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晨报 05-13
大连这家中介公司出事了!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font3.html

 

最近,大连初体民宿经营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初体民宿)在多个社交平台上被曝出负面消息:房主收不到租金,租客无房可住。该公司曾经的多个办公地点均大门紧闭,员工失联。经查,该公司于 2020 年 12 月注册成立,目前才经营不到半年。“还是那伙人!换个 ‘ 马甲 ’ 继续骗!”受害者们说。记者调查时发现,这家公司疑与之前被曝光跑路的大连“万家安”中介有关联。

“我可能被骗了!”

看到新闻,女子怀疑自己租房被骗

今年 4 月初,宋女士与“初体民宿”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租期一年,每月租金 1750 元,她交了一年租金和一个月押金,总计 2 万多元。

最近,宋女士在刷手机新闻时,看到了本报曾经刊发的一篇“大连万家安中介跑路”的新闻,她发现自己租房时,“初体民宿”给她提供的一份合同与报道中刊发的合同照片极其相似。“里面的文字内容以及格式条款都一模一样。”宋女士当时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

从公共社交平台上搜索“初体民宿”,宋女士看到了这样的信息。“骗子公司,我当时租的一年,刚搬进去 10 天,房东撵我,说中介跑了”“我也一样,交了半年钱和押金,住了不到三个月,房东就来了” ……

“我可能被骗了!”

宋女士发现问题后,第一时间联系了她的房东,得知房东当初是以 2200 元的价格租给的“初体民宿”,目前只收到了第一季度的租金。

“我想立即终止合同!”

5 月 9 日,宋女士与房东一起来到了“初体民宿”位于沙河口区科技广场内办公地点。她说,当天屋内有人,但工作人员拒绝了她的要求,双方言语激烈差点发生冲突。

“交了 7 千元只住 15 天!”

多位房主没收到租金,租客无房可住

宋女士说,自己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后来经多方查找,她加入了一个“初体民宿”的维权群,里面好多房东租客都是受害者,房主收不到租金,租客无房可住。

“我交完钱只住了 15 天就被房东找上门。”记者联系了租客于先生,他说,今年的 3 月 11 日他与“初体民宿”签订的租赁合同,租赁中山区的一间公寓,每月租金 1000 元。签合同当天,他交了半年租金与一个月押金,总计 7000 元钱。可刚入住 15 天,房东就找上了门,以没收到中介租金为由让他搬家。

“租给我的价格每月 1000 元,可从房主那收房是每月 1330 元。”另外一位“初体民宿”的租客告诉记者,他已经被房东扫地出门,由于联系不上“初体民宿”,他打算向警方报案。

“高收低租,长收短付”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初体民宿”也是采取这样的方式来“套路”房东和租客的。

经营不到半年就失联

多个办公地点大门紧闭

可员工还在网上发布房源信息

记者在网上查询“大连初体民宿经营管理有限公司”的相关信息,了解到该公司于 2020 年 12 月 11 日成立,目前的经营时间不到半年。但其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网上显示的经营状态仍为“存续”。

5 月 9 日,宋女士还与房东到过“初体民宿”位于科技广场的办公地点交涉过,5 月 12 日,仅 3 天后,记者再次来到这处办公地点,发现大门紧闭。

受害者们说,“初体民宿”没有固定的办公地点,曾经的多个办公地点目前都是关门状态。“初体民宿”失联,可让受害者们气愤的是,该公司却依然有人在网上发布房源信息。

5 月 12 日下午 2 点多,记者从网上也看到,“初体民宿”的经纪人在 15 个小时前还发布了包括和平广场,黑石礁、西安路等多地的数条房源信息。“真担心还有人被骗上当。”受害者们说。

记者调查:

“初体民宿”与跑路的“万家安”有关联

从公开的信息中,大连“初体民宿”与大连“万家安”并无明显关系,但记者在采访时综合受害者们提供的信息,发现这两家公司之间疑似存在某种关联。

租客宋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两份租赁合同,上面显示的是,宋女士要租的这套房,是一位姓“依”的男子租给“初体民宿”的,租期为三年,而他却并不是房主,据另一份合同显示,房子是依某以租客的身份从真正的房主那里租来的,租期为一年。宋女士说,当初她也对依某的身份挺质疑,但“初体民宿”的人说依某是他们同事,她也没多想。

后来在收集信息时,宋女士发现有房主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起诉大连“万家安”中介时,这位依某也在被告当中。

此外,记者了解到,此前“万家安”的房主徐女士在向中介索要租金时,也是这位依某出的面。徐女士回忆说,当时她见到了依某,对方自称是“万家安”的负责人,因还不上租金,他还给徐女士写过欠条。

“还是那伙人,换个 ‘ 马甲 ’ 继续骗!”

陈女士是房东,她说,去年她将自己的一套房子挂在网上向外出租。七八月份的时候,有位女业务员主动联系她,说是“万家安”的,希望能够租赁房子。“一开始我没同意,到了 12 月份,她又来电话说还想租这套房子。”陈女士说,这次这位女业务员告诉她,“万安家”成立了新的公司叫“初体民宿”,现在要租她的房子干民宿,高价收房还可以给她装修。

陈女士同意后,她以每月 1400 元的价格跟“初体民宿”签订了合同,可之后她只收到了一个月的租金和一个月押金。“问了多少次,总是拖延,再之后就失联了,到他们之前的办公地点也找不到人。”陈女士说,她得知租客与“初体民宿”签订的是半年的合同,每月租金 1000 元,已经交了 7000 元钱。

“我以前不知道 ‘ 万家安 ’ 的情况,知道肯定不能租给他们。”陈女士说,目前“初体民宿”失踪了,她怀疑还是那伙人,换个“马甲”继续行骗。

大连“万家安”中介已被多人起诉

采访当天,记者也回访了大连“万家安”中介的多位受害者。房主徐女士说,目前此事暂未有进展。她也已经向法院提交了申请,准备通过法律途径来维权。记者从网上查到,大连“万家安”中介已被多人起诉。目前,有关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当中。

半岛晨报、39 度视频记者孙熳

相关标签

房东 大连 社交平台 经纪人 企业信用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