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末堆网 07-21
OPMs 能否成为高校在线教育救命稻草?
index_new5.html
../../../zaker_core/zaker_tpl_static/wap/tpl_keji1.html

 

图片来源:Pexels

纵观教育领域的发展变革,在线教育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显而易见。然而,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大多数高校却忽视数百万学生的实际需求,对发展在线教育表现得犹豫不决甚至漠不关心,错失了这股「东风」。因此,当新冠肺炎疫情狠狠打击了他们赖以生存的传统教育模式,也摧垮了他们固化的思维定势时,这些高等教育官员们才姗姗醒来,他们穷尽所能追赶在线教育发展步伐,却无奈发现力不从心。

究其原因,前数字时代的人们习惯将抵制网络作为提升成绩的手段,这种传统延续至今,导致了教师们对在线教育存有敌意,发自内心地认为在线教育无法替代传统面对面教育。长此以往,大量高校教师不具备开展网络教学的技巧和能力,无论是作为教师还是曾经作为学生,在线教育都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过高的在线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成本,也成为高等教育官员们抗拒落实在线教育的「牛鼻子」问题。同时,随着传统面对面教育入学率的不断下降,美国高校不得不努力平衡预算,更加无力资助在线教育项目。

讽刺的是,在众人仍然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些早期投资发展在线教育的高校已经能够以较低成本开设课程。25 年前,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Steven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开设多个在线教育硕士学位时,其实并没有高薪聘请专业人员进行教学设计,也没有动用高额储备资金来支持在线课程。在世纪之交,史蒂文斯理工学院富有才华和冒险精神的教师们仅凭一台连得上互联网的笔记本电脑,就勇敢地迈进了浩瀚的网络空间,率先打开了未知的在线教育新世界。

现在,经历了一年紧迫的在线教育后,高等教育官员们终于开始意识到教育信息化已经进入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做好准备迎接挑战的任务艰巨、责任重大。现在,他们正试图通过联合 OPMs(Online Program Managers 网络项目经理,是以辅助高校开设和运营在线教育项目为主营业务的商业供应商,以下简称 OPMs)来弥补过去数十年的损失。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线下教室、实验室被迫关闭,这使得众多高校承担了巨大损失,却也让 OPMs 获益于美国高校的「拖延症」。

传统与在线,一方陷落,一方崛起

现在,美国高等教育高级官员已经意识到,新冠肺炎疫情给高等教育带来了多么沉重的打击。美国国家学生信息交换研究中心(National Student Clearinghouse Research Center)的最新数据显示,美国本科入学率下降了近 6%,社区学院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入学人数急剧下降,降幅超过 11%。虽然研究生入学人数仍在以 4.4% 的增幅稳步攀升,但总体而言,美国高等教育入学率同比下降了 4% 以上。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美国高等教育官员们焦急地发现,美国高等教育入学率正呈现出连续下降趋势:从 2012 年到 2019 年,美国高等教育入学人数从 2070 万下滑至 1970 万。教育科技趋势分析师菲尔 · 希尔(Phil Hill)精心整理了联邦数据,制作折线图如图 1 所示。可以看出,美国高等教育传统校园入学人数稳步下降,在线教育入学人数则呈抬头趋势。

图 1 2012-2019 年美国高等教育入学趋势图(图片来源:Mind Wires)

菲尔 · 希尔还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如果不算上那些没有参加任何在线教育课程的学生,美国高等教育总入学人数实际上还要再减少 300 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同一时期,专门选修在线课程的学生人数激增了 100 万,采取线上线下混合式教育的学生人数同样新增 100 万。

这些数据预示着传统校园高等教育似乎前途堪忧,但却为在线教育描绘了一幅光明的前景画面。这些结果狠狠打击了那些曾经一味蔑视在线教育和教育信息化发展的美国官员。

联合 OPMs,一条捷径?

