电视都不看。" 然而两位老人关于家乡院落的描述,以及王洪手机里他童年的照片却让他无法否认那就是他 33 年前的记忆。所以,当大家照完合影陆续离开后,王强拉着廖兴菊的手却开始微微地颤抖了起来。

▲廖兴菊 ( 右 ) 拿出手机给王强看儿时的照片。

▲ 廖兴菊 ( 右 ) 和王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7 月 28 日,王强和家人一起坐上火车,再次踏上了回乡之路。" 施施然 " 转发了一段王强和王华全、廖兴菊在火车上的 " 斗地主 " 视频,王强一手牌把两位老人赢了以后,王华全和廖兴菊老两口把手里的牌往桌上一丢,孩子似的笑了。

" 他今天给胡家妹妹打了个电话,但是没打通。回去他应该会想办法说吧,他也没有告诉我们到底怎么办。" 王洪在电话里说。

火车铿锵着一路向前,家乡即将再次与王强的命运相拥。王强心里知道,这一次,渠县也许不再意味着熟悉的陌生,那里注定是他真正的归宿。

深圳晚报记者 李晶川 编辑 陈龙辉

相关标签

王强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