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净身出户离婚后懵了:婚房拆迁前夫分到3套房

2020-10-23 来源:南国今报

阿莲(化名)当初为了早日离婚放弃了一切,离婚后前夫却对她隐瞒了拆迁信息。为了自己应得的权益,阿莲硬着头皮去争取属于自己的那部分权益。最近,在浙江宁波市镇海区澥浦司法所的努力调解下,这位女子终于和前夫就她的拆迁受益问题达成协议,并对协议进行了司法确认。

调解现场,左下的白衣女子为当事人 " 阿莲 "。

离婚后婚房拆迁

她的拆迁收益被前夫掌握

阿莲和郑琦(化名)因为各种矛盾,他们的婚姻在 2017 年走到了尽头。阿莲一直体弱多病,需要长期治疗,没法工作,也没有其他收入来源,所以离婚协议明确 6 岁儿子的抚养权归郑琦,婚后的所有财产也都归郑琦。离婚后,阿莲无需支付儿子抚养费,她仅收拾了自己的衣物,就回了娘家。

阿莲作为农业户口,受现阶段户籍政策所限,在 " 没有再婚,也没有个人名下其他房产 " 的情况下,她的户口只能暂放在前夫郑琦的户口本上。没想到,2019 年,阿莲和郑琦当初的婚房拆迁了。根据户内人口(阿莲算户内人口)计算,郑琦一家分到了三套房,安置房的总面积超过 250 平方米。拆迁受益人包含阿莲在内。

分得 35 平方米安置房

却无法执行判决

阿莲离婚后一直在东奔西走治病,完全不知道当初的婚房已经进入了拆迁程序。等她得知拆迁消息时,郑琦已经瞒着她完成了婚房的前期拆迁登记、价格评估和拆迁签约环节。

看就要进入安置房抽签环节,阿莲与郑琦协商无果之后,将拆迁安置房的分割纠纷起诉到了澥浦法庭。2020 年 5 月,澥浦法庭宣判:郑琦拆迁安置房的 35 平方米归阿莲所有。

35 平方米不足以成为一套房屋,所以新房安置后,阿莲一直没得到自己的份额。自 2020 年 6 月开始,阿莲陆续到信访办、拆迁办等提出诉求,要求得到自己的 35 平方米,被告知这个 35 平方米无法从前夫的拆迁安置房内拆分,只能与前夫协商解决。而郑琦对阿莲避而不见。阿莲百般无奈,找到了澥浦司法所。

前夫拿儿子抚养费说事

不愿意支付等值安置面积款

当调解员看到的阿莲的时候,抽了一口凉气。阿莲有 1.6 米左右,瘦得皮包骨头,也就 70 来斤,而且苍白虚弱,仿佛风一吹就能吹倒。阿莲的表哥告诉调解员,阿莲自从生了孩子后,就一直病弱,夫妻不和更是让身体雪上加霜。这些年她东奔西走治病花了几十万元,都是外债,着实困难。

澥浦司法所找来郑琦,郑琦表示既然法院宣判了 35 平方米归阿莲,那么他愿意付 35 平方米房屋的市值给阿莲,但他的前提是阿莲必须支付离婚后儿子的抚养费。他说,儿子一直跟着他过,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阿莲也向调解员讲了她的遭遇:因为没有收入来源,她才在当初离婚时不得不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和所有婚内财产,这些在离婚时已经达成一致协议,前夫以此作为兑现她的拆迁权益的前提,完全没有道理。而且她一直有病在身,不仅没法工作,还欠下一大笔医疗费,希望司法所能帮到她。

双方失去的信任

通过 " 司法确认 " 补上

澥浦司法所通过社会矛盾纠纷联调系统,调查发现郑琦已经将安置房中两套挂牌售卖,其中一套已经交易成功。郑琦完全有能力把 35 平方米安置房的价值支付给前妻阿莲,于是向他劝说执行法院的判决。没想到,郑琦坚持以 " 阿莲需支付儿子的抚养费 " 为由,不肯执行法院判决。

调解员告诉郑琦:第一,儿子抚养费与安置房补偿款归属是两回事,阿莲拥有 35 平方米安置房是法院的判决,无可置疑,必须履行。第二,离婚协议中明确阿莲不分割婚内财产,也无需支付儿子的抚养费,那么就应该根据协议执行。