现在,有一个问题值得美国高等教育官员和高校管理者们思考:疫情结束后,那些「输在起跑线上」的高校如何引导学生进行在线教育呢?教师们又如何摒弃传统讲座式教学,开展生动有效的在线课程呢?他们找到了一个似乎可行的方法:与 OPMs 签约,在 OPMs 的帮助下寻找快速掌握在线教育方法的捷径。

教育科技市场研究公司 Holon IQ 研究分析了 2010 到 2021 年 Q1 期间市场上 OPMs 与高校的合作情况。由图 2 所示,自 2019 年至过去的十年间,OPMs 似乎都并没有受到高校多大的关注。然而,选择与 OPMs 合作的高校数量在 2019 年出现了明显的拐点,其后在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期间急剧攀升,并在今年第一季度仍保持大幅增长态势。

2010-2021 年美国高校与 OPMs 合作情况  (图片来源:Holon IQ)

即使是在预算吃紧的时候,美国高校们也没有放弃在线教育赛道上的竞争。通过引入 OPMs,高校获得了他们无法独立调动的技术和服务——及时响应的在线教学客服、经验丰富的教学设计师和细致专业的视频录像人员,以及用于协同合作、教学评估、远程测试、课程编写、媒体展示等方面的数十种应用程序工具。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数字化教学方式的引入,从视频流到 HyFlex 教学(混合灵活式教学),这些技术为教育创新带来了机遇。对于那些常年囿于传统科研方式的高校领导者来说,在线教育无疑在他们的舒适区之外。相比之下,企业更注重掌握那些能够满足商业需求的科学技术——数字化招聘、视频工作室运营、预算管理都是他们的「拿手好戏」。这样看来,也难怪美国高等教育官员们更倾向于借助 OPMs 的力量填补高校和教育信息化之间的鸿沟。

OPMs 的吸引力还不仅限于此。它们还可以预先帮助高校开展项目融资,作为交换,大多数 OPMs 可以获得在线教育学费收入的 50%。除此之外,OPMs 甚至还会向高校兜售一些虽然昂贵、但的确更加直击人心的招生营销方案。

当然,并不是所有 OPMs 都令人满意。一部分高校选择与服务质量低劣的 OPMs 分道扬镳,开始依靠自己开发在线教育课程,并且也取得了一定成果。

在线教育的成功没有捷径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数据显示,多年来只有独立开设在线教育项目的高校获得了成功。现在在美国,已经有数百所大学开设了在线教育学位,其中一部分吸引了超过 5 万名学生,有些甚至超过 10 万。这些「领跑者们」没有一个走了 OPMs 提供的捷径, 而是独立掌握了学生和在线教育所需的技术和服务。

在很大程度上,这些大学是 OPMs 的先驱,它们使用的创新营销方案引领了 OPMs 发展,现在这些营销方案又被推销给落后的高校。菲尔 · 希尔表示有消息称,今年春季,拥有大量线上学生的高校将会加速发展。他指出,推动这些高校前进的最大的动力源之一,正是它们领先的在线教育投资和部署。

除了那些从不为招生发愁的老牌名校,对于大多数美国高校来说,与 OPMs 合作都只是权宜之计,它们即将耗尽的信息化预算并不能再支撑太久。对于基础设施不足的高校来说,即使它们暂时借助 OPMs 度过了迫在眉睫的数字危机,它们也需要尽快找到并落实合适的基础设施建设方案。

那些落后的高校需要尽快认清,OPMs 只是暂缓痛苦的「止痛药」,并不是拔除病根的「良方」。要想真正追上甚至赶超其他高校,他们仍需要自行摸索出一种长效且适当的信息化建设方案来。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 多鲸 "(ID:DJEDUINNO),作者 Robert Ubell,编辑黄嘉慧。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相关标签

在线教育 美国 肺炎疫情 新冠 教学
相关文章
评论
没有更多评论了
取消

登录后才可以发布评论哦

打开小程序可以发布评论哦

12 我来说两句…
打开 ZAKER 参与讨论