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ER泰安 11-19
新闻热动 | 如何举起教育惩戒“戒尺”
index_new4.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日前,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在官网发布《广东省学校安全条例(草案修改稿征求意见稿)》,将此前审议稿引发争议的老师可对学生 " 罚站罚跑 " 的条款删除,并将具体的惩戒规定下放给学校主管部门,在全国率先用立法赋予老师教育惩戒权。

用立法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值得肯定

当下,体罚和变相体罚,早已不被人们接受。但另一种现象也应注意,个别学生在校园里屡屡违规,教师却不敢管。有老师为了对学生学业负责而出手管束,反而会面临各方压力,以致赔礼道歉甚至不得不泪别讲台。奖与罚都是教育方式的应有之义,学生成长过程中,鼓励表扬不能少,批评惩戒也不能缺。教师管不了就避而不管,受害的其实是学生,把 " 戒尺 " 还给老师很有必要。

今年 7 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将按照《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相关要求,研究制定实施细则,明确教师教育惩戒权。这标志着教育惩戒权正式获得教育制度的认可。广东拟在全国率先用地方立法赋予教师教育惩戒权,是值得肯定的。从古已有之的 " 严师出高徒 ",到禁止体罚后一味提倡赏识教育,再到当前明确教育惩戒权,这既是教育理性演变的过程,也都表征着不同年代社会认知的基础。

教育惩戒权 " 标准化 " 落地仍有难度

而广东此次发布的征求意见稿将 " 站立慢跑 " 等措施删除,既体现了立法过程的审慎性,也从侧面表明。教育惩戒权 " 标准化 " 落地仍有难度。

一方面,在相关法律规定层面,《未成年人保护法》等规定 " 不得对未成年人实施体罚、变相体罚或者其他侮辱人格尊严的行为 ",《义务教育法》《教师法》也都对保护未成年人、禁止体罚作出了相应规定。

另一方面,《教育法》《中小学班主任工作规定》等明确 " 可采取适当方式对学生批评教育 "" 可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 "。然而,教师批评教育权、处分权的边界,以及体罚、变相体罚的边界,都没有被廓清,也缺乏明确的指导性标准,这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教育惩戒权的明晰化。

落实教育惩戒权关键在明确好细则

好的老师应是 " 严慈同体 ",好的教育应是 " 管教同步 "。学校和教师们不是不想要惩戒权,而是如果没有一个细化可操作的惩戒细则作为保障,就会动辄得咎,确实不敢要、要不起。教师该不该管学生、怎么管,怎么惩戒才合适,不能再和稀泥了。当务之急是针对教育惩戒权制定相关规则和细则,让老师和学生都有充分保障,从而让教育惩戒权得到落实,让真心负责的老师不再寒心。

作为直接实施惩戒权的老师,到底该如何实施惩戒权,是议论的另一个焦点。惩戒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老师在实施惩戒权的时候掌握尺度和方式方法,家长在对待老师惩戒孩子时理性对待,跟老师事先建立起良好的互动关系,那么很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热动:

人民日报:师怎么惩戒学生才合适 不能再和稀泥了!

新华网:让教育惩戒站起来

北京青年报:落实惩戒权需要新的教育共识

凤凰网:教育惩戒 " 界 " 在哪里?

网友随飞而逝建议,教育惩戒权在给予教师自主裁量权的同时,也应该让学生参与规则制定。

【最泰安全媒体评论员 安静】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