郑琦觉得既然阿莲没支付孩子的抚养费,那么就应该在 35 平方米安置房的市值上打点折扣,分期付款给阿莲。阿莲对年幼的儿子确有亏欠,也出于自身治病急需用钱的考虑,同意降低 35 平方米安置房市值,但考虑到前夫郑琦好赌,她不愿意接受分期付款,只愿意一次性解决。

调解员经过多次调解,十天后,最终达成调解协议:前夫郑琦三个月内向阿莲支付 51 万元拆迁补偿款。调解协议申请司法确认,郑琦如果未履行协议,阿莲可向澥浦法庭申请强制执行。

相关推荐:

吓懵!柳州小姐姐交了房租,却收到原租户 HlV 病发消息,还附惊人照片

刚从外地回柳的小洁(化名)想在家附近租套房子住。通过中介顺利和 " 房东 " 签约并交钱后," 房东 " 突然告诉她,她所租房子的原住户 HIV 病发,刚刚住进医院,并发来一张腿部溃烂感染流脓的照片。这可把小洁吓懵了,这样的房子她可没胆子住,想退钱,却到处碰壁。

网上租房遇到中介

小洁国庆假期回到柳州,打算留在柳州发展,在家住显然太挤了,也不方便,她便上网找房子租。

很快,小洁在 58 同城上找到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房子在航银路的秀山小区,离家不远,房东是个女的,房子的大小价格都合适。

小洁立即通过网站与房源发布者联系。这才知道,发布者并非房东,而是位于航四路的一家房产中介公司。

10 月 5 日,小洁约见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小李,并在小李的引领下去看了房。但房东没有出现,而是一名男子接待了小洁一行。

小洁对房子的各方面都很满意,当即决定租下。她和男子单独签了租房协议,并通过手机向中介支付了 2275 元。这其中,包括房子的押金、一个月的租金以及中介服务费。

租房协议。

突然收到惊人照片

就在小洁为搬家做准备时,10 月 7 日,此前与她签协议的男子发来一条信息,称房东在 6 日晚已住进医院,检查结果是 HIV 并发症," 卫生你自己搞一下吧,可以吗?"

惊人照片。

男子同时给小洁传来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条肿得发黑的大腿,腿上的皮肤已经溃烂穿孔,满是脓血。

这对于小洁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这样的房子,她一个小姑娘哪里敢住?她当即表示要退租。对方当时也答应了,但表示由于自己不是房东,只能等房东在医院醒来后,再和她一起处理此事。

当晚,房东给小洁发来信息," 不好意思了,昨天晚上挨住院,所以没能及时的给你钥匙 …… 之前和你发信息的是我朋友,我们昨天有一点争吵,他说的话也不是全部都是事实 …… 明天我自己搞定卫生,再给钥匙给你。可以吗?"

" 房东 " 发来信息。

小洁已决意退租,但对方并未回复,此后再也联系不上了。

中介只退服务费

小洁通过多方查询发现,她租的那套房是一套公租房,住在那里的人根本不算是房东,也不能将房子出租。

对此,与小洁对接的中介公司工作人员小李也承认,在发布该房源时,并没有查看对方的房产证。对于小洁遭遇这样的结果,小李给她退回了中介服务费 325 元。

与中介交涉。

12 日下午,记者来到该房产中介公司。一周姓负责人接待记者时表示,他们为客户提供的是中介服务,小洁和房东通过他们的中介达成租房意向,并助双方签定协议,这就意味着他们提供的服务已经完结,为此收取中介服务费是理所当然的。至于押金和租金,这些都是房东收取的,小洁要退租,只能自己找房东协商。

广西顶好律师事务所律师杨海艺表示,在小洁的遭遇中,由于她和中介公司并未签定任何合同,仅和经手人(接待她的男子)单独签了租赁协议,这令她的维权会比较被动。在他们签定协议过程中,对方隐瞒了房子的真实信息。该房产由于是公租房,不允许住户出租。因此,根据合同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该协议无效,对方理应退回租金。

目前,小洁已经报警,并向 12315 投诉,以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并追回已交的租金和押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