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日报·ZAKER兰州 03-04
在感动与希望中,我们迎来春天——兰大二院第六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许娟战“疫”日记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renwen1.html

 

2 月 21 日 战 " 疫 "" 小黄人 " 遇到 战 " 疫 "" 小红人 "

凌晨两点十分,我接到通知,要出发前往武汉。第二天,在爱人及同事们的帮助下,收拾好一切东西的我在医院领导及同事们的送别中,告别了家人,告别了同事、告别了医院。这样的送别,也有诸多不舍,但我知道,即使有再多不舍,前行的步伐依旧不能停更不能慢。我强装坚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拜托妹妹照顾好年迈的父母,照看好年幼的孩子,在离开医院那一刻我在内心深处和他们说:此去,我不是孤单作战,我的身后有你们,谢谢你们,请一定要等我回来。

在医院各位老师的帮助下,我们七位队员轻装上阵,中川机场没有往日喧闹,却感动着我们一行人,细心的工作人员为我们精心准备着温馨的服务。手绘登机牌让我震撼,那么多张登机牌,每一张手绘都很精彩,我既佩服也被温暖着。工作人员为我们准备的登记牌张张醒目,他们呐喊助威,让我热血沸腾,我们不是孤独作战,我们的身后有他们。飞机上,空乘人员尽心尽力的照顾我们,他们的笑容,他们的背影很可爱。他们为我们准备了新的小礼品,小零食,手套收纳袋等,只为我们能方便一些,我想对他们说一声谢谢,等我们完成任务请接我们回家。

到达武汉机场后,早已做好思想准备的我仍旧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切,我们甘肃 172 位 " 小黄人 " 遇到了内蒙古 170 余位 " 小红人 ",两队人员相互助威呐喊,高呼 "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空旷的机场中飘荡着我们的呐喊声。

出航站楼后我们发现,机场工作人员用特有的欢迎仪式欢迎我们。" 欢迎甘肃队、欢迎甘肃队 ",声音里有希望,有感动。乘车前往宾馆的路上,我看到武汉的绿化和其它南方城市一样,可是太空寂了,在 20 分钟的行程中,没有一个行人、一个车辆,若称此时的武汉为 " 空城 " 合适吗?不合适,因为有我们这些 " 逆行者 " 在,武汉不会空寂。

武汉,我来了,我们来了!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2 月 22 日 当希望从 " 天 " 而降

经过昨天一天的颠簸,我确实有点累了,原本想睡个小懒觉,但却被窗外轰隆隆的降落声吵的不得不起床。洗漱后,我站在窗前,只能看到不远处有一片湖,我喜欢江河湖海,自然十分开心。正欣赏着这个不熟知的地方,同宿舍的乃红(我院急诊科护士),指着正要降落的飞机疑惑的问:" 许老师,昨天咱们到机场的时候,机场就是停运状态。怎么还会有这么多飞机呢 "?是啊,怎么会有这么多降落的飞机,还没等我思索,她接着问道:" 许老师,你说这飞机上会是什么呢?在这关键的时刻还义无反顾的飞往武汉 "。我看着这一架架从头划过的飞机和乃红说道:" 乃红,你说这飞机既然来了,会不会都和疫情有关 "?

" 对对对,肯定是,说不定是其他省份的医疗队 "!乃红突然突然兴奋起来," 许老师,昨天咱们遇到的内蒙古队、宁夏队、重庆队的老师们,肯定还有其他医疗队。许老师,你猜这架飞机会是哪个队的呢?他们来了多少人啊?许老师,你快看又降落一架 "!乃红很是兴奋,这一天我的耳朵也没有消停,听到最多的话就是 " 飞机来了 "!

乃红的言语间透出的是自豪的味道、是骄傲的味道,我又何尝不是呢?这每一架飞机落地,内心都要震撼一下,不能言表的骄傲与自豪,涌动于我俩的血脉中。这就是我的祖国、我们的祖国,给我们最坚实的后盾。

武汉不怕,你们有我们,你们还有我们最伟大的祖国。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2 月 29 日 " 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 "

今天是我们组第 2 次进病区工作,早上 7 点,我们乘坐专用公交车出发,这几天武汉一直阴着,偶尔夹着一些小雨,在前往医院的机场高速旁,有很美丽的风景,这对于我这个长期生活的西北的人来说,也算是欣赏了南方的春景。

7 点 30 分,我们到达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 11 楼集中更衣区,与第一天相比,我们熟悉了很多,穿衣速度也快了很多。放眼望去,有为带 N95 口罩处理面颊部皮肤的、有为避免护目镜起雾用洗手液处理的、有 " 加工 " 挂耳式外科口罩的。在一阵阵忙碌的穿衣准备后,我开始武装自己,一次性帽子— N95 口罩—一次性帽子—外科口罩—隔离衣—鞋套—手套—防护服—手套—靴套—护目镜,经两人相互检查,大家乘电梯进入病区。

8 点 20 分,我们进入三楼呼吸四病区。今日病区患者 33 人,计划出院三人,年龄小于 50 岁患者 1 人,70 岁以上患者 15 人,占病区患者总数 50%,呼吸四病区护理也因此与众不同,难度系数也就大了很多。在 30 位患者中,生活重度依赖患者 11 人,需进行皮肤护理患者 4 人,静脉输液近 20 余人。

这些工作对于平常的我们来说,最大的困难应该是重度依赖的患者、血管条件差的老年人,而现在的我们全身穿着厚厚的防护服、护目镜、手套等防护用品,更是增加了我们的护理难度。身穿这些防护用品,多走几步、多说这几句话都让我们觉得气促,更何况还要要求我们隔着手套触摸血管,睁大眼睛、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操作,这无疑又是一项新的挑战。但面对这些高难度的挑战,我们无人退缩,无人抱怨,反而尽心尽力做好本职工作。

护士姐妹们都很心疼被新冠肺炎隔离的患者,大家积极的与他们聊天、为他们打气、听他们宣泄压抑的情绪,为他们尽最大的可能提供生活便捷。而我除了心疼这些患者也同样心疼我的护士姐妹们,我们是一线抗疫一线的护理人员,我们也是妻子、是母亲、是儿女,我们也是爱美的,也希望永远是美好的生活,可是在危难之际,我们毅然选择了一名护士的使命与担当。

11 点 30 分,经过一上午的忙碌,大家终于可以坐在走廊的长椅上稍作休息,我们闭目养神,调整呼吸,都争取能够在最短时间得到最好的休息,这样才能有足够的精神和体力继续战斗。

与我一起搭班的同事,也是我院神经内科二病区骨干人员张婷,第一天上班时,她的鼻子因为被 N95 口罩过分 " 喜爱 ",鼻尖、鼻翼处都起了脓疱,今天虽然好多了但是看着还是很痛苦的样子。她倔强的拒绝请假,再一次穿上战袍,和我们并肩奋战在一线。经过今天长达 10 小时的再次佩戴,我特别担心她的伤口,不知道会不会加重压痕,但她仍然很开心的坚守在岗位上,当我询问她的工作情况时,她只是坚定而自信的告诉我:" 许老师没问题 "!

13 点 30 分,再过一小时,我们这一班就该下班了。大家前往更衣区更衣,从防护服中解脱出来的身体,瞬间饥渴地呼吸着新鲜空气,被压迫着面颊、鼻梁骨暂时得到了解放,尽管可能会留下水泡、压痕,可是这一刻的我们还是选择以最舒服的状态与大家互相加油打气。

16 点 40 分,我们乘坐着专属公交车到达了机场附近的住宿地,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影互相告别。下车时,司机师傅起身向大家说 " 谢谢你们,你们辛苦了 "。作为武汉本地人的师傅不辞辛苦,每日往返于医院和宾馆之间 8 趟,其实他也很辛苦。但他的这一生谢谢温暖着我们。

18 点整,结束了一天忙碌的生活,终于可以卧床休息了,今日我想放肆一回,虽外面的天依旧透亮,但谁也打扰不了我,我要与周公提前约会,晚安武汉!

编辑丨李雪岚

责任编辑丨石雨涵

值班主任丨韩 彤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